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二章、放養搏狼!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692字

?

第五十二章、放養搏狼!

陸家家主陸行空,面相威嚴,權傾朝野。有『政界沙鷹』之稱。

沙鷹是大漠的一種稀有物種,貪婪兇狠,攻擊性強。以腐肉為食,也時不時掠奪新鮮的食材改變口味。獨狼野兔甚至人馬車隊都是它們的攻擊目標。一旦被它們盯上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或者你將它們殺死,或者它們俯衝而下將你帶到空中。

將一個政界人物比喻成『沙鷹』這種動物,那絕對不是什麼誇獎肯定的話。下屬懼怕,上官提防,可謂每踏一步都艱險萬分。

要是從普通人嘴裡說出來,恐怕很快就能夠在天都周邊的護城河裡面找到他的屍首。

可是,這句話從宋家那位『星空之眼』的老人嘴裡說出來,陸行空縱使蠻橫霸道也無可奈何。

帝國左相位置空缺,西風楚氏王室一直對此事緘默不語。各家各族都在奮力爭鬥,而論起威望資歷,陸行空是最有力的競爭者。現在整個朝野上下都在觀望他的『奪相之路』是否順利。

倘若成功,陸家將會從『將』門一舉跨入『相』門。千百年來的武將家族變成文官之首,這是一個質的飛躍。

出將入相,這才是一個家族天大的榮耀,也是屹立百世不倒的保障。不然的話,即使做到了陸行空這國尉的武官首領職位,倘若家中精英兒郎全部沙場戰死,這陸氏家族還如何延續?這潑天的富貴又如何保全?

這對陸行空來說是一道坎,對陸家來說更是一道坎。

所以,陸家包括陸行空正全力以赴地要將相位拿到手上。這也是陸清明從雲省總督之任上回京,四處幫助父親奔走遊說的原因。

陸清明事務繁忙,陸行空更是片刻不得空閑。每天不停地見人,見同僚、見老友、見下屬----現在是站隊或者假裝站隊的時候,每一個人的表現都被千百雙眼睛盯著,誰也不敢鬆懈大意。

「爸,我想接牧羊回來。」陸清明站在父親的面前,語氣堅定地說道。

父親事務繁忙,壓力如山,但是仍然精神抖擻,臉色紅潤,皮膚細膩,看起來就像是三十幾歲保養得當的青壯年似的。

陸清明知道,這是父親的武道修為已經進入枯榮境上品的原因。一念生,一念死。草生草滅,歲歲枯榮。

現在的父親正處於重煥新生的狀態,也是他的精力和鬥氣最巔峰的時刻。

這場相位之爭,他誓在必得。

「嗯?」陸行空低頭看著手裡的一份文件,問道:「牧羊是誰?」

「父親--------」

「牧羊是誰?」陸行空再次問道。聲音沉穩,就像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名字代表什麼意義一般。

可是陸清明很清楚,他知道,他比他們知道的更多一些。

「爸,他是我的兒子,是十六年前我送走的陸家骨肉-------」陸清明把那個棕色牛皮袋子放到陸行空的面前,說道:「爸,我們犯了一個錯誤。」

陸行空掃了牛皮袋子一眼,根本就沒有打開的意思。

提起牛皮袋子丟進了旁邊的火爐,那是用來煮水泡茶和焚燒各種文件的,陸行空的書房長年累月的都燃燒著這樣一座爐子。

嗖--------

牛皮紙被火點燃,然後啪啪啪地燃燒起來。裡面的試卷綻放出熾烈的火苗,爐子上的水嗚嗚嗚地鳴叫起來。

等到牛皮袋子燒完,爐子裡面的水也就燒開了。

陸行空提起水壺開始泡茶,說道:「既然送出去了,又何來接回一說?」

「爸,我們不能一錯再錯---------」

啪-------

陸行空一巴掌拍在木几上面,千年檀木製作而成的茶几發出嗡鳴顫抖聲音。

「你是要打我的老臉嗎?」陸行空怒聲喝道。

「--------」

「小瑜那邊,你也費了不少口舌吧?」陸行空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指了指對面的蒲團,說道:「坐下喝杯茶水潤潤喉嚨吧。」

陸清明依言坐下,挺直脊樑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當年看到那樣的情況-----我們以為他活不下來,以為他就算能夠活下來,也會成為一個畸形兒。我們陸家這一代單傳,所以我們擔心這唯一的陸家長孫的存在會影響外界對陸家的信心-------但是現在情況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他不是個廢物,相反,他做到了很多孩子做不到的事情。」

「我看過他的高考試卷,我相信父親應該也看過了。幾乎沒有什麼問題能夠難得倒他-------由此可知,他是一個多麼聰慧又多麼勤奮的少年人。放眼天都,那些官宦子弟縱酒狎妓,空談跑馬,又有幾人真正地在苦練武技勤做學問?我們陸家有這樣的子孫,難道父親大人不為他感到驕傲嗎?」

「所以-------」陸行空把一杯茶水放到陸清明的面前,說道:「既然他如此優秀,為什麼又一定要把他接回來呢?」

「父親?」

「倘若留在陸家,會不會也和其它的那些紈絝子一般的縱酒狎妓空談跑馬無所世事最終成為一個被時世拋棄的廢物?」

「可是他長大了,他已經十六歲了,很快就要到天都來讀書-------難道我們還要放任他在外面漂流不管嗎?」

「外面是漂流,家裡是什麼?是圈養?」

「父親,小瑜她也----------」

「婦人之見。」

「-----------」

「於情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