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六章、你長得丑!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628字

?

第二十六章、你長得丑!

小巷幽深,彷彿每一塊光滑鋥亮的青石板上面都隱藏著無數的秘密。

朱漆門後,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破落的院子。

院子中間擺著一張石磨,磨盤上面放著一個鐵桶。

桶里有冰,滿滿地一桶冰塊。

冰塊被烈日燒灼,向外冒著大股大股地冷氣。

身穿黑衣的男人坐在旁邊打坐,他的身上煙霧繚繞,額頭大汗淋漓,看起來就像是在蒸桑拿一般。

他的雙手在空中虛晃,十根手指迅速地結出數十道繁瑣詭異的印結。

嗖----

白光大熾!

在青石地板上面,突然間出現一個漆黑深邃地黑洞。

那黑洞向外冒著陰森之氣,讓人看上一眼就覺得全身顫抖,就像是通向修羅地獄的死亡通道一般。

先是短暫的沉靜,然後便聽到沙沙沙地摩擦聲音。

一隻烏鴉從那黑洞裡面鑽了出來,朝著黑衣男人的身體撲去。

更多的烏鴉飛了出去,朝著黑衣男人的身體靠攏。

它們密密麻麻地將那個黑衣男人給包裹著,張嘴去吞噬他身體散發出來的黑暗之氣。

咔咔咔----

無數只烏鴉有無數只嘴巴,無數只嘴巴不停地張張合合,這一幕看起來讓人脊背生寒。

當烏鴉散盡,黑煙消失。黑衣男人終於露出了本來面目。

他把冰桶裡面的冰塊連帶著冰水朝著自己的頭上澆灌下去,身上發出滋啦啦的響聲。就像是他的身體是一個燃燒著的火爐,而那些冰塊和冰水全都倒在了爐子里的火焰上面被燒烤焚化一般。

直到這個時候,烏鴉身上的光明之氣才真正的驅逐乾淨。

亘古以來,光明和黑暗難以相融。烏鴉走得是陰暗邪惡的路子,包括他蓄養的那些鳥類也是用一些污垢之物煉化而成。崔家那位小姐的保鏢在他受傷之時使了一招『萬家生佛』。這是正宗的佛門功夫,屬於佛宗裡面的高級驅魔術。

光明之氣入體,烏鴉重傷而逃。

潛入這小巷裡面,將一個寡居多年的老婦人殺死,這個院子便成了他的療傷之處。

術業有專攻,一直以來,烏鴉都對自己的技藝很有信心。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是一個傲嬌的殺手。

可是,萬無一失的計劃失敗,這等於是赤裸裸地被人打了一記耳光----

他可以想像,當自己的失敗消息傳遞到殺手公會那些嗜血好殺的傢伙耳朵裡面的時候,他們是如何嘲諷恥笑自己的。

「不可原諒。」烏鴉一掌拍出,那個重逾千斤的石磨啪地一聲斷成數塊。

在療養的空隙,烏鴉認真地回想了一番當時的情景。

在他察覺到崔家明月走出校門的時候,他就提前一步埋伏在咖啡館裡面。果然,他賭對了。崔小心確實和他的那個同學朝著咖啡館走來。

也正如自己所想,崔家護衛並沒有跟著進來,而是守護在咖啡館門前一臉警惕地打量著進進出出的客人。

當崔家的那位護衛沒有進來時,他就知道自己這次的狙擊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功機率。之所以還會有百分之一的失敗可能,就是崔小心一秒鐘變身成為星空修行者。

但是,這可能嗎?

崔小心確實沒能變身,她也確實不是星空修行者。

公主要保持優雅,是不能夠隨隨便便變身的。但是他身邊的那個廢物少年卻變身了。

不然的話,為什麼每一次都能夠如此精準地接下自己的櫻花落?

為什麼自己都使出了一氣劈華山這種大殺招,卻被他給一拳轟飛?

那不是變身是什麼?

所以,歸根結底,這次失敗的罪愧禍首就是那個黑炭少年。

「我要殺了他。」烏鴉在心裡想道。

他用右手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枚硬幣,然後把那枚硬幣放進自己的左手裡面。

「這是酬金。」烏鴉對自己說道。他不幹不賺錢的買賣。

撲哧撲哧----

一隻黑鳥拍打著翅膀飛進院子。

烏鴉伸手一招,那隻黑鳥就落在了他的手心。

他從黑鳥的腿上解下一個竹筒,然後從竹筒裡面抽出一張紙條。

紙片不大,內容很少。

烏鴉很快就看完了。

他握著紙條的兩根手指頭輕輕一搓,那紙條就燃燒起來。

「李牧羊。」烏鴉惡聲念著這個名字,眼裡殺機瀰漫。「名符其實,你已經是一頭待宰的羔羊。」

------

------

「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麼背上炸藥包?我去炸學校,老師不知道,一拉線我就跑-----」李思念哼著歌曲推開院門,看到院子裡面一片狼藉的模樣嚇了一大跳,喊道:「李牧羊李牧羊----」

李牧羊從裡屋走出來,問道:「怎麼了?」

「院子里的桌子怎麼了?」李思念指著周邊少了好幾個角的青金石桌問道:「好好的桌子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也不知道。」李牧羊走到外面,裝模作樣地打量了一番,說道:「怎麼會這樣?難道桌子被雷劈了?」

「怎麼可能?」李思念沒好氣地說道:「好好的桌子怎麼會被雷劈了呢?」

「好好的人都能夠被雷劈了,別說是一張桌子了。」李牧羊反駁著說道。

李思念眼睛瞪圓,盯著李牧羊看了一陣子,說道:「你當真不知道?」

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好吧好吧,我向你坦白,是我用手掰壞的----我趴在桌子上寫字,也不知道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