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十六章、言語殺人!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學生是靠作弊抄襲取得這樣的進步和成績,我除了對他的學習態度失望之外,還會對他的人品失望在我看來,這樣的學生才真正地無藥可救了。我為有這樣的學生感到羞恥。」 趙明珠已經決定了,把他趕出去。通過這...

?

第十六章、言語殺人!

作弊!

任何了解李牧羊一貫成績再看到這張試卷的人都會生出這樣的想法。

以前的李牧羊除了能夠把選擇題給胡亂地填填之外,其它的部份幾乎都是空白狀態。可是,這一次交上來的卷子不僅僅大部份都做完了,而且更糟糕的是竟然全都做對了。

要知道,趙明珠之前嘴上說這次的題型不難,都是以前做過的,可是她心裡很清楚,這一次摸底考試的題目相當有難度,甚至她還特別設置了幾道高考常用的陷阱題。

李牧羊就連陷阱題也都完美地解答了,他給出來的答案甚至比自己心目中裝著的正確答案還要更加正確一些。

這不是作弊是什麼?難道不學無術的李牧羊比自己這個從業二十年的老師還要更加淵博一些?

現在正是考試時間,大多數同學正在爭分奪秒伏案答題。除了在李牧羊交卷的時候,他們抬頭打量了一眼鼻孔發出嗤之以鼻的聲音之外,其它時候只能把精力放在自己的試卷上面。他們現在連嘲笑李牧羊的功夫都沒有。

這一次的題目很難,這一次的題量很大,除了自暴自棄地李牧羊之外,他們一時半會兒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解答完的。

就連班級裡面的第一名崔小心也是剛剛答完最後一道題,把筆擱在桌子上開始檢查試卷。

聽到趙明珠那一聲怒吼后,所有人全都驚愕地抬頭看向了講台。

嘩啦

趙明珠用屁股把椅子頂開,抓著李牧羊的試卷站了起來,眼睛兇惡地盯著李牧羊,喝道:「李牧羊,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聽到趙明珠的質問,所有人的視線又一致轉移到了李牧羊的臉上。

他們滿臉的幸災樂禍,心想,你的學習成績怎麼樣全班人都知道不,整個復興中學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作弊又有什麼意義?

再說,二十分和三十分有什麼區別?

只有崔小心一人神態悠然地檢查自己的試卷,都沒有朝著這份熱鬧看上一眼。這樣的結果她早就已經預料到了。

李牧羊已經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抬頭看著趙明珠說道:「趙老師,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你不明白?」趙明珠冷笑出聲。「你怎麼會不明白?你答的所有問題全都對了,你給我一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全都對了嗎?」李牧羊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心裡懸著的那塊大石也落了下來。有很多問題他在解答的時候感覺自己見過,但是那份記憶又很遙遠模糊,他自己也不能夠確定自己是不是答對了現在趙明珠老師說全都對了,那就證明這次自己可以考一個很不錯的成績了。

「李牧羊」趙明珠抓起板擦,又想敲擊講台桌板了。但是想起自己上次把板擦敲裂的事故,她又強行忍下了這樣的野蠻行徑。她實在不願意再讓自己的名字和李牧羊聯繫在一起了。「我讓你給我一個解釋,你以為這樣避而不答我就會放過你?」

「老師」李牧羊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說道:「我只是答對了問題而已,為什麼需要給你解釋?解釋什麼?因為我努力了,所以我答對了?」

「啪」

趙明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厲聲喝道:「李牧羊,你當我們全都是白痴嗎?這次的試卷是我出的,題型是我選的,到底有多少難度我比誰都清楚你不僅僅提前一個小時交卷,而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題目全部解答,每一道解答的題目全部正確。」

趙明珠掃視了全班同學一眼,語帶嘲諷地問道:「你們相信嗎?反正我是沒辦法相信。」

全場嘩然!

「不會吧?李牧羊竟然答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題目?我一刻都沒有鬆懈,還有一半沒有做完呢」

「全部正確?他這是騙鬼玩呢?以他的成績怎麼可能?」

「這傢伙真是傻得冒泡,就算是作弊也要故意錯上幾題啊,沒有一點兒作戰經驗」

崔小心終於抬頭看向講台,秀氣的眉毛微微擰起,就像是被窗外的清風吹皺。

打量了一番李牧羊的表情,再一次低頭做自己的事情。

「趙老師」李牧羊坐在椅子上面,原本漆黑乾瘦的身板挺得筆直。在這一刻,那些一直忽略他樣貌或者對他的長相已經有了固定認知的同學才發現,李牧羊好像長高了一些,身板結實了一些,就連膚色也沒有之前那般黑得發亮。

他變成了一個有精神有尊嚴的少年,而不再是之前那個被他們羞辱打擊的畸形怪物。

一棵枯萎的樹苗突然間開出了新芽,竟然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這一刻,李牧羊的表情無比的嚴肅,就像是在說著一樁天大的事情。對一個學生來說,被老師冤枉考試作弊,本來不就是天大的事情嗎?

「你的學生回答對了問題,和以前相比他有了很大的進步,做為他的老師,你不應當為他感到高興嗎?」

「如果是勤奮努力地學習,一步一個腳印取得這樣的進步和成績,我自然會替他高興。但是,那個學生是靠作弊抄襲取得這樣的進步和成績,我除了對他的學習態度失望之外,還會對他的人品失望在我看來,這樣的學生才真正地無藥可救了。我為有這樣的學生感到羞恥。」

趙明珠已經決定了,把他趕出去。通過這次作弊事件把他趕出去。她不想再讓他留在教室,不想讓這個害群之馬再影響其它同學的學習。現在距離高考滿打滿算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她和她的學生們要充分地利用好這短暫的時間,不能再為這個廢物動氣或者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

趕出去!

做出了這樣的決定,趙明珠反而安靜了下來,擺了擺手,說道:「李牧羊,你也不用說了。把你的東西收拾收拾,去學校教導處等著吧。一會兒會有處理結果。現在是考試時間,不要打擾其它學生的答卷。」

「趙老師」李牧羊的眼眶有一絲紅潤,就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地沙啞。那是氣憤,那是委屈,那是被人冤枉無可訴說的寒冷。

從小到大,除了父母和妹妹,沒有人親近他,沒有人愛護他,沒有人突然衝上來搭著他的肩膀說『哥們放學一起去遊戲廳』。

他總是一個人,就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人。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對立面,站在遠處對著他指指點點說:你們看,那是個怪物。

他不是怪物,他只是一個孩子,是一個少年人。

他也渴望朋友,渴望被人認同。渴望上課的時候有人給他傳紙條,渴望放學的時候有人搭著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吃綠豆冰甚至那些學生傳紙條的人選都刻意把他避開,好像他摸了一下那張紙條裡面的字跡就會消失不見一般。

他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要這麼殘酷對待?這對他不公平。

「趙老師」李牧羊倔強地仰著臉,那樣就不會讓那在眼眶裡彙集而成的淚滴滑落下來。不然的話,那些傢伙就會說快看啊李牧羊哭了我們班的那個黑炭哭了

李牧羊從來都沒有哭過,既使是被那些人按在地上強行騎羊的時候也沒有哭過。

這是他唯一能夠為維護自己尊嚴做到的事情。

「趙老師,就算是你懷疑我考試作弊,是不是應該先進行考核確認,然後再做出這種誅心的結論?」李牧羊看著趙明珠,一字一頓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話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

李牧羊的聲音凝噎,他擔心自己說不下去了,他擔心自己堅持不下去了:「趙老師,你這等於是殺了我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