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二章、一刀斬中!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813字

?

第三十二章、一刀斬中!

咔嚓咔嚓-------

青石破裂的聲音不絕於耳,好像整面牆都要被推倒一般。

這還只是借力打力,藉助人體的力量來推動牆壁。倘若是烏鴉自己出手,怕是一拳就能夠把這院牆給推倒崩塌。

「牧羊,你怎麼樣牧羊----李岩,你是個死人啊?你快讓開看看兒子啊-------」

「哥哥,你沒事吧----李牧羊,你快說句話啊-------」

「爸-------」身後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牧羊拍拍父親的肩膀,說道:「麻煩讓讓。」

李岩滿臉驚喜,飛快地轉身看了過去,說道:「牧羊,你沒事?你-----一點兒事都沒有?」

「我沒事。」李牧羊搖頭,揉了揉被撞痛的肩膀和後背,說道:「只是擦破了皮而已。」

「怎麼會只擦破一點兒皮呢?」李思念的眼睛眨了眨。就算是以她打小就練習《破體術》的體魄,經受剛才那麼一撞怕是也要斷兩根骨頭。

但是,李牧羊的身體實在太差,就是稍微重一些的東西都搬不起來,他硬生生地把父親接下,又承受了烏鴉那一推之力-------

牆壁都撞出凹洞了,石頭都出現裂縫,他竟然一點兒事情都沒有?

「難道他的骨頭比石頭還堅硬?」李思念在心裡想道。

當然,她知道這不可能。李牧羊又沒有練習過筋骨,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本事?

「牧羊,快讓我看看--------」羅琦急忙把李牧羊拉扯過來,在他的身上摸來摸去的。她不放心李牧羊的身體,擔心他為了逞強故意說沒事。

「媽,我真的沒事。」李牧羊解釋著說道。

「看看。」烏鴉冷笑著說道:「你們好好看看,他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石頭裂了他都沒事兒,你們還覺得他只是一個體弱多病一無是處的廢物?」

李岩從地上撿起長槍,一言不發,再次朝著烏鴉沖了過去。

他不在乎他的兒子怎麼樣,他只在乎現在有人想要傷害他的兒子。

奔跑如山,槍聲嗡鳴。

槍尖有銀色的閃電閃爍,但是瞬間又消失不見。

他的真氣沒辦法招引來風雷。

「這一槍馬馬虎虎-------」烏鴉笑著說道:「可惜還遠遠不夠。」

說話的時候,他那一直藏在黑袍裡面的手再次伸了出來。

和上次一樣,長槍的槍尖再一次落在了他的手心。

槍聲嗡鳴停止,槍桿裡面蘊涵的力道也如泥沉大海。

他伸手握住槍桿,然後猛地朝著遠處甩了過去。

李岩想要脫手放槍,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那槍桿重重地砸在他的胸口,他的身體再一次倒飛了出去。

撲通-------

李岩跌倒在院子角落那一排盆栽裡面,壓倒花枝樹苗無數。

「嘔--------」

只覺得咽喉發甜,然後張嘴吐出大口的鮮血。

「李岩-------」羅琦頭上的髮夾掉了,披頭散髮地朝著丈夫摔倒的位置撲了過去。

李牧羊和李思念兄妹倆也大為著急,一起跟著向李岩跑了過去。

「我沒事------」李岩還想堅持著爬起來。「我再擋他一次,你們趁機逃跑-----思念,帶著媽媽和哥哥逃跑。」

「爸------」李思念滿臉淚水地哭喊著說道:「我不走,我來攔他------」

「快走。」李岩嘶聲吼道。

「爸-----」

「想走?」烏鴉哈哈大笑,說道:「很抱歉,怕是今天你們誰也別想逃跑。」

身上的黑袍無風鼓起,身體再次化作一大團的黑霧。黑色的霧氣瀰漫,很快就把整個小院都給籠罩其中。

更奇詭的是,那些黑霧凝而不散,它們就像是一道圍障把院子給包裹起來,風吹不進,雨淋不透,沒有絲毫的外泄。

不僅僅如此,黑色的霧氣裡面傳來飛鳥拍打翅膀的聲音。

霹靂啪啦,聲音喧囂。

肉眼難以視物,但是耳朵能夠聽到那些飛鳥成群結隊的朝著李牧羊一家洶湧撲來。

這樣的陣仗是李思念沒有經歷過的,她也沒有任何的戰鬥經驗。

剛才烏鴉朝著她們衝來,她知道一拳朝著目標轟去。

但是現在除了那個殺手向自己衝來,還有大團大團莫名其妙出來的黑鳥。

而且她的雙眼被迷霧所惑,什麼東西都看不到了。她就不知道應當如何應對了。

「混蛋。」

李思念嬌喝一聲,再次一拳轟出。

砰------

黑霧被打散一塊,但是這次攻擊到的卻不是烏鴉的本體。而是那些飛沖而來的黑鳥。

李思念年紀不大,練習《破體術》也是奔著強身健體的目的而去。

雖然不能說是三天打漁兩天晒網,但是和那些真正的習武修道者所付出的努力和吃的苦頭相比實在是不值一提。

第一拳還力道十足,第二拳就已經有點兒難以維繼。

想要打出第三拳的時候,卻發現手臂輕飄飄的,原來前兩拳就已經把她的身體給掏空了。

「呼-------」一陣黑風吹過,李思念只覺得呼吸急促,腦袋昏昏沉沉的,然後眼睛一黑,一頭栽倒在地上。

「思念-----媽------」李牧羊慘聲喊道。

李牧羊和父母站在一起,在黑暗裡他的眼睛也難以視物,但是他能夠聽到身邊有砰砰地倒地聲音。

第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