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十八章、疑似早戀!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崔小心卻輕易做到了。這讓她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好幾次在浴室的鏡子里打量自己的臉蛋和身材自己的胸部也不小埃 李牧羊的母親羅琦每次從麵包店回來,都會給崔小心帶各種各樣的糕點。看到崔小心喜歡吃哪...

?

第十八章、疑似早戀!

李牧羊離開了。

在他向班級里所有的同學證明了自己沒有作弊,在趙明珠老師向他道歉之後離開了。

「我不接受。」

這是他的反擊,也是他不甘的怒吼。

他需要一個道歉,因為只有對方道歉才能夠說明她做錯了。

但是,他沒辦法接受這個道歉在他懷揣著希翼和夢想,想要在自己的老師和那些經常嘲諷恥笑自己的同學面前好好地表現一番,他想要告訴他們,我不是沒有努力,我也不是天生廢物,我也想要學好,我也可以學好

結果得到的是什麼樣的待遇?

被污作弊!

正如他所說的那樣,這是想要殺死自己埃

又有多少曾經天真簡單的少年,被老師一句話而毀掉了一生走入極端?

李牧羊走了好久,教室里仍然陷入死一般的安靜。

趙明珠的臉上都能夠擰出水來,盯著李牧羊離開的方向久久地沉默不語。

這個學生的行為無疑是在她臉上狠狠地抽了一記耳光,同時也是給她的人生上了重要的一課,鮮血淋漓讓人永生難忘的一課。

她看著門外的時候,教室里所有的同學全都看著她。

他們的心情很複雜,有人同情李牧羊,也有人偏向於趙明珠趙老師都道歉了,為什麼李牧羊還不依不饒呢?

他們覺得自己悟出了一些什麼,但是認真思索的時候,那念頭就像是一尾狡猾的游魚似地鑽進了茫茫腦海,讓人難尋蹤跡。

多年以後,當他們回想往事,這一幕再次浮上心頭時,那個時候的他們才真切地體會到在這個平凡的日子裡他們到底見證了什麼。

那是一次華麗脫變,是內心的涅磐重生。

當趙明珠轉身看向教室里時,所有的學生都驚慌地低下腦袋假裝答卷。

可是,激蕩起伏的心情卻久久地沒辦法平息。

趙明珠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卻像是被什麼給堵住了似的。

「好好答題。」趙明珠這樣對學生們說道。

崔小心把鋼筆裝進筆盒,然後提著試卷朝著講台走過去。

趙明珠滿臉笑意地看向崔小心,笑著說道:「檢查過了嗎?可不能有絲毫馬虎。」

「檢查過了。」崔小心回答著說道,轉身朝著教室外面走去。

她的身體單薄,在明媚地陽光照耀下那雪白地皮膚看起來幾乎就像是透明的。

「崔小心」趙明珠急聲喊道。「你忘記寫名字了。」

崔小心沒有轉身,說道:「趙老師覺得試卷是誰答的,那就寫誰的名字吧。」

「」

時辰正好,陽光正烈。

李牧羊和崔小心並排走在校園的樹蔭底下,蟬鳴聲此起彼伏,就像是在給他們倆人的步伐伴奏。

「你不該出來的。」李牧羊出聲說道,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寧靜。「高考臨近,每個人都進入最後的衝刺階段」

「我說過,我已經準備好了。」崔小心聲音清脆地說道。

「多學一些總是好的,這一段時間老師肯定不停地划考試重點,如果你不在的話,不是錯過了那些題目嗎?要是因為我的事情耽擱了你的高考」

「不可能。」崔小心乾脆利落地打斷李牧羊的話,說道:「我一定會進西風大學。」

李牧羊咧開嘴巴笑了起來,他心裡由衷地替自己的朋友高興,說道:「這麼自信,看來你確實是準備好了。」

「我不喜歡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行為,因為那樣的不確定性太多,這會讓我很沒有安全感」崔小心說道。頓了頓,側臉看著走在身邊的李牧羊,「不過,你是個例外。」

「嗯?」

「李牧羊,你一定清楚你的進步是多麼的驚人。我給你補習的時候就被你給嚇到了,今天趙老師會有那樣的懷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我還是不喜歡她這樣的行為。而且言語也實在惡毒。」

李牧羊輕輕嘆息,說道:「或許是因為長相的原因,我從來都不討人喜歡。原本想著好好地表現一番,能夠讓趙老師刮目相看。她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拍拍我的肩膀,說道李牧羊好樣的班級裡面的同學也能夠對我露出笑臉,他們說李牧羊,沒想到啊你小子藏這麼深。我只是想讓他們知道,我是和他們一樣的,我並不是一個智障,並不是只知道睡覺的豬玀」

崔小心沉默不語。

她能夠體會李牧羊此時此刻的心情。

他終究也只是一個孩子,而且是一個『窮』孩子。他羨慕其它的同學有漂亮的衣服,有好玩的玩具。他終於等到了那麼一天,抱著自己的新玩具想要在同學面前炫耀一番,想要告訴他們說你看我也有玩具,結果其它人都指責他的玩具是偷的,那個孩子能不傷心難過嗎?

沉默良久,崔小心出聲問道:「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準備在家自習。」李牧羊說道。「我想過了,就算是留在教室,也沒辦法學到更多東西。今天趙老師懷疑我作弊,下次陳老師和姜老師要是也這麼懷疑呢?既然這樣,不如在家裡安心學習,等到考試的時候再去學校吧。」

「好。我陪著你。」崔小心出聲說道。

「什麼?」

「我承認,你的學習能力驚人。但是,怎麼學,學些什麼,還是需要有人在旁邊幫忙指點的你的底子太薄弱,想要把以前的知識點全都補回來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讓你知道哪些是應該學的,哪些是可以暫時丟棄到一邊的。那樣的話,你才能夠把有限的時間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面去。」

「崔小心同學」

「不要太感動。」崔小心出聲說道。她的雙腳踩在地上的光線條紋上面,那雙白凈的帆布鞋就被染上了無數的星星點點。「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什麼?」

「只是期盼,下次我請你看電影的時候,望君不要殘忍拒絕。」崔小心的嘴角微微的揚起,展示一個優美迷人的弧度說道。

「」

父親李岩去學校給李牧羊請了個假,不知道出於哪方面的考慮,學校很容易就批了。

李牧羊在家複習,崔小心每天到李家小院進行一對一輔導。

李思念是最高興的了,只要一放學回來就端著一盤子水果或者薯條瓜子什麼的在旁邊嚓嚓地吃個不停。

她對李牧羊見色輕妹的行為很不滿,因為以前她也耗盡心思地想要幫李牧羊補課,想要幫哥哥把學習成績給提上來。但是每次當她講到口乾舌燥的時候卻聽到李牧羊的呼嚕聲音。

她做不到的事情,崔小心卻輕易做到了。這讓她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好幾次在浴室的鏡子里打量自己的臉蛋和身材自己的胸部也不小埃

李牧羊的母親羅琦每次從麵包店回來,都會給崔小心帶各種各樣的糕點。看到崔小心喜歡吃哪種,第二次就會多帶一些。

羅琦正在廚房裡做飯的時候,丈夫李岩走了進來。

「回來了?」羅琦一邊和丈夫打招呼,視線卻通過廚房的窗戶看著外面正在補習的兩個孩子,眼裡有著濃烈地化不開的溫柔笑意。

「是的。」李岩朝著外面看了看,說道:「那姑娘又來了?這不會是早戀吧?」

「要真是早戀就好了。」羅琦嘆息著說道:「多好的姑娘啊,長得漂亮不說,難得的是氣質也很好,學習好,性格好,而且很有教養,每天都來幫助牧羊,卻從來不願意留在我們家吃一頓便飯這樣的女孩子要是不能夠提前預定,怕是以後就沒我們牧羊什麼事了吧?」

「可是這種事情也輪不到我們做主,牧羊畢竟是」李岩出聲說道。

「閉嘴。」羅琦眼神兇狠地盯著自己的丈夫,就像是一頭護崽的惡狼。「李牧羊以前是我的兒子,以後也是我的兒子。以前他們不要,以後誰也別想把他從我身邊搶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