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十二章、又想騙錢!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你的脈博正常,體內的毒素應該是已經排除乾淨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補充營養,讓自己的體力儘快恢復之前的狀態。」 李牧羊囑咐完父親,又對李思念說道:「輪到你了。」 「哥」李思念眨了眨眼睛...

?

第四十二章、又想騙錢!

經過燕相馬的親自試驗,那些排毒湯藥效果明顯。

父親李岩母親羅琦以及妹妹李思念分別喝了解藥之後,身體並沒有出現什麼別的後遺症。

李岩當天晚上就從床上爬了起來,在院牆上面糊糊補補,很快就把那被撞出裂縫的青石牆面給修繕完整。

母親羅琦燒鍋做飯,妹妹思念學習搗亂。

燕相馬搶下了斬殺烏鴉的功勞,父母家人也沒有太多的懷疑。在他們的眼裡,李牧羊永遠都是那個需要他們照顧保護的病弱小男生。

生活恢復如常,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李牧羊心裡卻清楚,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他感覺到了崔小心的疏遠,也預料到某種終將會出現的結局。

李牧羊的情緒很糟糕,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吃過晚飯,搶著要去洗碗。羅琦說什麼也不同意,讓他趕緊上樓學習。

李牧羊伸手給父親李岩切脈,羅琦眼神奇怪地看了過來,問道:「牧羊什麼時候學過切脈了?」

李牧羊心中早有備案,笑著說道:「我跟著道士師父學的,不過以前沒機會用上。」

李岩點了點頭,說道:「他是世外高人,要是能夠學會他的醫術,倒也是一門不錯的謀生手藝。」

羅琦怒了,生氣地說道:「李岩,你怎麼說話呢?我兒子是要去讀西風大學的他以後會有大出息,要什麼醫術謀生?」

李岩憨厚地笑笑,說道:「做醫生不也挺好的嗎?安逸小康,受人尊重」

「那要我兒子自己願意。他就是喜歡,我自然是由著他去學。他要是不喜歡,我們可不能勉強他。」

「好好好,兒子的事情你說的算。」李岩不願意在李牧羊的事情上和妻子發生爭執,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爭贏過。

李思念很是狗腿地跑了過來,抱著李岩的手臂說道:「爸,我的事情由你說了算。你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好不好?」

李岩伸手撫摸著女兒的小腦袋,說道:「好,那你趕緊上樓睡覺吧。」

「爸,這才幾點啊?」李思念很是不滿地說道。「我剛才還支持你呢,你就不能也考慮考慮我的感受?」

「這還是我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啊?那就再陪爸爸坐一會兒才上樓睡覺。」李岩實在是愛極了自己這個聰明懂事的小女兒。

突兀的,又想起那個被陸家要走的大女兒她應該也是這樣的漂亮可愛吧?她過得應該比現在更加幸福吧?

「爸,你的脈博正常,體內的毒素應該是已經排除乾淨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補充營養,讓自己的體力儘快恢復之前的狀態。」

李牧羊囑咐完父親,又對李思念說道:「輪到你了。」

「哥」李思念眨了眨眼睛,說道:「去我房間再看好不好?」

「為什麼?切完你還要給咱媽看呢」

「哎呀,你怎麼那麼笨啊?人家是女孩子呀」

「可是」

李思念的房間溫馨素雅,沒有像其它女孩子那樣用全粉或者淡紅,一應擺設配物看起來也極具審美情趣。

她的房間很大,比李牧羊的房間要大出一間屋子。

雖然她的房間大,但是每次要聊什麼事情的時候都是由她跑到李牧羊的房間,李牧羊倒是很少來她的房間,可能心中也覺得她越來越大是個大姑娘應該有自己的隱私了吧?

「哥,你的心情很不好,是嗎?」李思念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把腳上的拖鞋一甩,盤著雙腿打坐跟個小和尚似的,開門見山地問出自己的疑問。

「沒有啊,怎麼會呢?」李牧羊笑著說道。

「還撒謊。」李思念神情不屑地說道。「吃飯的時候,好幾次看到你走神。我和你說話你不理我,我給你夾香菜你也吃了你以前從來都不吃香菜的。」

「可能是因為今天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而且又是因我而起,所以我的心裡」

「所以你的心裡實在放不下小心姐姐?」

「」李牧羊就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這個小丫頭。

「哥,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小心姐姐是要和你一刀兩斷拉開距離」

李牧羊沉默良久,笑著說道:「看出來了,然後呢?」

「然後」李思念輕輕嘆息,伸出自己粉嫩的手腕遞給李牧羊,說道:「給我切脈吧。還是要好好活著,還是要做好你自己。不就是一個女人嗎?你要是不嫌棄」

「什麼?」

「我就給你做兩天臨時女朋友?」

「你又想騙我錢。」李牧羊說道。

「」

李牧羊參加了接下來的考試,後面兩場的考卷並不難,除了有兩道小題想不出答案,其它的問題全部都解答出來了。

李牧羊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按照崔小心的說法,凡是能夠回答出來的就一定是對的那麼自己的答卷豈不是接近完美?

李牧羊沒有再見到崔小心,他在考試結束的時候特意在考場門口等候了一陣子,直到學生散盡,他也沒有等到崔小心出來。

李牧羊明白,可能她提前交卷離開了。

考試結束,按照老師的要求所有學生要回到教室集合。

李牧羊回來之後,朝著十五度角的位置掃了好幾遍,崔小心果然沒有過來。

倒是李牧羊的出現讓班級裡面的學生很是驚奇,他們看著李牧羊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張晨轉身看著身後的李牧羊,笑呵呵地問道:「李牧羊,考得怎麼樣啊?」

「我覺得還行。」李牧羊失落崔小心的離開,面無表情地說道。

「還行是什麼意思啊?聽說最近崔小心同學一直在幫你補課,你一定可以考上帝國西風大學吧?」張晨說完之後朝著周圍的人做了一個鬼臉,其它人都會心大笑。

高考結束,每個人的心裡都鬆了口氣。有這樣的好戲可看,他們自然不會錯過。

李牧羊認真地想了想,說道:「應該可以吧不過這種事情誰也沒辦法打包票。」

「」

全場死一般的安靜。

張晨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說道:「李牧羊,你瘋了?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在問什麼?」

「我沒瘋。」李牧羊也眼神犀利地盯著張晨,說道:「你如果再這麼嘲笑我,你一定會知道我準備要做什麼。」

張晨當真怕李牧羊和他動粗,但是就此氣俀又會讓人覺得怯常於是,嘴硬地說道:「西風大學你去不了,崔小心你也追不上李牧羊,你就算努力也是白費,你仍然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李牧羊一把掐住了張晨的衣領,就那麼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把他給提了起來,然後朝著教室外面的荷花池走了過去。

撲通

李牧羊猛地用力,狠狠地把張晨給丟進了水池裡面。

「李牧羊,你這個瘋子」張晨在水池裡面拚命地撲騰,大聲喊道:「你給我等著,這次我一定饒不過你」

李牧羊的眼睛血紅,聲音裡面帶著一股子難以抑制的戾氣,惡聲說道:「我會上西風大學,也會上也會追上崔小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