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五十六章、落日說辭!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加危險。」燕相馬臉色嚴肅地說道:「為什麼現在你哥是安全的,沒有人找上門來?就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不可能,他們沒有任何希望。倘若李牧羊的存在讓人感覺到了危險你覺得他還能夠活蹦亂跳地活著嗎?」 ...

?

第五十六章、落日說辭!

燕相馬小跑著跟在李思念的身後,一臉甜蜜笑意地說道:「思念妹妹,我們這是去哪裡?」

「逛街。」李思念一邊快走,一邊沒好氣地回答著說道。

「嘿嘿,原來咱們這是約會啊?雖然發展的實在太快了一些,但是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你我非凡人,就是你當街要和我牽手或者親吻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燕相馬一臉願意為愛情赴湯蹈火的模樣。

「牽手?你自己左手牽右手吧。我拉你出來逛街是因為街上人多,這樣你就不敢對我動手動腳誰願意和你單獨呆在院子里啊?你以為我真傻啊?」

燕相馬錶情愕然,就像是被雷劈過的痛心表情:「你你竟然懷疑我的人品?你竟然敢侮辱本少爺的人格?」

「我壓根就和你不熟,怎麼就不能懷疑你的人品?我要是相信你有人品那才是見鬼了」

「李思念,我可告訴你,做為江南城有名的紈侉子弟,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你這般羞辱我,你就不怕我要報復嗎?」

「你想怎麼樣?」李思念一臉警惕地盯著燕相馬,倘若這個混蛋敢亂來的話,自己一拳打過去,然後捂著胸口大喊非禮嗯,要不要把領口拉低一些呢?那樣做會不會太羞羞臉了?人家可是正經地女孩子呢。

燕相馬#眼神兇惡地盯著李思念,吞咽了好幾口口水,在李思念都要擔心他會不會被自己的口水給撐死的時候,終於惡聲惡氣地說道:「我嚴重地警告你,下不為例。」

「白痴。」

「思念」燕相馬再次腆著張俊臉跟了上來,笑著說道:「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

「崔小心到底是什麼人?」李思念打斷燕相馬的話,出聲問道。

「什麼?」燕相蔓還在想著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呢,話題轉變太快讓他有點兒不太適應。

「我是想問你,小心姐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李思念出聲問道:「我知道她的來頭很不簡單。是不是?」

「是吧。」燕相馬點頭說道。

當然不簡單了,崔家是帝國政界很有份量的一個分支,除了千年屹立不倒有『西風文庫,宰輔之家』的宋家可以壓制之外,就是世代將門的陸家也難以抗衡。崔小心做為崔家最嫡系的人物,也是最優秀的女性之一,她的來頭又怎麼會小呢?即便是自己這個表哥也要對她百般呵護照顧,父親在和她對談時也要將其視為一個特殊的人物而不僅僅是燕家的晚輩。

「她是什麼來頭?」李思念停下腳步,眨著天真可愛的大眼睛看著燕相馬,滿臉八卦地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燕相馬出聲說道。「這是我們家族機密,是不可以隨便告訴別人的。你把我燕相馬當成什麼人了?你以為使出美人計我就會招了嗎?你有本事試試,看看我燕相馬是不是軟骨頭」

「相馬哥哥,求求你了,告訴人家嘛」李思念輕輕跺腳,滿臉哀求地說道。

「我都說了我不能說」燕相馬再次吞咽了口口水,說道:「其實我不說你也能夠猜到才對埃小心表妹來自天都崔家」

「崔鴻雁?」李思念說出一個響徹帝國的名字。

「是小心的太爺爺。」

「」

李思念小臉發苦,表情哀愁,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噩耗一般。

「思念,你怎麼了?」燕相馬出聲問道。

「我哥哥一點兒機會也沒有,對不對?」李思念出聲問道。

燕相馬輕輕嘆息,說道:「其實站在我個人的立場,我是支持牧羊和小心表妹在一起的,牧羊雖然人長得丑,但是他心腸好啊,而且又對小心表妹一往情深」

「你才丑呢,我哥比你英俊一百倍。」李思念很是不滿地打斷燕相馬地立場陳述,說道:「回答我的問題。我哥和小心姐姐是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沒有。」燕相馬乾脆利落地說道。

「一點點一絲絲的希望都沒有?」

「思念,你應該清楚,如果當真有那麼一天,牧羊有了一點點或者一絲絲的希望,那樣的狀況反而會更加危險。」燕相馬臉色嚴肅地說道:「為什麼現在你哥是安全的,沒有人找上門來?就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不可能,他們沒有任何希望。倘若李牧羊的存在讓人感覺到了危險你覺得他還能夠活蹦亂跳地活著嗎?」

「」

李思念心中苦澀,為自己的哥哥感覺到委屈。

可是,這是她也難以改變的事實。

普通人家的孩子,怎麼可能和崔鴻雁那等縱橫大陸的強者後人結為夫妻呢?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李思念轉身就朝著來路走去。

「哎哎哎」燕相馬在身後喊道:「李思念,你去哪兒?」

「回家。」

「街就這麼逛完了?我們不是才剛剛出來嗎?我還有話沒有說呢喂,李思念」

「下次再說。」李思念頭也不回,很是敷衍地對著燕相馬揮了揮手。

「下次再說?」燕相馬一臉苦笑,看著女孩子遠去的嬌俏背影,低聲說道:「傻丫頭,就怕下次沒有機會說了埃」

燕相馬只說崔小心在落日湖畔等待,卻沒有說崔小心在落日湖畔地什麼位置等待。

落日湖蜿蜒數百里,然後接入太湖。想要在這麼遼闊的地方找一個女孩子,那不是沙海拾珠嗎?

幸好李牧羊現在不傻了,他徑直朝著上次春遊的位置找過去,果然看到了坐在柳樹樹叢下面的崔小心。

「崔小心。」李牧羊出聲喊道。

崔小心轉頭看了過來,對著李牧羊展顏微笑。

崔小心只是咧了咧嘴角,李牧羊卻覺得自己全身的每一塊皮肉和每一根毛髮都開心歡暢起來。

正如帝國有名的郭姓吟遊詩人所寫的那般:看到你哭,我高興了好幾天。看到你笑,我難過了好幾年

不不不,反了反了,應該是看到你哭,我難過了好幾天。看到你笑,我高興了好幾年。

李牧羊覺得那句話真是說到自己的心坎裡面去了,那位詩人怎麼就那麼懂得人心人性呢?

喜歡一個人,就願意承擔她的所有傷痛,陪她用四十五度的黑臉仰望星空。喜歡一個人,就情不自禁地把她的歡喜放大無數倍。她的笑意還停留在眉梢,你就已經樂得直不起腰。

李牧羊快步走到崔小心的身邊坐下,笑著說道:「這是我們第一次相會的地方。」

擔心『相會』這個詞語會讓崔小心不喜,李牧羊又補充著說道:「雖然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但是那一天才算是真正的認識吧?相識?」

「是埃是我們第一次相識的地方。」崔小心看著外面蔚藍如玉的湖水,說道:「如果不是那次聊天,我都不知道班級裡面竟然有著思維如此清晰詞鋒如此犀利地男生。」

「其實我以前也不是這樣的。」李牧羊咧嘴笑了起來,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說道:「他們罵得對,那個時候的我確實是個廢物。」

「我看出來了。」崔小心說道。「那個時候的你和現在的你很不一樣」

她轉身過來打量著李牧羊的臉,打量著李牧羊的眼睛,說道:「那個時候你的眼睛是獃滯的,看什麼東西都沒有焦點。而且你的臉上只有茫然不解,沒有現在這般的機靈和自信這一段時間你變化太大了。如果不是一直站在你的身邊,很難把現在的你和以前的你聯繫在一起。」

「所以真的很感激。」李牧羊看著崔小心說道:「是你讓我重新煥發了學習的動力,是你幫我補習告訴我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

「和你的救命之恩相比,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呢?」崔小心感嘆著說道。

「我們不說這個了。」李牧羊準備轉移話題。這是妹妹李思念教給他的泡妞秘笈,在你和姑娘之間的對話越來越無趣或者越來越沉重時要迅速轉移,重新尋找女孩子感興趣的話題點。「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你,你最近過得好嗎?」

「很好。」崔小心點頭說道。「,喝喝茶,在藍花楹下面散步,想一些以前的事,也想想以後的事。挺充實的。」

「真好。」李牧羊無限嚮往。倘若崔小心看書的時候自己能夠在身邊陪伴,就像補習時那樣。倘若崔小心喝茶的時候,自己能夠及時為她添滿杯子,就像補習時那樣。倘若崔小心在藍花楹下面散步時自己能夠並肩而行,就像是他所幻想的那樣,那該多麼美好啊?

崔小心轉過臉去,不再看李牧羊期翼的眼神。「我要回天都了。這兩天就走。」

「好。我回去收拾收拾,跟你一起走。」李牧羊笑著說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