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九章、請求通話!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573字

?

第二十九章、請求通話!

天邊才露出一抹魚肚白,幾朵星光還固執地停留在原地不肯暫時離開。

清風吹拂,晨露蕩漾,萬物生長。整個世界都像是在討好剛剛起床的李牧羊。

李牧羊站在窗前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後學著《破體術》的路子在房間疾走起來。李牧羊發現,只有好的身體才能夠會有好的學習成績,像他之前那般整天昏昏沉沉地狀態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除了睡覺。

上古時期有位偉人也說過這樣的話: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等到走得全身大汗淋漓之後,他才走進沐浴間洗了個澡,換了身母親給他準備好的新衣服。

對著鏡子照了照,發現自己竟然比以前白了許多。以前是漆黑如墨深不見底,現在是散發出明亮光澤的古銅色。

「這不是帝國偶像古天樂嗎?」李牧羊對著鏡子說道。

他眨了眨眼睛,咧開嘴巴笑了起來。

笑容很快消失,鄙夷地罵道:「不要臉。」

時間尚早,李牧羊並沒有攤開書本鞏固複習的打算。

他把筆盒打開檢查一番,看看有沒有漏水或者寫不出字的壞筆。又將父親早幾天幫他從學校領回來的考試證件核對一番,看看有沒有錯誤或者遺漏的地方。雖然准考證件拿回來的當天母親已經幫他再三檢查過。

收拾妥當之後,他便坐在書桌前看著院子里的花草盆栽,看著天色星辰,看著黑雲翻滾,白雲遮天。

看著魚肚變白,白色變黃,然後一輪帶著羞澀表情的紅日緩緩地出現在東方的天際。

要是擱在一個月以前,李牧羊是完全不用擔心這些的。

考試不考試的,和他有什麼關係?

和往常一樣睡覺睡到自然醒,抓著兩個饅頭去考場上溜噠一圈或者再睡上一覺。

別人考卷自己也交卷,別人回家自己也回家。

沒有希望,所以也就不會有任何的期待。

這才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卻已經在備戰高考了。他將要和那些苦讀多年的學子們去廝殺,去搏鬥,去爭奪那稀少的晉陞之位。

回首往事,他都不敢認識現在的自己。

當雞鳴狗吠之聲響起,院子里才開始熱鬧起來。

母親起床洗漱,父親起床練功。李思念竟然也起來了,站在窗檯前陰陽頓挫地讀著古詩詞。

「李牧羊-----」李思念站在自己的房間出聲喊道。

「思念,別喊你哥,讓他多睡一會兒。」母親羅琦壓低嗓子說道。

「媽,我已經起來了。」李牧羊的腦袋探出窗口,笑著說道:「起床有一陣子了。」

「媽,我就知道哥哥起床了。今天考試,他才睡不踏實呢。」李思念一臉得意地說道:「李牧羊,你準備好了沒有?」

「應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李牧羊笑著說道:「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

「嘻嘻,你一定可以考好的。」

「為什麼?」

「因為昨天晚上睡覺前我為你許願了啊。」李思念一幅理所當然的模樣。「我許的願可靈了。我說讓你站起來你就站起來了。我說讓你變聰明你就變聰明了。我說讓你不要長得比我好看你就長成了個黑炭----

「--------」李牧羊經常懷疑這個妹妹不是親生的,不然的話怎麼總是這麼往死里打擊自己?

「咦,哥哥----」李思念突然間驚呼出聲。

「怎麼了?」李牧羊奇怪地問道。

「哥,你怎麼變白了?」李思念房間的窗檯和李牧羊房間的窗檯正好形成一個夾角,站在她的位置正好能夠看到李牧羊沐浴在初升的紅日裡面。他的睫毛長長,五官深邃,輪廓分明,皮膚細膩如青瓷。他的脊背挺地筆直,笑容溫和而自信。

他不再膽怯,不再猥瑣,看起來也不像之前那般乾瘦就像一陣風來就能夠吹跑了似的。

他的身體散發出一層柔和的光芒,就像是從萬道霞光裡面走出來地謫仙人似的。

「------」

「真的變白了耶。」李思念高興地手舞足蹈,說道:「不信你讓爸媽看看----你沒有偷擦我的面霜吧?」

「------」

羅琦做好了早餐,為了迎合那個古老的諺語,給兒子的考試討一個好彩頭。她特意給李牧羊煮了兩個雞蛋和準備了一根油條。

李思念看看李牧羊碗里的雞蛋和油條,眼神狡黠地對母親羅琦說道:「媽,你準備兩個雞蛋一根油條是希望哥哥考試考一百分嗎?」

「是啊。」羅琦笑著點頭。「你也有份。」

「可是哥哥今天要考三門功課。」李思念一幅很是為難地模樣,說道:「難道你希望他三門功課加起來才考一百分?所以啊,你得給他準備六個雞蛋三根油條才行,這樣他才能夠每門都考到一百分----」

「啊?要這麼多?」羅琦有些為難。說道:「那我再去準備準備-----」

李牧羊嘴巴里塞滿雞蛋,腮幫高高的鼓起。聽到李思念的話的臉都變青了,一把抓住母親的手臂,說道:「媽,你可不能聽思念胡說。你要是給我準備六個雞蛋三條油條,我也不用去考試了,直接撐死在家裡了----」

羅琦一筷子打在李思念的手上,生氣地說道:「你這丫頭,就知道欺負你哥哥。」

「開個玩笑嘛。」李思念對著李牧羊吐了吐舌頭,說道:「活躍一下氣氛,避免哥哥緊張。」

「你一說話我就緊張。」李牧羊好不容易把雞蛋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