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章、初露崢嶸!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9769字

?

第四十章、初露崢嶸!

因為李牧羊眼裡的一抹憂慮,崔小心最終還是決定來李家看看。

相處日久,她了解李牧羊的性格。雖然他看起來整天笑呵呵的,其實心思細膩,而且勇於擔當。他總是把妹妹小時候照顧他的事情掛在嘴邊,但是他對妹妹的寵愛和包容也是崔小心實實在在能夠看到感受到的。

她答應幫助李牧羊補習功課,但是以她的性子其實更願意在一個清靜隱私的茶館或者其它的什麼地方。她不願意和其它人打交道。

她之所以不排斥李家的人,願意每天到李家來報道,是因為她喜歡李家的親情氛圍,喜歡看到李思念各種鬼靈精怪地欺負李牧羊,也喜歡看到李牧羊被李思念欺負滿臉無奈地看向自己的模樣。

李牧羊不願意麻煩別人,即便是在他救過自己一命之後,仍然對自己為他補習的這點事情感激不已。

或許,在他的人生中這也算是為數不多的曖曖星光吧。

也正是因為這樣,崔小心才更加擔心李牧羊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卻又不願意說出來。

高考還沒有結束,明天還會有兩門重要科目要考試。她不希望在這個關鍵時刻李牧羊被其它俗事所擾。

如果能夠幫忙的話,她願意伸出雙手。

李牧羊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是她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楚。

她能夠做到的事情,怕是能夠讓整個江南城都震驚呢。

「你怎麼來了?」

看到崔小心脆生生地站在門口,李牧羊和燕相馬異口同聲地問道。

崔小心再次眨了眨眼睛,抿嘴輕笑,說道:「你們倆這是心有靈犀呢?」

燕相馬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跑到崔小心面前說道:「表妹,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中午不回去吃飯?」

「表哥能來,我就不能來?」崔小心眼神疑惑地看著燕相馬,心想,難道李牧羊的擔憂是因為燕相馬找事,趁著自己忙於考試故意跑到李家來找麻煩。

她剛才在外面看到燕相馬養的那群護衛,如果燕相馬是為了讓李牧羊疏遠自己而來,那麼今天自己過來還當真是來對了。

「怎麼會呢?」燕相馬一臉溫和的笑意,說道:「我來得,表妹更來得。我知道表妹和牧羊是很好的同學,同學之間互相走動走動不是很好的事情嗎?我讀書的時候也有一些很不錯的同學。」

崔小心表情愕然,她若有所思地看著燕相馬,說道:「那麼,表哥又是因為什麼而來呢?」

崔小心知道姑姑家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更清楚他們對自己來給李牧羊補課的態度。

上次回來,相馬錶哥還意有所指地說出她來給李牧羊補習的事情,而小姑也明確提出用一些禮物來感激李牧羊的救命恩情-------然後大家就老死不相往來。

富貴之家,哪裡願意和這樣的普通人沾染上關係?

當然,他們更怕的是自己對李牧羊生了情愫------這真是一樁非常荒謬的事情。難道只是因為自己和學校裡面的男生多說了幾句話就可以斷定自己喜歡上他了嗎?

這怎麼可能?

可是,燕相馬今天是怎麼了?他說同學之間應該互相走動----看他的表情也不像是在作偽。

「我來看看李牧羊啊。」燕相馬笑呵呵地說道:「表妹上次遇襲,多虧了牧羊同學捨命相救------這份恩情你們崔家和我們燕家都要牢牢記在心裡。正好這幾天時間比較空閑,所以我就過來看看李牧羊------哈哈哈,沒想到我和他一見如故,甚是相投。」

崔小心的擔憂更甚,看著燕相馬的眼睛問道:「表哥-----你沒吃錯藥吧?」

Oo!燕相馬的表情瞬間變成這樣。=他瞪大眼睛看著崔小心,說道:「表妹怎麼知道我今天吃錯藥了?那件事情那麼快就傳出去了?」=「表哥--------」崔小心皺眉,不滿地說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我吃錯藥的事情啊。」燕相馬錶情慌張,氣憤地不行,說道:「表妹,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吃錯藥這件事情的------李思念沒有出門,兩位長輩也一直在家。李牧羊回來之後就沒有出去------表妹是怎麼知道我喝錯了葯的事情?」=頓了頓,他小心翼翼地問道:「這件事情------沒有其它人知道了吧?」=「表哥-------」崔小心都要生氣了。雖然覺得表哥以前也沒個正形,但是今天格外的過份。=崔小心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胡說些什麼。難道他是在故意轉移話題?=李牧羊笑得直不起腰來,走到崔小心面前把燕相馬喝錯湯藥的事情講解了一遍。=崔小心也笑個不停,說道:「表哥,你的身體-----沒事吧?」=燕相馬恨不得找個地縫趕緊鑽進去,對李牧羊的這種告密行為很是不滿,說道:「李牧羊,你太過份了,我受你所託幫你照顧家人,又為了幫你的家人排毒才讓人熬了那解除煙障之毒的湯藥------如果不是為了取得他們的信任,讓他們知道我給他們喝的是解藥不是毒藥,我用得著如此用力親自品嘗?」=李牧羊笑得更歡樂了,對著燕相馬拱了拱手,說道:「是的,謝謝燕大少。大恩大德,莫齒難忘。」=「煙障之毒?」崔小心表情微寒,問道:「烏鴉來了?」=燕相馬大驚,打量了一番院子。小院被人收拾的乾乾淨淨,牆上和地上的血跡也全都抹掉了-------除了青石牆上面撞擊出來的凹槽和縫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