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六章、落日說辭!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473字

?

第五十六章、落日說辭!

燕相馬小跑著跟在李思念的身後,一臉甜蜜笑意地說道:「思念妹妹,我們這是去哪裡?」

「逛街。」李思念一邊快走,一邊沒好氣地回答著說道。

「嘿嘿,原來咱們這是約會啊?雖然發展的實在太快了一些,但是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你我非凡人,就是你當街要和我牽手或者親吻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燕相馬一臉願意為愛情赴湯蹈火的模樣。

「牽手?你自己左手牽右手吧。我拉你出來逛街是因為街上人多,這樣你就不敢對我動手動腳誰願意和你單獨呆在院子里啊?你以為我真傻啊?」

燕相馬錶情愕然,就像是被雷劈過的痛心表情:「你你竟然懷疑我的人品?你竟然敢侮辱本少爺的人格?」

「我壓根就和你不熟,怎麼就不能懷疑你的人品?我要是相信你有人品那才是見鬼了」

「李思念,我可告訴你,做為江南城有名的紈侉子弟,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你這般羞辱我,你就不怕我要報復嗎?」

「你想怎麼樣?」李思念一臉警惕地盯著燕相馬,倘若這個混蛋敢亂來的話,自己一拳打過去,然後捂著胸口大喊非禮嗯,要不要把領口拉低一些呢?那樣做會不會太羞羞臉了?人家可是正經地女孩子呢。

燕相馬#眼神兇惡地盯著李思念,吞咽了好幾口口水,在李思念都要擔心他會不會被自己的口水給撐死的時候,終於惡聲惡氣地說道:「我嚴重地警告你,下不為例。」

「白痴。」

「思念」燕相馬再次腆著張俊臉跟了上來,笑著說道:「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

「崔小心到底是什麼人?」李思念打斷燕相馬的話,出聲問道。

「什麼?」燕相馬一愣。他還在想著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呢,話題轉變太快讓他有點兒不太適應。

「我是想問你,小心姐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李思念出聲問道:「我知道她的來頭很不簡單。是不是?」

「是吧。」燕相馬點頭說道。

當然不簡單了,崔家是帝國政界很有份量的一個分支,除了千年屹立不倒有『西風文庫,宰輔之家』的宋家可以壓制之外,就是世代將門的陸家也難以抗衡。崔小心做為崔家最嫡系的人物,也是最優秀的女性之一,她的來頭又怎麼會小呢?即便是自己這個表哥也要對她百般呵護照顧,父親在和她對談時也要將其視為一個特殊的人物而不僅僅是燕家的晚輩。

「她是什麼來頭?」李思念停下腳步,眨著天真可愛的大眼睛看著燕相馬,滿臉八卦地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燕相馬出聲說道。「這是我們家族機密,是不可以隨便告訴別人的。你把我燕相馬當成什麼人了?你以為使出美人計我就會招了嗎?你有本事試試,看看我燕相馬是不是軟骨頭」

「相馬哥哥,求求你了,告訴人家嘛」李思念輕輕跺腳,滿臉哀求地說道。

「我都說了我不能說」燕相馬再次吞咽了口口水,說道:「其實我不說你也能夠猜到才對啊。小心表妹來自天都崔家」

「崔鴻雁?」李思念說出一個響徹帝國的名字。

「是小心的太爺爺。」

「」

李思念小臉發苦,表情哀愁,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噩耗一般。

「思念,你怎麼了?」燕相馬出聲問道。

「我哥哥一點兒機會也沒有,對不對?」李思念出聲問道。

燕相馬輕輕嘆息,說道:「其實站在我個人的立場,我是支持牧羊和小心表妹在一起的,牧羊雖然人長得丑,但是他心腸好啊,而且又對小心表妹一往情深」

「你才丑呢,我哥比你英俊一百倍。」李思念很是不滿地打斷燕相馬地立場陳述,說道:「回答我的問題。我哥和小心姐姐是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沒有。」燕相馬乾脆利落地說道。

「一點點一絲絲的希望都沒有?」

「思念,你應該清楚,如果當真有那麼一天,牧羊有了一點點或者一絲絲的希望,那樣的狀況反而會更加危險。」燕相馬臉色嚴肅地說道:「為什麼現在你哥是安全的,沒有人找上門來?就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不可能,他們沒有任何希望。倘若李牧羊的存在讓人感覺到了危險你覺得他還能夠活蹦亂跳地活著嗎?」

「」

李思念心中苦澀,為自己的哥哥感覺到委屈。

可是,這是她也難以改變的事實。

普通人家的孩子,怎麼可能和崔鴻雁那等縱橫大陸的強者後人結為夫妻呢?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李思念轉身就朝著來路走去。

「哎哎哎」燕相馬在身後喊道:「李思念,你去哪兒?」

「回家。」

「街就這麼逛完了?我們不是才剛剛出來嗎?我還有話沒有說呢喂,李思念」

「下次再說。」李思念頭也不回,很是敷衍地對著燕相馬揮了揮手。

「下次再說?」燕相馬一臉苦笑,看著女孩子遠去的嬌俏背影,低聲說道:「傻丫頭,就怕下次沒有機會說了啊。」

燕相馬只說崔小心在落日湖畔等待,卻沒有說崔小心在落日湖畔地什麼位置等待。

落日湖蜿蜒數百里,然後接入太湖。想要在這麼遼闊的地方找一個女孩子,那不是沙海拾珠嗎?

幸好李牧羊現在不傻了,他徑直朝著上次春遊的位置找過去,果然看到了坐在柳樹樹叢下面的崔小心。

「崔小心。」李牧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