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七章、不要擔心!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518字

?

第五十七章、不要擔心!

涼風清爽,綠草茵茵。

湖面上蕩漾著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泥土散發出讓人咽喉濕潤的甜香。

少男少女並肩坐在湖邊,看起來就像是偷偷翹課跑出來遊玩的熱戀情侶。

談戀愛談戀愛,每說一句話都給人戀愛的感覺。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這是一場離別,女孩子要向男生告別。

女孩子要去遠方,很遙遠的地方。

以後再見,更多的是沒有以後。

聽到李牧羊的話,崔小心的嘴角微微揚起,說道:「我在很努力地向你告別呢。」

「我知道啊。」李牧羊笑著說道:「我在很認真地和你開玩笑呢。」

「你真得變了很多。」崔小心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變得和燕相馬一樣了。哦,我想起來了,那天你攻擊張晨時,詞鋒可是比燕相馬要犀利許多----或者說,你們天生就是一類人?」

「這就是所謂的近墨者黑吧。燕相馬整天跑去找我,我也多少沾染上了他身上的一些習性。」

「那你也要變成一個紈絝大少了。」

「這個是先天形成,後天努力很難做到-----」李牧羊笑著說道。「我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成為城主府的兒子。是不是?」

崔小心笑笑,說道:「但是你可以讓你的兒子成為城主府的兒子。」

「借你吉言,我會努力的。」李牧羊從草地里抽了一根甘蔗草,放在自己的嘴巴里咀嚼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或許是一個人發獃的某一天。「不過,我們不是已經約好了嗎?我們要在西風大學的未名湖畔看夕陽-----我應該很快也能夠去天都了吧?」

「到了天都------」崔小心欲言又止。良久,才低聲說道:「那個時候學習緊張,也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看夕陽呢。」

李牧羊表情僵硬,很快又笑著說道:「沒關係,反正我們要在學校裡面呆上好幾年,這種事情不需要著急----等到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一起去未名湖畔看看就好了。」

「這樣的話,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崔小心說道:「希望有那麼一天吧。」

崔小心覺得自己應該說一些更決絕的話,那樣就可以更徹底地將原本就不在同一個世界的兩個人割裂的更加乾淨清楚一些。但是在接觸到李牧羊的眼神時,那樣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李牧羊沉默不語,崔小心也不再說話。

少男少女坐在湖邊,憂愁著他們這個年齡不應該有的憂愁。

良久,李牧羊輕聲說道:「崔小心,你在擔心什麼?」

「什麼?」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是想要和你做一個普通朋友而已。」李牧羊眼睛坦然地看著崔小心,用無比平靜地語氣講述著一個彷彿與他無關的事情。說道:「我承認,那樣的事情我以前奢望過,但是很快就被我自己給掐滅了。我喜歡你的時候沒有告訴你,我決定不喜歡你的時候也沒有告訴你。我之所以不說,是因為我知道你肯定不願意聽到這些。」

「在我們這樣的年紀,誰不喜歡漂亮的女孩子呢?在我眼裡你不僅僅是漂亮,而且善良又獨立。我確實想過,你要是能夠成為我的女朋友那該多好啊,就像是學校里其它的那些情侶一樣-----那個時候,我一定是學校里最威風最讓人羨慕的男生吧?」

「我從來都沒有問過你的出身來歷,雖然我已經猜到你的家庭一定很不簡單。就連燕相馬都是你的表哥,那麼你的家庭也一定和他們家差不多。我知道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也知道你不可能----不可能喜歡上我這樣一個不英俊也不優秀的男生。我只是想著,大家做一個純粹的朋友也好。就算是做朋友,你也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朋友-----而且,你也是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朋友。除了思念,你是唯一一個願意和我接觸的同齡人。」

「可是,你突然間消失不見了,再也不願意到我家裡去了。我想去找你卻發現根本不知道你住在哪裡----你在用力把我推開,想要把我們的關係恢復到最原始的狀態。這些我都能夠感覺到。就連最普通的朋友關係,你也不願意維持了,是嗎?」

「李牧羊-----」

「崔小心,你不要擔心。」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就算我們還是朋友,我也不會追你的啊。就算到了西風大學,我也不會追你的啊。」

「--------」

崔小心離開了。

離開落日湖,也將要離開江南。

李牧羊獨自坐在落日湖邊,嘴裡的甘蔗草已經汲取不到甘甜的汁液,但是他仍然依依不捨地咀嚼著。

李牧羊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因為他太缺少感情。

李牧羊是一個很念舊的人,因為除了這個也沒有什麼好念的。

李牧羊想起那天殘陽似血萬鯉飛躍而來的場面,心想,自己以後也許會成為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呢。

「那個時候,就會有很多人願意和我做朋友了吧?」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崔小心走到河堤邊的時候,燕相馬已經等候在旁邊了。

燕相馬朝著遠處看了過去,根本沒辦法看到李牧羊所在的位置。

他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告別了?」

「告別了。」崔小心面無表情地說道。

「說清楚了?」

「閉嘴。」

「那就是沒說清楚了。」燕相馬輕輕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