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五十三章、髒了眼睛!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蛋不要再讓他看到就見一次打一次 這不,高丘剛剛吃了一口梨子發現梨子酸澀難以下煙,他把剩下的半個梨子朝著水果鋪老闆的腦袋上砸過去,破口大罵著說道:「你這個狗東西,賣得是什麼梨子這是梨嗎?這是狗屎...

?

cpa300_4 第五十三章、髒了眼睛!

很多人都曾有過這樣的夢想:出生於地主家做個紈少爺,整天無所事事帶著一幫狗奴才上街調戲良家婦女。

高丘上輩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好事,他的夢想竟然都一一應驗了。

身為天都府少尹家的小兒子,那身份背#景可比地主家的少爺要強橫許多。所以,高丘也從來都不會浪費自己在這方面擁有的資源和天賦有事沒事就帶著一群狗奴才到街上尋找讓他動心的漂亮姑娘。

天都是帝國首府,東市大街更是幾條主要的經商貿易街道之一。人潮湧動,車水馬龍。一派盛世繁華景象。

高丘帶著幾個奴才在街上轉來轉去,這個攤位上抓幾個果子,那個攤位上順一把糕點,抓到什麼東西就往嘴裡塞,合胃口地就吃下,不合胃口地就把東西往人家賣貨老闆的臉上砸去,罵人貨物不好趕緊滾蛋不要再讓他看到就見一次打一次

這不,高丘剛剛吃了一口梨子發現梨子酸澀難以下煙,他把剩下的半個梨子朝著水果鋪老闆的腦袋上砸過去,破口大罵著說道:「你這個狗東西,賣得是什麼梨子這是梨嗎?這是狗屎。你趕緊給我滾,滾出天都,滾出京城,讓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我看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他對每個不合意地商家都是這麼講的。

高丘說話的時候,挽起袖子就要去砸人家的鋪子。

「少爺少爺」旁邊服侍的狗腿子高富貴趕緊勸阻,低聲說道:「老爺說了,讓你不要再在外面惹事生非,不然的話他非要打斷我們幾個的狗腿不可少爺,你行行好,看在我們幾個可憐兄弟的份上饒過那老東西一回,行不行?」

「我這是惹事生非?我這是替天行道你嘗嘗,你嘗嘗,他賣的那梨能不能吃?能不能吃?這樣的劣質水果也敢到大街上來賣,全部都應該抓到天都大牢里關起來」

高丘一邊說話,一邊把他咬過一口的梨子朝著高富貴的嘴裡塞過去。

高富貴不敢反抗,一邊大口吃著梨子一邊指著前面一個窈窕身影,說道:「少爺,目標出現快看前面,是你喜歡的小家碧玉型。」

高丘抬頭一看,果然發現前面有一個身穿淡紅色長裙的窈窕女子。

他的眼睛放光,把梨子往地上一丟,大聲喊道:「狗弟兄們,給我開工。」

三分鐘后,高丘已經把那個模樣清秀的小姑娘給擋了下來。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高丘手裡搖著摺扇,一幅翩翩濁世佳公子的模樣。假如他不是一個肚滿腸肥地胖子的話。

他滿臉遺憾地看著那個姑娘,搖頭嘆息著說道:「如果你缺錢花的話,可以和我說嘛。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你缺錢花呢?但是你偷就不好了好好的姑娘,學人家做賊,這樣實在是應該抓到大牢里關押起來接受教育吧?」

「我沒有」姑娘臉色蒼白,拚命地搖動著自己的腦袋,無力地辯解著,說道:「我沒有偷。我什麼都沒有做,是你的錢袋自己跑到我籃子里的」

「哈哈哈」高丘提高嗓門大笑幾聲,說道:「你在開玩笑吧?我的錢袋怎麼會好端端地跑到你的籃子里呢?我的錢袋怎麼沒有跑到別人的籃子里偏偏跑到你的籃子里?你的錢袋怎麼沒有跑到我的口袋裡?這說不過去嘛。」

高丘還很是不忿地朝著四周的圍觀人群拱了拱手,說道:「諸位老少爺們都來給我評評理,你們說說有沒有這種事情我的錢待被她給偷走了,她卻說是我的錢袋自己跑過去的。難道錢袋還長腿了不成?」

「呸」人群後面有人罵道:「高衙內又想禍害人家小姑娘了。」

「就是,以前沒少干這樣的事情」

「把自己的錢袋丟進別人的籃子,卻誣衊別人是小偷,然後帶到天都府去為所欲為」

「誰?」高丘尖著嗓子罵道。「那個狗日的在背後說話?站到前面來,站到前面來和我對質」

自然沒有人敢站到前面來和他對質,誰敢得罪天都府少尹家的公子啊?

高丘一臉為難地看著姑娘,說道:「我有憐香惜玉的心思,但是也不能縱容罪犯姑娘,你跟我去天都府走一趟,讓本少爺好生開導開導你,希望你和我共度春一晚之後能夠改邪歸正,莫再走上岐路」

「我不去。」姑娘瘦弱的身體向後退縮,哭喊著說道:「我不去,我知道你是什麼人救命啊,救命氨

高丘生氣了,憤怒了。

他覺得自己的人品受到了侮辱和質疑。

他用扇子點了點那姑娘,喝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把她給我帶走。」

話音剛落,他身後那幾個狗腿子就衝上來要把那個『偷錢包』的小女孩給綁走。

一條鞭子甩了過來。

高丘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臉頰便火辣辣地抽痛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右臉都快要變成兩半了。

「誰?」高丘驚聲尖叫。「誰敢打我?」

聽到高丘的喊叫聲音,他的那些狗奴才們立即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一起圍攏過來保護少爺。

「誰?」高富貴相當義氣地擋在高丘的身體前面,大聲喊道:「誰敢襲擊我們家少爺?有本事沖著我高富貴」

高富貴的嘴巴上挨了一鞭子。鮮血淋漓,皮開肉綻。

他捂著嘴巴嗚嗚亂叫,接下來的狠話也沒辦法說出來了。

高丘的眼神四處打量,然後瞄準了襲擊他的目標。

那是一個姑娘,是一個漂亮地姑娘。

是他高丘高衙內尋芳多年見過的最漂亮的姑娘。

要是能夠娶到這樣的女人做老婆,他寧願改邪歸正吃齋念佛再也不幹這種偷雞摸狗調戲人家媳婦的事情了。

白璧無暇,般般入畫。

班姬續史之姿,謝庭詠雪之態。

萬語千言,難以描述其美貌萬一。

那女孩兒紫色長發束起,扎在後面變成一個瀟洒隨意的馬尾。身穿白色華服騎在一頭黑色駿馬上面,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向他看來的高丘。

不,她好像誰都沒有看。好像這川流不息的長街,這聚攏而來的人群,沒有一個人能夠值得她高看一眼。

高丘是一個心思敏感細膩地男人,在他察覺到那個女人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裡時,他不由得氣憤瘋狂起來。

「請教姑娘芳名?」高丘拱了拱手,滿臉笑意地看著那黑馬姑娘問道。

女孩子手腕一抖,她手裡的那條黑色馬鞭便朝著高丘的臉上抽了過去。

高丘躲閃不及,左邊臉頰又挨了一記。

左右兩邊各有一道紅色的口子,看起來即均衡又滑稽。

「姑娘,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動腳的大家都是斯文人,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可以直接開口告訴我「

姑娘一抬手,又是一鞭子。

「喂,我的話你聽到沒有?你是聾子不成?你是啞巴不成?」

「你知道我爸是誰嗎?你敢和我動手」

高丘的臉上又挨了一記。

高丘哭了。

他是真得哭了,即傷心又難過,臉上還他媽的抽痛就跟有人拿著刀子一刀刀地在割他臉上的肉似的。

高丘淚流滿面,仰臉看著白衣姑娘,嚎叫著說道:「別以為你長得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告訴你,我捧著你時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厭煩你時你以為你還是什麼你打我也就罷了,還願意告訴我你的名字。還講不講道理了?」

高丘的臉上又挨了一記鞭子。

高丘身體一歪,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敢欺負我們家少爺」高富貴的嘴巴流血,說話都不利索了,他從腰間拔出長刀,大聲喊道:「兄弟們,給我操傢伙上。」

白衣女孩兒朝著他看了一眼,他前沖的步伐就放緩了許多,然後小心翼翼地在她的馬嘴前面拐了個彎又繞回來了。

他指著那女人喊道:「你是誰,留下你的名號,等著我們上門拿人」

「陸契機。」白衣女子一夾馬腿,黑色駿馬便噠噠噠地破開人群朝著前面走去。

高富貴高興壞了,跑過去把高丘從地上攙扶起來,邀功地說道:「少爺,少爺,我幫你問出那小娘皮的名字了,她說她叫陸契機」

高丘一巴掌抽在高富貴的臉上,然後一拳又一拳地打了過去,嘶吼著說道:「你這個狗奴才,殺千刀的東西誰他媽讓你問她是誰了?你問她是誰幹什麼?」

「少爺少爺」高富貴捂著腦袋拚命求饒。

白衣少女身後,還跟著幾個同樣騎著大馬衣著華麗的少男少女。他們年紀相仿,背#景相當,鮮衣怒馬地行走於人群之中,路人紛紛側目欣賞。

「高少尹的兒子越來越不像話了跟個潑皮無賴似的」一個身穿黑色武士服的劍眉少年輕笑著說道:「契機抽他也不怕髒了自己的鞭子?」

「不抽就會髒了自己的眼睛。」白衣少女冷傲地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