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十四章、已經死了!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走了他的一隻眼球。 「啊氨 烏鴉的掙扎越發的無力,烏鴉的反抗越發的微弱。 烏鴉瞬間被血鴉群淹沒。 等到那些血鴉撲動著翅膀一鬨而散,殺手烏鴉已經消失了蹤跡。 正如...

?

第三十四章、已經死了!

一拳破蒼穹!

院子里白光閃爍,黑暗的世界瞬間被顛覆成白晝。

暗黑迷障被破解,黑色的霧氣四處飛散。

有清風吹來,有明亮的陽光照了進來。

李牧羊可以看到青石牆角上的裂縫,可以看到門板上的血跡,可以看到被毀滅的園圃,還有躺倒在身後的父親母親和妹妹。

他能夠聽到外面的車水馬龍聲音,還有人在高聲地吆喝著冰糖葫蘆

就像是從地獄回到了人間,眼前有了色彩,耳朵里聽到了生機。

死裡逃生的幸運讓人感覺到格外的幸福。

那些被李牧羊一拳轟飛的血鴉感覺到了危險,撲撲撲地拍打著翅膀朝著虛空之門逃逸。

更多的血鴉還是慢了一步,因為在烏鴉的身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的時候,虛空之門消失關閉。

烏鴉受傷太重,體內的真氣已經難以支撐虛空之門的存在。

那些難以逃離地烏鴉驚慌失措,在院子里更加急促地轉圈飛翔,然後朝著躺倒在地上的烏鴉鑽去

只有那裡才能夠感受到熟悉的暗黑氣息。

它們不喜歡白天,不喜歡光線。如果再不逃跑的話,很快就會被越來越厲害的烈日給烤化燒焦。

他們可不想變成一隻只皮焦肉嫩的烤鴉!

烏鴉的身體再一次撞在院牆的石壁上,躺在那裡大口大口地嘔血。

他的內肺受傷嚴重,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

那些食屍血鴉朝著他飛了過去,他的表情驚恐,瞳孔圓睜,想要抬手把它們驅逐。

可惜,他的手臂已經沒有任何的力氣。

「李牧羊,救我李牧羊,快救我,幫我把他們趕走」烏鴉大聲地向李牧羊求救。

李牧羊瞪著血紅的眼睛,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一隻血鴉撲了過去,在烏鴉的臉上撕扯下來一塊肉來。

「氨烏鴉痛呼出聲,喊道:「李牧羊,殺了我。快殺了我。」

李牧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像是沒有聽到烏鴉的慘呼似的。

看到有同伴得嘴,其它的血鴉更加瘋狂。

它們撲向烏鴉的臉上,胸口,手臂,大腿等各個部位,伸出利爪,張開尖嘴,一塊塊地撕扯皮肉吃。

「啊啊氨烏鴉痛不欲生,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滾想要趕走血鴉。

可是,當他翻滾過來的時候,就把脊背露了出來。那些血鴉很有經驗,爪子連抓幾下,就把他背上的衣服給撕扯地稀爛,然後用那細長的尖嘴去扯背上的皮肉。

「李牧羊,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

烏鴉的嘴裡第一次有了悔恨之意!

這真是矛盾的感覺啊,在他養傷完畢后,第一時間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來報復礙事的李牧羊。但是這一刻,他希望自己從來都沒有來過。沒有跳進這個小院,沒有找到李牧羊報復。

「你該死。」李牧羊狠聲說道。

他恨極了這個殺手,自然不會救他或者殺他。

他更希望那些食屍烏鴉把他的皮肉給一塊塊地扯下來,把他體內的鮮血給喝乾。讓他連骨頭都剩不下一塊,正如他剛才威脅自己所說的那樣。

每一樣酷刑都要讓他親自品嘗。

「李牧羊,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到底是什麼怪物?」烏鴉厲聲嘶吼。如果不搞清楚這個問題他死不瞑目。

李牧羊冷笑,一步步朝著烏鴉走了過來。

那些血鴉怕極了李牧羊,看到他過來趕緊撲閃著翅膀飛走。

李牧羊居高臨下地看著烏鴉,出聲問道:「你很想知道嗎?」

「告訴我。」烏鴉眼神哀求地看著李牧羊,說道:「李牧羊,快告訴我。不然我死也不甘心。」

殺手榜上的著名殺手,卻被一個無名少年給擊敗。這樣的結果不,這樣的恥辱實在讓他難以承受。

「我是」

「是什麼?」烏鴉問道。

「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李牧羊笑容冷酷,滿臉帶血地說道:「你越是想知道,我就越是不會告訴你。我要你帶著遺憾去死,我要讓你死不甘心」

「李牧羊」烏鴉睜大眼睛,瞳孔裡面都要滲出血來。

他沒想到這個少年這麼狠,沒想到他的心腸這麼毒。

這小子難道也是他們學院出來的?即便是殺手學院那種冷酷無情的地方,這樣的心性也能夠成為佼佼者,是可以讓學校以他為恥的『殺手之王』。

李牧羊轉過身去,朝著父母妹妹所在的地方走去。

他他們的情況,看看他們的身體有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李牧羊剛剛轉身離開,那些在院子里四處飛竄的血鴉們再次朝著烏鴉撲了過去。

一隻血鴉要去啄食烏鴉的眼睛,烏鴉趕緊伸手去擋。

於是便有無數只血鴉落在他的手臂上面,手臂上的皮肉瞬間就被它們大口撕扯下來吞食掉。

烏鴉伸出鮮血淋淋的手臂想去趕走血鴉,那些血鴉又去吃他的臉,吃他的下巴

「嚓」

一隻血鴉趁他不備,一口啄走了他的一隻眼球。

「啊氨

烏鴉的掙扎越發的無力,烏鴉的反抗越發的微弱。

烏鴉瞬間被血鴉群淹沒。

等到那些血鴉撲動著翅膀一鬨而散,殺手烏鴉已經消失了蹤跡。

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就連骨頭都沒有留下。

像是從來都沒有來過一般。

院門的門桿被人用鉤子鉤開。

一個聲音憨厚的男人低聲說道:「少爺,門被撬開了。我這兄弟以前可是江南城有名的偷兒,整個江南城就沒有他進不了的門」

「我家的鎖他也能開?」少爺出聲問道。

「那是當然」憨厚的聲音有片刻的停頓,說道:「不可能的。少爺家那是什麼樣的人家?大門大戶,不僅僅有鐵將軍把守,還有星空級的高手來鎮守。就他那樣的廢物也想進少爺家?怕是三千裡外就已經被發現一巴掌給拍死了」

「整個江南城有多少里?李大路你說話動動腦子行不行?拍馬屁也是需要智商的。」少爺非常不滿地說道。

「是是是。少爺說得對。以後我好好努力,好好提高。一定拍出讓少爺滿意的馬屁來,少爺,您先請。」

說話的時候,院門被人給推開。

燕相馬搖著扇子進門,左腳才剛剛跨進來,就和李牧羊血紅色的眼睛對了個正著。

「李牧羊?」

燕相馬轉身過去,一扇子抽打在李大路的腦袋上,破口大罵著道:「你這個廢物,你不是說你那兄弟開門撬鎖神不知鬼不覺嗎?你看看院子里」

燕相馬的話停頓住了,他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道。

「關門。」燕相馬說道。

「是,少爺」

李大路帶著一群小弟跟在燕相馬的屁股後面進門,然後準備把大門給關上。

「出去。」燕相馬說道。

「是,少爺少爺,讓誰出去?」

「你們都出去。」燕相馬說道。

「少爺,還是讓我們跟著你吧,這院子有些邪門」李大路察覺到了危險,率先一大步跑到燕相馬的身體前面,滿臉警惕地盯著李牧羊。

「滾出去。」燕相馬再次說道。

「是是是,我們這就出去」李大路彎腰退開,又把門給拉開,帶著一群小弟狼狽地逃出院子。

燕相馬看著李牧羊,李牧羊也盯著燕相馬。

「原本我是想來綁架你的來著。」燕相馬說道。

李牧羊不回答,只是眼神兇狠地盯著燕相馬。

戾氣難消,熱血難息。

他不知道燕相馬的來意,甚至不清楚燕相馬和剛才那個殺手的關係倘若那個殺手是燕相馬派來的,那他就準備今天把這一群人全都留下來,大家不死不休。

「你別這麼看著我啊?」燕相馬『啪』地一聲把打龍脊給收了起來,說道:「你想幹什麼?」

「你來做什麼?」李牧羊寒聲問道。

「我剛才不是說了,我是要來綁架你來著」燕相馬無比坦白地說道。

「果然和自己猜測的一樣。」李牧羊眼神冷洌,一步步地朝著燕相馬走過去。

「喂,李牧羊,你不要亂來啊,大家有話好好說,你不要動手動腳的」看到李牧羊血紅血紅的眼睛,燕相馬開始變得心虛起來,說道:「你不會是想綁架我吧?」

「你該死」李牧羊說道。「你們全都該死」

凡是想要傷害他家人的壞人都該死!

「我們怎麼就該死了?我不就是想綁架你一下嗎?這怎麼就該死了?」燕相馬覺得自己很委屈。「嗯,你的意思是說還有別人來綁架你?」

他的視線掃向李牧羊背後的那些血跡和遍地的血鴉屍體,表情駭然,驚呼著說道:「烏鴉來過?」

「來過。」李牧羊盯著燕相馬的眼睛,想要探究他和烏鴉的關係。

「人呢?」燕相馬嚓地一聲把扇子給振開,凝神戒備,一幅隨時要和人拚命的架勢。對付烏鴉這樣的高手,無論多麼重視都不為過。「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膽敢襲擊我燕家親人,那就準備付出慘重的代價烏鴉,不要躲躲藏藏地做縮頭烏龜,出來受死吧。」

「已經死了。」李牧羊說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