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六章、抬手破局!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986字

?

第四十六章、抬手破局!

烈日炎炎,驕陽灼烤大地。

正當午時,街道上面人群稀落,願意到麵包店來購物的客人更是少見。

在這樣悶熱的天氣里,在這樣密封的屋子裡,每個人都是酷暑難當大汗淋漓。

不僅僅是天氣的問題,還有天意的問題。

張天意堪稱水柳街一帶街霸,一時梟雄,以手下兄弟最多,出手最狠遠近聞名。在他的陰影籠罩水柳街以及以水柳街為核心輻射周圍數條街市的時候,幾乎無人敢與其抗衡。

曾經也有英雄少年浩南,起於洪星街,彙集鐵杆兄弟山雞包#皮等眾多鐵血漢子揮刀操戈欲與張天意一爭長短,最終不幸慘敗,遠走它鄉。

張天意就是水柳街的王者,他讓人站著,別人就只能站著。他讓人跪著,別人也就只能跪著。他讓人有生意做,別人才能夠在這條街上開店謀生。他讓人沒生意做,他就像現在這般-----跪在李牧羊的面前請罪求生。

以前都是張天意讓別人下跪,這一次竟然是張天意向別人下跪,這樣的事情傳出去定會震驚水柳,震動整個西城。

張天意原本就不高,當他跪下來的時候,就變成一個小肉鐓了。

他想抬頭看著李牧羊再說幾句軟話,腦袋才剛剛抬起來,李牧羊就已經沉聲喝道:「放肆。」

張天意趕緊低頭,再也不敢隨便放肆。

李牧羊居高臨下地盯著張天意,他的眼睛仍然血紅,猶如兩道劍光一般地注視著張天意地頭頂。

於是,張天意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被刺穿出兩個血洞。

李牧羊身體散發出一股股的寒意,那是一種讓人不敢直攖其鋒的威嚴和讓人心驚膽顫的恐懼。

張天意地身體一直在抖,李牧羊發飆的時候他在抖,李牧羊沉默的時候他抖動的更加激烈。因為他發現沉默時候的李牧羊比說話時的李牧羊更加恐怖。

「以前一月幾收?」李牧羊出聲問道。

「什麼?」張天意抬頭問道。

啪-----

李牧羊一巴掌拍過去,張天意的腦門重重地磕在石頭地板上面,頭破血流。

張天意知道自己錯了,趕緊從地上再次爬了起來。

他小心翼翼地跪著,低著頭,束著肩,不敢有絲毫逾越。

「我說的是管理費。」李牧羊沉聲說道。「以前一月幾次?」

「一月一次。」張天意趕緊回答。「按照規定,以前都是一月一次,每個月的月初收,收完之後就不會再去打擾商家-----我錯了,大哥,我真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這一次是我混帳,是我該死------」

啪-----

李牧羊又一巴掌抽了過去,張天意的腦門再一次重重地磕在花崗岩地板上面。因為李牧羊用力過猛,張天意的腦門血肉模糊,額頭都要爛掉了。

「我問什麼你答什麼。我不問的你別說,也別求。你的命求不回來,只能靠你自己救回來。」

「是是------」

「為什麼改變?」李牧羊再次出聲問道。

「因為-----我貪財。最近手頭緊,在賭場輸得太多,所以就想著再找這些商家收一遍管理費,緩解一下自己的生活狀況。」

「其它家都收了?」

「才剛剛收了兩家-----」

「他們交了?」

「交了。」

「哪兩家?」

「斜對面的白寡婦家飯店和隔壁的茶館。」

李牧羊想了想,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兩家都和你有密切地關係?自己向自己的產業收管理費?」

「沒有沒有------」

李牧羊的聲音變得越發冰冷,說道:「看來你是不想救回自己的命了。」

砰砰砰----

張天意地腦袋重重地砸在地板上面,一次又一次用力地磕著。

張天意實在是被嚇怕了,哭喊著求饒,說道:「大哥,我錯了,我向你坦白,我是受人的指使才來你們家收第二次管理費的。他們給了我十個金幣,說如果我能夠在你們家收到第二個月的管理費,就再給我一百個金幣-----我想著還有這樣的好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帶著兄弟衝到你們家來了。」

「我知道這邊負責的是你母親,我以為一個女人比較好欺負,如果我強硬一些她也只能乖乖地把錢給我,那樣的話我不僅能夠拿到多一個月的管理費,還能夠拿到一百金幣-----沒想到,沒想到你媽#的脾氣這麼倔強,她不願意給我,所以我就威脅要砸店-----」

「恐怕事情不僅僅是這麼簡單吧?」李牧羊了解自己母親的性格。羅琦外柔內剛,不易妥協。但是,她又極其懂得審時度勢,懂得變通。她在發現自己的家人親友遇到重大危險時,絕對不會在乎那一點錢------因為她每月捐助給貧困人家的錢就不少,就連店裡的小婷也是她從街頭帶回來的。在她的眼裡,命比錢重要多了。

可是,情況這麼糟糕的時候,母親仍然不願意妥協,那就證明事情並不是張天意所解釋的這般。

「我----我還有一些其它的企圖-----我一時色迷心竅,想著----想著----」我要睡你母親這樣的話張天意實在說不出來。

要是以前,他可以很驕傲地告訴別人我把你母親給睡了。但是現在,在他跪在這個少年人面前,在他親眼看到這個少年人的一拳之威時,他實在沒有那樣的勇氣。

不要臉是最需要實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