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十六章、我心太軟!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求?」 「好吧。」燕相馬聲音苦澀地說道。 李牧羊抱著李思念回到客廳,又把母親羅琦也抱了進來。 當他去抱父親李岩的時候,李岩已經睜開眼睛有了知覺。只是身體受傷嚴重,一時半會兒還沒...

?

第三十六章、我心太軟!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

李牧羊自然是不相信燕相馬的,正如燕相馬不相信李牧羊一個人就可以幹掉烏鴉一般。

李牧羊知道燕相馬對自己沒有好感,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讓天鵝的家屬怎麼想?

所以,在燕相馬問他相不相信自己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回答『不相信』。

燕相馬又羞又怒,堂堂地燕家大少爺幾時被人這麼羞辱拒絕過?

燕相馬撇了撇嘴,滿臉嘲諷地說道:「你這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是看到你左右為難,所以才好心提出解決方案,為了成全你的考試既然你不願意領情,那就當作我沒說過吧。」

他掃了一眼李牧羊身邊躺倒的羅琦李岩以及李思念三人,說道:「你就好好守在他們身邊吧。至於今天的考試考不考對你來說也沒有什麼區別,對不對?」

李牧羊沉吟片刻,眼神審視地在燕相馬的臉上身上掃來掃去,終於開口問道:「你真的願意幫我照看我的家人?」

「現在不願意了。」燕相馬傲嬌無比地說道。本大少爺又不是誰家的奴僕,憑什麼要給你照顧家人啊?

李牧羊再次沉默了一陣子,看著燕相馬說道:「我真的很想參加這次考試,你不知道它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

「」燕相馬悠哉悠哉地搖著扇子。求我啊,求我埃求我說不定我就會答應了呢。

「你剛才說崔家燕家欠下我一個人情?」李牧羊聲音嘶啞地說道。

燕相馬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剛剛說過的話是沒辦法當面抵賴的,只得硬著頭皮說道:「我是這麼說過。」

「那麼,能不能你現在還我這個人情?」李牧羊滿臉真誠地看著燕相馬,說道:「看在我幫了你們崔家燕家的份上,幫我照顧好我的家人?只需要照顧一會兒,我考試完畢就立即回來。」

「李牧羊」燕相馬很想生氣,卻又不知道這氣從何來。這不是自己想要的談判方式啊?

「你不答應?」

「我不是不答應」燕相馬說道。「只是」

「難道擊殺烏鴉這樣的功勞還換不回來這樣的一個小小的要求?」

「好吧。」燕相馬聲音苦澀地說道。

李牧羊抱著李思念回到客廳,又把母親羅琦也抱了進來。

當他去抱父親李岩的時候,李岩已經睜開眼睛有了知覺。只是身體受傷嚴重,一時半會兒還沒辦法恢復力氣。

「牧羊,你沒事吧?」李岩急聲問道。

「爸,我沒事」李牧羊咧嘴想笑,但是滿臉鮮血的他笑起來仿若地獄修羅。

「你媽,還有思念她們都沒事?」

「爸,你不要擔心,她們都沒事」李牧羊指了指躺在旁邊不遠處的母親羅琦和妹妹李思念,說道:「她們只是被毒霧迷惑,很快就可以清醒過來。」

「沒事就好。」李岩這才放下心來,眼眶發紅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是我無能,讓你們受苦了。」

「爸,我們都沒事。一家人平安就好。」

「嗯。平安就好。」李岩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突然間醒悟過來,急忙說道:「牧羊,今天是你高考的日子快去考試啊,可千萬不能耽擱了。」

「爸,我準備」

「現在怕是已經開始考試了,不得多話,立即趕去。」

「可是你們」

「我已醒來,不會有事。」李岩知道兒子對高考的看重,更是把他這一個多月沒日沒夜的勤奮努力看在眼裡,說道:「牧羊,可別耽擱了埃不然的話,等到你媽醒來,會把她急壞了的。你不知道她對你這次考試有多在意。」

「爸,我已經拜託」李牧羊看了站在客廳四處張望的燕相馬一眼,說道:「我已經拜託相馬錶哥幫忙照看,他是小心的表哥。我考試完畢就會回來。」

「家裡沒事,你快去吧。」李岩連連催促。

李牧羊拔腿就要朝外面走去,燕相馬冷冷地掃了他一眼,說道:「如果我是你的話,不妨先去洗個臉換一身乾淨衣服,不然的話,以你現在的模樣怕是很難跨進考院的大門」

李牧羊心想也是,以他現在的狀態跑到學校,別人不會以為他是來考試的,只會當作是來尋滋鬧事的。

李牧羊大步跑到樓上,衝進沐浴間洗了把臉,又更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這才衝到院子里撿起之前丟掉的書包,拉開院門朝著外面跑去。

門口的李大路等人看到提著書包衝出來的李牧羊,第一反應就是把他給攔下。

他們還記得自家少爺今天的任務,就是提防這小子突然間衝到考院去考試反正都已經準備好了,那就把他套進麻袋裡面綁走吧。

「放他走吧。」在李大路正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燕相馬搖著扇子走了進來,發布了新的命令。

「少爺」李大路滿臉疑惑地看著燕相馬。

「反正他也考不上。」燕相馬不喜歡李大路的這種質疑眼神,很不客氣地回應著說道。

「是是是,少爺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李大路揮手讓人把路讓開。

李牧羊感激地看了燕相馬一眼,提著書包風一般地朝著考院的方向奔跑。

燕相馬看著李牧羊的背影輕輕嘆息,說道:「現在越是努力,以後越是失望人生最重要地就是努力地方向不能錯誤埃」

「是是是,少爺說得是」

李大路的腦袋上挨了一記鐵扇。

燕相馬帶著一群小弟回到院子,說道:「把院子收拾乾淨,我怕臟,不希望有任何痕。」

「是,少爺。」李大路一揮手,他帶來的那群黑衣小弟就立即手腳麻利地開始收拾起來。血鴉的屍體被拾起埋葬,鮮血被沖洗擦拭。就連那院牆上的血滴都被他們給打掃地乾乾淨淨。

「今天的事情,是我們做的,你們明白嗎?」燕相馬掃視四周,聲音冰冷地說道。「倘若有人敢泄露一個字出去,就等著讓你的家人在野獸林裡面給你自己收屍骨吧。」

「少爺,你的意思是說咱們把這功勞給攔下來?」李大路眼神精亮,一臉笑意地問道。

「功勞?」我們要這功勞何用?」燕相馬錶情陰厲地說道。「但是,這份功勞也不能加在李牧羊的頭上。」

「那是,可不能讓他撿了這麼大一個便宜烏鴉是重要通緝犯,城主府懸賞的金幣都有三千枚。這可是一大筆收入。」

「白痴。」燕相馬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一眼,說道:「我是為了錢才搶他這份功勞的嗎?你這豬腦袋也不好好想想,倘若這份功勞放到李牧羊的頭上,其它人會怎麼想?李牧羊到底是什麼人,怕是有無數人想要來探個究竟吧?還有,殺手公會的人,以及烏鴉背後的僱主他們會讓李牧羊好過?只要讓他們知道是李牧羊殺了烏鴉,怕是他們一家都要遭遇更大的危險。」

「明白了。」李大路一臉瞭然地模樣。「可是少爺,我們不是要綁架這個傢伙嗎?你怎麼處處都在維護照顧他啊?」

燕相馬獃滯良久,輕輕嘆息著說道:「我就是心太軟。」

「」

燕相馬回到客廳,看著仍然昏睡不醒的李思念和羅琦。

李大路站在燕相馬地身後,看到燕相馬#眼神注視的方向,立即心神電轉,滿臉討好地說道:「少爺,這小妞還真是漂亮啊,要是少爺喜歡」

李大路地腦袋上挨了一記。

李大路知道自己拍馬屁拍錯了,又趕緊改口說道:「當然,我們家少爺閱盡春色,自然不會被這等凡花俗粉所吸引」

李大路的腦袋上又挨了一記。

李大路快哭了,說道:「少爺,這姑娘到底是漂亮還是不漂亮?你給說句明白話吧?」

「噓」燕相馬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說道:「不許唐突佳人。」

「」

李岩靠在椅子一角,滿臉憤怒地盯著這兩個口沒遮攔的混蛋。

他地一隻拳頭握地緊緊的,另外一隻手裡抓著一個剛剛從桌子上取來的茶杯,倘若那個眼神放浪的登徒子膽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他手裡的茶杯就會精準地砸中他的腦袋。

李牧羊衝到考院的時候,考院已經大門緊閉並且派遣有專人把守。

無數的學生家長安靜沉默地守護在外門,就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驚擾了裡面的考試。

李牧羊把手裡的入場證遞了過去,對守在門口的兩名門衛說道:「我是考生,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來晚了,請讓我進去。」

「已經過了進入考場時間,任何人不許進去。你回去吧。」門衛眼神鄙夷地看著李牧羊,說道:「這麼重要的考試都會遲到,你這樣的學生進入考場也考不出什麼好成績,這個時候進去只會影響其它考生的答題走吧,下場提前過來。說不定還有一線機會。」

「第一門重要科目缺考,就算是後面門門功課都考滿分,怕是也考不上太好的學校了吧?我勸你還是早早放棄吧」另外一名門衛幸災樂禍地說道。

「你怎麼說話呢?」李牧羊的身後,一個尖銳地聲音傳了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