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四章、快考考我!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1-18 10:02  |  字數:3448字

?

第十四章、快考考我!

游魚戲水,彩鳥輕鳴。晨露滴落,有花綻放。

李牧羊今天起得很早,清晨六點鐘起床仍然覺得精神抖擻。這和他之前每天七八點鐘被妹妹從床上拉起來,連早餐都顧不得吃抓著一塊麵包塞進書包腦袋昏昏沉沉跑到學校有著天壤之別。

做了最後一次身體檢查後,醫生把他腦袋上的紗布給拆了下來。

李牧羊按了按亂如鳥巢一樣的頭髮,看著認真端詳著他頭頂傷口的醫生問道:「陳醫生,我的傷沒問題了吧?」

「沒問題。」陳醫生搖頭說道。「早就沒有問題了。」

「這幾天辛苦陳醫生了。」李牧羊一臉感激地說道。雖然說住院是要花錢的,但是陳醫生對自己確實是無微不至的照顧。李牧羊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也是一個很缺愛的人,別人的一點兒付出都能夠讓他感動不已。

「不辛苦。」李醫生伸手拔開李牧羊的頭髮,問道:「我記得你的腦袋上面當時有一個口子吧?」

「應該是這樣。」李牧羊點頭說道。他當時被水果托盤給砸傷,腦袋上面還流了不少血。

「口子呢?」李醫生問道。

「什麼?」

「口子不見了。」陳醫生表情凝重地說道。

「----陳醫生,口子不見了,不是證明恢復的好嗎?」李牧羊吞咽了好幾口口水,才強行壓住了心裡的不滿。哪有這樣的醫生啊?怎麼能詛咒自己的病人不要康復呢?口子不見了,當然是因為自己病好了。難道它還能跑了不成?

「恢復是一回事兒。你腦袋上的傷原本並沒有大礙,只是崔小姐要求我們再三檢查,所以才耗費了這麼多的時間----可是,傷口不應該消失不見的,總該會留有疤痕才對。」陳醫生滿臉疑惑地說道:「現在連一點兒傷疤都看不到,甚至我現在都忘記之前傷在了哪個部位----這恢復速度實在是過於驚人。」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咧嘴笑了起來,說道:「可能是我體質好,還有陳醫生捨得給我用好葯,所以就恢復的比較快一些。」

陳醫生也只能接受這個解釋,說道:「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其它的手續會有專人來處理,你不用理會。」

李牧羊知道崔小心為了感激自己的救命之恩要幫忙出醫療費用的事情,也不會為了這件事情和她矯情,說道:「那陳醫生,我們再見。」

陳醫生擺了擺手,說道:「還是不要再見了。醫院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送走了陳醫生之後,李牧羊去沐浴間洗了個澡,換了身準備好的乾淨衣服。

他的右手上面仍然包著紗布,醫生說那裡受傷太重,屬於洞穿傷,一時半會兒還不能拆除,不過每隔七天要來換一次葯。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李牧羊覺得有些陌生。

以前的自己漆黑如炭,就像是一塊百分百無雜質的墨石。

很多時候李思念和他一起逛街的時候,突然間讓他站著不動,然後從包包里取出化妝盒對著他的臉補一下唇膏-----

現在的李牧羊感覺自己雪白了一些,不,是枯黃了一些。深邃的古銅色,看起來就像是在太陽底下爆曬過一番。

他的皮膚一如即往的好,就像是在陽光下照射流光溢彩的金屬。

他對自己的這個變化非常滿意,甚至想著以後每天晚上回去都要做一個藥用紗布面膜-----說不定日久月累,自己身體裡面的黑色素全部都被吸收掉呢?

他再次看向自己的手臂,除了膚色稍有變化之外,其它看不出任何異樣。

可是,那些不平凡的事情自己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管是一拳打飛張晨還是一拳打飛黑衣殺手,這樣的實力都是自己以前不具備的。

還有,那些稀奇古怪的念頭,還有一些斷斷續續彷彿隔了好幾個世紀的模糊信息,以及讓崔小心驚艷的解題方法,都是從哪裡來的?

李牧羊可以用自己的人格和尊嚴來擔保,他會的那些自己從來都沒有學過。

「難道說,自己就是被命運女神選中的屠龍少年?」

想到這種可能性,李牧羊的心中當真有一點兒小激動呢。

八點鐘的時候,崔小心和李思念一起來到了李牧羊的病房。

李牧羊看著手拉手走進來的兩人,奇怪地問道:「你們倆怎麼走到一起了?」

「昨天晚上我們約過啊。」李思念一幅『你是個白痴』的鄙視表情。「我們約好了今天一起來接你出院。」

李牧羊苦笑,說道:「我就是好奇地問一下而已,你用得著這麼得意嗎?我都收拾好了,是直接去學校吧?」

「當然。」李思念點頭說道。「快要高考了,你可不能再曠課了。萬一老天不長眼,所有的選擇題都讓你蒙對了呢?你想想,就連雷都能劈中你,這種事情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崔小心眼神古怪地看著李思念,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

李思念以為崔小心是在責怪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打擊哥哥的信心,甩了甩她的手,說道:「小心姐姐不要擔心,我和哥哥這樣說話都已經習慣了----他的扛打擊能力超強的。你要不要試試?」

「-------」

看到崔小心不願意試,李思念就對著李牧羊招了招手,說道:「走吧,去學校。」

然後,她一臉傲嬌地拉著崔小心地手就走了出去。

李牧羊無奈,只得自己把書包和換洗的衣服以及一些沒有吃完的水果給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