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五十一章、父子兩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我要確定他去西風大學。」公孫瑜說道。 「好。」陸清風點頭說道:「我確定。他一定可以進西風大學。如果他們不讓李牧羊進西風大學,我去把西風大學的大門給拆了當柴火燒。」 「陸清...

?

第五十一章、父子兩難!

公孫瑜推門而入,面前是一幅繁忙的景象。

桌子上攤開好幾本書籍,桌子底下有被丟棄的凌亂稿紙。

男人伏案疾書,漂亮地小楷一排排地跳躍在夾江宣上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有了生命的精靈。

公孫瑜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發現自己的到來並沒有驚醒正忙於政務的丈夫,於是主動開口說道:「清明在忙著呢?」

陸清明手腕停頓,抬頭看了妻子一眼,說道:「小瑜,你怎麼來了?快回去休息吧。我手頭上還有點兒工作,處理完了就回熔國多事之秋,邊疆之地力求平穩,更是不能有絲毫地鬆懈。我這個新任總督就算回到天都,行省那邊的事情也沒辦法放下雜事太多,倒是委屈你了。」

公孫瑜不僅沒有離開,反而轉身把書房門關上,說道:「清明,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好。你想說多少句話都行。你先回去,一會兒我就回房間陪你」

「我想現在在你的書房說幾句話。」公孫瑜眼神溫和地看著自己的丈夫,態度卻極度地堅持。

陸清明只得把手裡的毛筆擱下,俊朗的五官帶著笑意,西南的風沙吹皺了他的皮膚,卻吹不散他的武者氣魄。他推開椅子站了起來,笑著說道:「好。你想和我說些什麼?」

公孫瑜把手裡的那份牛皮袋子遞了過去,說道:「你先看看這個。」

「是什麼?」陸清明接過袋子,一邊解上面的封線一邊問道。

「是愧疚,也是悔恨。」公孫瑜聲音平靜地說道。但是眼眶卻有些泛紅,那是動情之極的表現。

陸清明的表情微僵,瞬間又恢復如常,假裝沒有看到妻子的異樣,笑著說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麼東西,被你說得如此嚴重?」

陸清明解開袋子,從裡面掏出了幾疊紙張出來。

「嗯?」陸清明眼神疑惑,看著公孫瑜說道:「這是試卷?」

「帝國今年的高考試卷。」公孫瑜一臉平靜地說道。

「有意思。難道我也需要考核嗎?」陸清明說話的時候,開始閱讀手頭上的幾套試卷。

以陸清明的學識積累,很容易就把這些文字全部看完。

他把試卷重新裝進牛皮紙,說道:「他原本可以得到更高的分數,如果他認真檢查過的話。丟分的都是一些不應該出錯的地方,反而是那些高難度的題目被他答得很好這個學生很有天賦,他應該會讀西風大學吧?或者其它的帝國名校?」

「你知道他是誰。」公孫瑜盯著陸清明說道。不是疑問,是肯定。

「什麼意思?」陸清明再次拆開試卷看了看,笑著說道:「李牧羊。一個很陌生的名字。我怎麼會知道他是誰呢?」

「我知道你知道他是誰。」公孫瑜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的丈夫,說道:「十六年前你對我撒謊,現在你仍然要對我撒謊嗎?陸清明,如果你再敢欺騙我一次,我這輩子都都不會原諒你。」

陸清明的眼神哀傷,表情呈現痛苦之色,說道:「小瑜,你要讓我怎麼做?」

「我要他回來。」公孫瑜聲音堅定地說道:「我要把他接回來。」

「這不可能。」陸清明搖頭。「十六年前我們把他送了回去,現在就不可能再把他接回來小瑜,你知道的。這根本就不可能。我們以什麼樣的理由把他接回來?我們怎麼樣解釋他的存在?」

「陸清明,他是我的兒子,是我們的兒子啊當年你們覺得他是一個殘疾,是一個廢物,擔心他活不下來,擔心他成為一個畸形兒,擔心他讓你們陸家丟臉,擔心他每多活一天,你們陸家人就會多一天成為天都人的笑柄」

公孫瑜拚命地握緊自己的拳頭,努力地不讓自己流出眼淚,咬牙說道:「可是,你現在看到了。他不是殘疾,不是廢物,不是個畸形兒相反,他比很多人都聰明,他比很多人都努力。他應該受到更好的教育,他應該得到他應得的一切。他應該回到陸家,回到父母的身邊我會好好地向他解釋,讓他不要仇恨我們,不要仇恨陸家。然後我們用一生一世去償還我們對他所犯下的過錯。」

公孫瑜看著陸清明,一字一頓地說道:「所以,我要他回來。」

「小瑜」陸清明的額頭青筋凸現,眼睛里有著濃得化不開的痛苦糾結。「這些天我一直在躲著你,我就是擔心你會和我攤牌,擔心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捅到明面讓我給你一個結果。我承認,我知道他是誰,我比你更加關注他的存在這份試卷我早就看到了。我也知道你一定會看到的。」

「我也想接他回來,我和你一樣,也想立即把他接回來。我不需要你向他解釋,我會親口向他解釋,我想向他贖罪不管他原諒不原諒,我都想立即站在他的面前告訴他這一切。我想讓他知道,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我想讓他知道,他原本應該有不一樣的人生」

「可是,我們不能那麼做。正如你剛才所說的那般,當年我們把他送出去,是因為我們擔心他活不下來,或者活下來成為一個畸形兒,我們擔心那樣會被人恥笑,會被政敵攻訐現在如果我們把他要回來,我們怎麼解釋他的存在?怎麼解釋和他的關係?怎麼解釋他以前去了哪裡?十六年前發生的醜聞,經過十六年的發酵和醞釀變得臭不可聞如果我們現在向外界宣告,李牧羊是我們陸家送出去的棄子,陸家還有何顏面在天都立足?還有何顏面在朝廷立足?」

「更何況現在天都情況複雜,父親正在衝擊左相的位置,陸家身處旋渦之中,無數人盯著防著,我們陸家的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生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泄了氣小瑜,我們如果這個時候把他接回來,那不是自己給自己身上豎起來一塊靶子嗎?」

「這就是你拒絕的理由?」公孫瑜對自己的丈夫失望之極,說道:「正如你們十六年前把他丟出去一樣,實在是荒謬之極。」

「小瑜,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們現在知道了他生活的很好,而且他很有可能要來天都讀書。到時候他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我們可以好好地照看他一番,等到機會合適,我們就把他接回來和他相認這樣好不好?」

「陸清明」

「小瑜」

「我一天都不想等了。」

「小瑜」

「我要讓他去西風大學。」公孫瑜出聲說道。

「好。」陸清明立即答應,說道:「我看過他的試卷,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本來就可以去西風大學。」

「我要確定他去西風大學。」公孫瑜說道。

「好。」陸清風點頭說道:「我確定。他一定可以進西風大學。如果他們不讓李牧羊進西風大學,我去把西風大學的大門給拆了當柴火燒。」

「陸清明,我希望這一次你不要再令我失望了。」公孫瑜深深地看了丈夫一眼,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陸清明的情緒無比地煩躁,在書房裡面走來走去。

「來人。」陸清明出聲喝道。

親衛李平安推門而入,問道:「將軍,有什麼吩咐?」

陸清明以前是上陣殺敵的將軍,李平安和岳飛龍這些人都是他的親衛隊成員。後來轉任文職成為行省總督,但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仍然喜歡稱呼他為『將軍』。

「老爺在不在府?」陸清明出聲問道。

「這個我去問問?」李平安小聲說道。心想,老爺在不在府我們也不知道也不敢知道埃

「不用了。」陸清明擺了擺手,說道:「下去吧。」

「是。將軍。」李平安出門之後,對著岳飛龍使了個眼色,說道:「將軍的表現肯定沒能讓夫人滿意,夫人生氣,將軍失意」

「李平安」岳飛龍又要拔刀了。

兩人還沒來得及動手,陸清明就提著一個文件袋走了出來。

兩人正要跟上,卻聽到陸清明吩咐著說道:「不用來了。」

陸清明來到左側的院子,對前來迎接的老管家問道:「父親在嗎?」

「老爺在書房會客。」管家笑著說道。「少爺要不晚些時候再來?」

「我坐下等等。」陸清明看了管家一眼,說道。

管家看了陸清明一眼,說道:「少爺請去茶室喝杯茶吧。」

「謝謝。」

陸清明在茶室候了半個時辰,管家進來請他去書房。

陸清明走了進去,看著坐在那裡猶如巍峨高山的父親,沉聲說道:「爸,我想接牧羊回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