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五十五章、脾氣火爆!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思念已經等候在院子裡面了。 「哥,打聽的怎麼樣了?」李思念笑嘻嘻地問道。 「打聽什麼?」李牧羊故作迷惑地問道。 「切,別裝了。」李思念翻了個白眼,鄙夷地說道:「都說了,你屁股還...

?

第五十五章、脾氣火爆!

陸契機騎馬回到陸府,一個七八歲的小屁孩兒跑了過來。很是狗腿地接過陸契機地馬繩,仰著胖臉小聲說道:「姐,你總算是回來了?」

「陸天語,你鬼鬼祟祟地幹什麼?」

「姐,父親和母親吵架了」陸天語打量了一番四周,壓低嗓門說道。

「嗯?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嗎?」陸契機出聲問道。

父親寬容,母親賢惠,父母感情極佳,極少紅臉,更不用說是吵架了。這樣的事情確實讓她很是好奇。

「聽說是母親要接一個人回來,父親不讓姐,母親是要接誰回來啊?不就是一個人嘛,接回來不就是了?為什麼父親會不同意呢?哦,父親還說了,是爺爺不同意。怎麼這種事情連爺爺也知道了?他不是在爭相位嗎?相位爭到手了?還有閑情管這些小事?」

陸契機的黑瞳變成紫眸,紫色的頭髮更加妖艷,就像是美艷之極的花神下凡。

「陸天語,閉嘴。」陸契機寒聲說道:「以後不許再說這樣的話。」

「姐,姐,你怎麼了?」陸天語緊張之極,他感覺到自己的脊背生寒,小腿都開始顫抖起來。「你怎麼生氣了?這話也不是我說的,是父親母親說的」

「不管是誰說的,以後不許再說,更不許亂傳」陸契機眼裡的紫色一閃而逝,聲音也變得平和了許多,沉聲說道:「如果被我聽到,定會用鞭子抽你。」

陸天語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這個冷酷又美麗的姐姐。

他看了看陸契機的表情,她是嚴肅地。

又看了看陸契機手裡的鞭子,那是冰冷地。

於是,他連連點頭,說道:「姐,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會亂說了姐,你去劍館練習一天肯定累了吧?我幫你牽馬,你快回屋休息。」

陸契機把馬鞭也丟給弟弟陸天語,翻身下馬,朝著自己居住的獨立小院走過去。

看到陸契機走遠,小胖子陸天語提著馬鞭一鞭子抽在黑馬的屁股上,罵道:「你的主子欺負我,我就要欺負你」

黑馬神勇,屁股受痛之後,后蹄自然做出自衛動作。

猝不及防之下,陸天語被那馬腿踢中摔了個狗吃屎。

陸契機聽到聲響轉身回來,問道:「出了什麼事?」

陸天語趴在地上,肉乎乎地胖臉艱難地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姐,你看我像不像是一隻青蛙?」

說話的同時,還學著青蛙鳴叫:「哇哇」

「白痴。」陸契機轉身離開。

回到自己的小院,關上院門,陸契機黑色的瞳孔再次變成了深紫色。

紫發紫瞳,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詭異的妖怪。

她伸手一招,一座小山似的石頭就朝著她飛了過來。

她的右手手掌攤開托住石山,然後手心裡紫色的光芒環繞,那塊如山大石便被焚化變作了一把灰塵,消失地無影無蹤。

「李牧羊」陸契機聲音冰冷地說出這個名字。「歡迎來到天都。」

咚咚咚

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小姐,夫人請你過去。」門口傳來丫鬟的聲音。

陸契機的紫色瞳孔瞬間消失,繼而變成和正常人一樣的黑眼黑瞳。

「我知道了。」陸契機輕聲說道。「告訴母親,我就過去。」

「是,小姐。」丫鬟在門外說道。

李牧羊推開院門的時候,妹妹李思念已經等候在院子裡面了。

「哥,打聽的怎麼樣了?」李思念笑嘻嘻地問道。

「打聽什麼?」李牧羊故作迷惑地問道。

「切,別裝了。」李思念翻了個白眼,鄙夷地說道:「都說了,你屁股還沒有撅起來我就知道你要拉屎」

「李思念」李牧羊臉色燥紅,總被妹妹這樣揭穿當年糗事還真是讓人尷尬埃他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沒那麼黑的英俊少年至少李牧羊自己是這麼想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總提當年撅屁股拉屎的事情實在是有辱斯文。

「喲喲喲,李牧羊臉紅了哥,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臉紅哎。」李思念盯著李牧羊的臉笑呵呵地說道。「奇怪,為什麼是第一次呢?哦,我明白了,以前你也不是沒有臉紅過,但是那個時候的你膚色太黑了,你就算是臉紅我也沒辦法辨別出來。現在竟然可以看到了那就證明你確實變白了。喲,真得變白了許多氨

「李思念」李牧羊對自己這個寶貝妹妹是完全沒有脾氣,他總是被她給吃得死死的。

「好吧,說點兒正經的。」李思念不再調侃哥哥,說道:「說,你為什麼要去給趙嬸送糕點?有什麼企圖?」

「上次不是承了人家的情嘛,所以我就想著感謝一下別人。送一盒糕點過去,也不過就是一個禮節。」李牧羊笑著說道。

「李牧羊,你看著我的眼睛」李思念擺正李牧羊的腦袋,讓他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對視。「你看我傻不傻?」

「不傻。」李牧羊搖頭。誰敢說李思念傻,那才是真正的傻瓜呢。

「可是為什麼我的眼睛里還有一個白痴呢?」李思念說道。

「那個白痴」李牧羊苦笑,說道:「你一個小孩子問那麼多做什麼?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先去西風給你探探路,然後你明年就考進來。以你的學習成績還不是小事一樁?」

「我是小孩子,你又比我大多少?你說不說?你不說我自己去問趙嬸你能夠問出來的東西,我自己就問不出來?」

李牧羊嘆了口氣,說道:「我感覺有人在針對我們。」

「針對我們?」李思念大驚,說道:「是那個殺手一夥的嗎?」

「暫時還不能確定。」李牧羊沉聲說道。「不過,不安好心。」

「哥,那我們要怎麼辦?」

「我會想到辦法的。」李牧羊一臉溺愛地看著妹妹李思念,說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無論如何,他都要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要受到傷害。

為此,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李牧羊李牧羊我知道你在家裡,趕緊過來給本少爺開門」有人在門口大聲喊道。

李思念一聽到這聲音就來氣,說道:「那個白痴少爺又來了。」

李牧羊笑著打趣,說道:「他可是為你來的。」

「他看是為了你來的吧?牧羊相馬,兩個動物正好湊成一家一黑一白,走出去誰敢說你們不是一對我當場和他們翻臉。」

「」

「李牧羊,快開門埃有大事商議」燕相馬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終究是幫過我們的恩人。」李牧羊嘆了口氣,走過去打開院門,笑著說道:「燕大少」

「別別別,別來這些虛的。叫我表哥,表哥這樣聽起來親切。我又不是一個特別高冷愛擺架子的城主府大少爺,雖然我出身高貴,但是我平易近人」

燕相馬看到冷冷盯著他的李思念,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隙。

他搖著扇子,神態瀟洒地走進院子,說道:「思念妹妹也在家呢?思念思念,一聽這名字就甜得讓人心啊肝啊的全都化掉了」

「誰是你妹妹呢?」李思念很是戒備地盯著燕相馬,說道:「崔小心才是你妹妹。」

「對對,小心是我妹妹。你也是我妹妹你哥都叫我表哥,你不是我妹妹是什麼?」燕相馬用胳膊捅了捅李牧羊的手臂,說道:「是不是,牧羊表弟?」

李牧羊有種用衣袖捂臉的感覺,明明是身份尊貴的城主府大少爺,為什麼和他在一起總有一種很丟臉的感覺?

「當時我那是鬼迷心竅。」李牧羊無奈說道。

「我看是色迷心竅吧?」燕相馬意有所指地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有一件事情,也不知道當不當講」

「什麼事情?」李牧羊問道。

「小心在落日湖邊等你。」燕相馬說道。

「真的?」李牧羊大喜。

「千真萬確。」燕相馬笑著說道。「這樣的事情我還能騙你?你去了不就看到了。」

李牧羊轉身就要朝外面跑去,跑了兩步又退了回來,說道:「不行,我怕你騙我你跟我一起去。」

「李牧羊」燕相馬真是被這憨貨給氣壞了。他抓著他的手臂拉到牆角,壓底嗓門說道:「我都把我表妹送到你嘴邊了,你就不能讓我和你妹妹說兩句話?你還有沒有良心啊?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李牧羊一想也是,燕相馬都把自己的表妹送給自己了,理所當然地,自己也應該給他和自己的妹妹留一點獨立相處的空間嘛。

可是,這麼做的話,他的心情會很不爽耶。

於是,他看著燕相馬說道:「我寧願把良心給狗吃了,也沒辦法讓你單獨和我妹妹在一起」

李牧羊拉著燕相馬的手臂,說道:「走,你跟我一起去。」

「哥」李思念出聲喊道。「小心姐姐在落日湖等你,你快過去埃至於這個白痴大少,讓他留下來陪我吧。」

「思念」李牧羊還有些不放心。

「放心。他還能把我吃了?」李思念眨了眨眼睛,天真無邪地笑著,說道。「我正準備和他好好聊一聊呢。」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我去去就回。」

「我的笨蛋哥哥」李思念氣得跳腳,說道:「這種事情,人家女生不急,你一個男生急著回來做什麼?別嗦了,快去吧。」

李牧羊點了點頭,大步朝著落日湖所在的方向跑過去。

等到李牧羊跑遠,燕相馬整理了一番衣衫,對著李思念行了個禮,說道:「思念妹妹,相馬這廂」

「別相馬臭馬了,你跟我出來。」李思念說著,大步朝著院子外面的街道走去。

「哎,這小娘們」燕相馬覺得自己被侮辱了,被侮辱地死地活來的。「這爆脾氣怎麼就那麼招人喜歡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