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二十二章、傷口詭異!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人來接她她乘坐的那輛車,怕是母親麵包店的十年收入吧?」 「哥」 「我沒事。」李牧羊伸手摟著妹妹的肩膀,說道:「你想啊,以前的我有機會和崔小心做朋友嗎?」 李思念搖了搖頭。...

?

第二十二章、傷口詭異!

「張小軍同學,我們一起去廁所吧?我不接受。李明,我們中午去吃錦江菜好不好?我不接受。陳沖,幫我帶一些零食回來對不起,我不接受。更搞笑的是,我們班的王平上課睡覺,老師讓他起來回答問題,他趴在桌子上說我不接受。可把老師給氣壞了,揪著他的耳朵就把他給扯了出去咯咯咯,哥,你知道你在學校里有多大的影響力了吧?可惜你現在不去學校,不然的話很多人會把你當成他們地偶像的。」

李牧羊沒想到那次風波還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搖頭說道:「錯就是錯,對就是對。我上課睡覺的時候,老師讓我出去,我也從來沒有反駁說些什麼。因為我知道那是我做錯了,我的狀態會影響到別的同學,我的行為是對老師的不尊重」

「只是那次被誣作弊事件,確實讓我心裡很委屈。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還是把重心放在怎麼樣把成績給補上去吧。雖然我現在可以學一些東西,可是底子實在太弱。小心幫我從初一的課程開始補起,對她來說也很辛苦。時間上怕是也來不及」

「哥,我還想問你呢。」李思念拉著李牧羊的胳膊,說道:「小心姐姐說有很多東西她沒有教過,但是你卻偏偏會解答不學而知,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以前你都是在偷偷學習?」

李牧羊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總覺得腦海里多了許多莫名其妙地東西。有時候感覺自己就像是已經活過了一世一樣,很多第一次見到的東西就能脫口而出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背#景來歷。就像是課本上的那些習題,有些是小心給我講過的,但是有些卻是我腦海里已經存在的雖然思考的過程艱難了些,隱藏地也深了一些,但是終究是可以把它翻找出來。」

「難道你被神仙附體了?」李思念笑嘻嘻地說道:「神仙怎麼這麼傻?附身在一個黑炭身上?」

「」

「好啦好啦,我哥哥是黑人當中最帥的」李思念打量著李牧羊的臉頰,說道:「其實你的五官輪廓挺好,這是遺傳了爸媽的優良基因。你看看本姑娘長這麼漂亮就知道了。等到你膚色變白之後,還會是一個大帥哥呢。要不,下次你出門之前我幫你敷一層粉?」

「那得塗抹全身才行吧?」李牧羊苦笑不已。「先不說我出門一趟你得浪費多少瓶面霜,就是鋪滿全身也得好幾個小時吧?」

「鋪臉就行了。誰要給你鋪滿全身啊?」李思念沒好氣地說道。「哥,你別打岔,咱們還是接著聊正事」

「」李牧羊一臉委屈,自己什麼時候打岔了?

「哥,本來這些話我不想和你說的,至少不應該這個時候說,可是我覺得早說早好,免得以後要承受更沉重的打擊小心姐姐的學習成績你是知道的,她的目標是西風大學,以我對她的了解,這也確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你呢?你能去西風嗎?你能跟著去天都嗎?就算是去了天都,就算是你考上了西風大學他們那樣的家世,我們這樣的身世,你又有任何希望嗎?「

「我知道。」李牧羊沉聲說道。

「什麼?」李思念瞪大眼睛看過來。

「你說得我都明白。」李牧羊咧嘴笑了笑,出聲說道:「剛才出去送她的時候,我看到有人來接她她乘坐的那輛車,怕是母親麵包店的十年收入吧?」

「哥」

「我沒事。」李牧羊伸手摟著妹妹的肩膀,說道:「你想啊,以前的我有機會和崔小心做朋友嗎?」

李思念搖了搖頭。

「對啊,以前我連和她說話做朋友的機會都沒有,但是現在卻做到了,而且每天還能夠讓她幫忙補習功課和以前相比,已經改變了許多,是不是?」

「嗯。」李思念認真地點頭,說道:「哥,你會變得越來越聰明,也會變得越來越帥,到時候小心姐姐說不定就愛上你了呢。」

李牧羊認真地點頭,說道:「那是當然。到時候我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兄妹兩人相視大笑,李思念笑得心痛,李牧羊笑得哀傷。

其實那句話一點兒也不好笑。

李思念從床上爬了起來,看著哥哥李牧羊說道:「哥,夜深了,我回房睡覺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小心姐姐還要來給你補習功課呢。你到時候可不許打磕睡。」

「好。晚安。」李牧羊笑著說道。

李思念擺了擺手,然後轉身離開李牧羊的房間。

李牧羊躺在被窩裡久久難眠,心情也變得越來越煩躁起來。

他起床放了一大缸水,然後把自己的身體浸泡在熱水裡面。直到這個時候,他的心情才覺得舒暢一些。

上課睡覺,回家泡澡,這是李牧羊做得最多的兩件事情了。

他的右手因為被洞穿還包著紗布,所以沒辦法把右邊的胳膊放進水裡。這給他稍微帶來一些不便。

李牧羊看著自己的胳膊,這隻原本手無縛雞之力的拳頭把張晨打飛了,把殺手烏鴉也給打飛了。要知道,當時烏鴉手裡的刀子銀光暴漲如一把巨大的光劍

他的拳頭迎著劍光而去,難道不應當是自己的拳頭被利刃切斷嗎?怎麼會一拳把烏鴉給打得飛起?

李牧羊看著自己的拳頭髮了一陣子呆,一股強烈的好奇心驅使,他準備剝開外面的紗布看看自己的傷勢現在怎麼樣了。

紗布被一層層解開,裡面的瘀黑血跡也越發的濃厚。

當他把紗布摘掉,他的那隻受傷的手掌就呈現在眼前。

他把手掌放在熱水裡面洗凈,然後放到燈光下查看。

完好無損!

他記得清清楚楚,自己的手掌被殺手的利刃給刺穿。

可是,現在怎麼什麼痕都沒有了呢?

沒有傷口,沒有疤痕,就是一點紅印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兒?」李牧羊驚呼出聲。

他從浴缸里跳了起來,取了鏡子仔細查看翻找。

當時殺手明明把一個果盤扣在自己的腦袋上面,李牧羊被砸得鮮血淋漓,現在額頭上竟然找不到一絲一毫的傷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直到這個時候,李牧羊才真正地意識到他的身體有了一些詭異難測的變化。

「我要變身了。」李牧羊這樣對自己說道。

李牧羊清晨五點多鐘就起床了,自從上次受傷之後,他就改掉了每天早晨睡懶覺的壞習慣。

或許是以前睡得太多的緣故,現在每天只需要睡上幾個小時就會讓他精神抖擻。

簡單地梳洗一番,學著妹妹每天練習的《破體術》姿勢在房間走了幾圈,然後便抽出書本坐在窗前默讀。

七點鐘,父母起床。父親穿著單衣在院子里鍛煉身體,母親在廚房忙活做一家人的早餐。

七點半鐘,妹妹李思念的房間才傳來動靜。

李牧羊笑了笑,一家人的生活這才真正地開始了。

都是很瑣碎的一些小事情,卻讓李牧羊感覺到幸福而充實。

在他疾病纏身,睡神附體的時候,他很少有這樣的心境和心情來打量周圍發生的一切。

此時此刻,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擁有的如此之多。

崔小心依然每天來給李牧羊補習功課,依然和放學回來的李思念說笑聊天分吃水果,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那天晚上的見聞以及和李思念的一番聊天,讓李牧羊認識到自己和崔小心的差距實在太過巨大。

他現在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全部都用在了補習上面,他需要在這最有限的時間裡掌握最多的知識。

在學習之餘,他偶爾抬起頭來和崔小心的眼神對視,微笑感受著她淺淺的笑意,那個時候的他心中也不由浮現起這樣的念頭:少男少女並肩走在西風大學的未名湖畔,那時候殘陽似血,將他們相互依偎的身影給無限拉長,就像是一直可以延伸到世間的盡頭。

他只是隱藏地更深了而已。

今天崔小心沒有過來,這是提前一天就說好了的,說是家裡有長輩要去永慶寺禮佛,她需要陪伴而行。

李牧羊在家裡做了一張試卷,突然想起崔小心說過有一本參考書非常重要,讓他一定找來看看。

李牧羊立即出門,朝著戶部巷盡頭的書店走過去。

書店古樸簡陋,看起來很有些年頭。一個身穿對襟大褂的老人坐在門口抽水煙曬太陽。

「老闆,請問有《子語》這本書嗎?」

「自己進去找。」老人頭也不抬地回答著。

李牧羊進了書店,然後便在書架上面一排排地翻找。

「你覺得讀書有用嗎?」一個聲音在他身後突兀地響起。

李牧羊轉身,看到是一個風度翩翩地公子哥站在李牧羊的身後。

「你是在和我說話?」李牧羊掃視四周,不確定地問道。

「當然。」公子哥一臉笑意地說道:「你說,讀書有用嗎?」

「有用。」李牧羊回答著說道。雖然他不清楚這個奇怪的人為什麼向他問出這麼奇怪的問題。

「書中自有,書中自有顏如玉,經商出仕,登高望遠。讀書有大用。」公子哥笑容高深莫測,說道:「但是,有時候讀書也只會給人帶來災難。你覺得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