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九章、捨生忘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截下櫻花斬已經覺得很受侮辱了,就連自己的狙殺目標也開始做出激烈的反抗動作。這讓他很難接受。 他是一個殺手,他也是一個藝術家。 他喜歡自己的工作,他希望自己殺人的時候對方沒有任何痛苦,甚...

?

第九章、捨生忘死!

嚓!

鋒刃割破皮肉的聲音清脆悅耳,就像是清風翻動紙張的聲音。

烏鴉是一個殺手,而且是一個高手。所以他從來都不會失手。

一尺多長的水果刀刺進肉里,然後沒有任何阻攔的向前推進,直至刀柄位置停止。

他一刀刺穿了李牧羊的手掌!

「我他媽的」烏鴉在心裡罵道:「我怎麼會刺穿那個黑炭的手掌呢?」

他懊惱地想著,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他已經用水果托盤砸在那個混蛋小子的腦袋上,按照他的預估,那傢伙應該頭破血流的倒地不起才對。

他那一刀瞄準的目標也是崔小心的脖子,因為只有她才值得殺手烏鴉親自出手。普通人的血只會玷污他的手掌和衣服。

他是一個很挑剔的殺手!

可是,他手裡的水果刀怎麼就偏偏刺進了那個廢物少年的手心裡?這不是他想要的幸福。

皮肉破裂之處,鮮血順著刀刃洶湧滲出。

直到那鮮紅的血水落入眼前,李牧羊才能夠確定自己擋下了那一刀。

他咧開嘴巴笑了起來,得意地說道:「我擋下來了」

他竟然沒有感覺到疼痛,整個人還沉溺在自己替崔小心擋了一刀救下崔小心一條性命的喜悅之中。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的,就像是烏鴉不知道自己那一刀為什麼會刺進他的手掌一般。

他就是那樣毫不猶豫地撲了上來,伸手朝著烏鴉手裡的那把匕首抓了過去。

然後,匕首就到了他的手裡。

哦,不,是手心裡。

李牧羊不明白這其中的問題關鍵,但是,烏鴉是懂得的。

正如他之前所看到的那樣,李牧羊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是一個情緒稍微激動一些就氣喘吁吁額頭出汗的廢物傢伙。

可是,他是烏鴉,是鳥王,是帝國排名前二十的殺手。按照他對自己的定位,至少是應該進前十的強勢人物。

他那一刀用的是『櫻花斬』,一刀刺出,會旋轉出一個仿若櫻花花瓣的飛旋,然後在目標本體上面雕刻出一朵櫻花出來。

那個時候,因為他的速度太快,動作又過於敏捷,甚至對方還沒有感覺到身體上面的疼痛。直到有細微的血絲從那些傷口處分泌出來,那朵櫻花才真正地大功告成呈像出來。

他對自己的櫻花落有信心,他更對自已出手的速度有信心。

可是,怎麼就是被這樣一個廢物少年把刀子給抓在了手裡?

「我擋下來了。」

聽到李牧羊的話,烏鴉更是覺得這是對自己的挑釁。這是自己殺手生涯之中最大的恥辱。

「你擋不下來。」烏鴉聲音冰冷地說道。

說話的同時,他已經把那把水果刀從李牧羊的手心給拔了出來。

刀子出來了,同時帶出來的還有大股的鮮血。

直到這個時候,李牧羊才發出因為疼痛而慘呼的聲音。

他的手掌中間出現一個孔洞,那個孔洞就像是正在釋放出痛苦的黑洞,把他的整個身體都吞噬進無盡苦難的地獄裡面。

因為過於疼痛,李牧羊的身體都在一陣陣的抽搐。

烏鴉再次出刀朝著崔小心的脖頸刺去,仍然用得是他最喜歡也最有審美情趣的『櫻花斬』。

李牧羊的身體再次前撲,又一次把烏鴉手裡的匕首給抓在了手裡。

「咯」

烏鴉的心臟猛地一跳,瞳孔脹大滿臉驚恐地盯著李牧羊。

如果說第一次是運氣,是偶然。但是第二次又是怎麼回事兒?

這一次他特意加快了速度,而且對李牧羊已經有了極重的防備,他仍然破解了自己的櫻花落,把自己的匕首抓在了手心雖然是很愚蠢地用自己的手掌來攔截匕首的鋒銳。

但是,這已經足夠引發烏鴉的懷疑:這小子不會是個隱世高人吧?或者說是隱世高人的弟子?

早就聽說帝國的江南城屹立千萬年而不倒,一直保持著熱鬧繁華的盛世景象。藏龍虎,底蘊深厚。難道說自己就不小心碰到了這麼一個?

「李牧羊」崔小心驚呼出聲。抓起面前的咖啡杯就朝著烏鴉的臉上砸了過去。

烏鴉一拂衣袖,那潑出來的咖啡水漬竟然就化作一團熱氣而憑空消失。咖啡杯被勁氣抽了回去,轉變方向朝著崔小心的身體砸了過去。

從行刺到現在,這一幕電光火石間發生。快得讓旁邊的客人們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直到咖啡杯砸在牆壁上摔得粉碎,那些客人們才驚呼著想要逃跑。

「殺人了,殺人了」

「報警,快去叫憲兵隊」

「別殺我,我什麼都沒看見,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嘴角有一顆紫色的痔」

「找死。」烏鴉被崔小心的反擊給激怒了。

他被那具貌不起眼好吧,不得不承認,李牧羊還是黑得很耀眼的。被那樣一個廢物傢伙連續兩次攔截下櫻花斬已經覺得很受侮辱了,就連自己的狙殺目標也開始做出激烈的反抗動作。這讓他很難接受。

他是一個殺手,他也是一個藝術家。

他喜歡自己的工作,他希望自己殺人的時候對方沒有任何痛苦,甚至在停止呼吸前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被殺了他希望他們的臉上還保持著笑容。他對自己的專業水準要求很苛刻,但是今天的出師不利已經完全破壞掉了他心中的美感。

他後悔自己今天出門工作的時候沒有看一眼黃曆,不然的話他一定會選擇一個更適合的時間。如果他稍微看上那麼一眼的話,帝國黃曆上面一定寫著:今日忌殺人。

烏鴉低聲喝道,他身上的咖啡館侍者制服無風激蕩,他手裡的小小水果刀竟然爆漲出一米多長的白色氣芒。

那把水果刀變成了一米多長的巨劍,然後他舉著巨劍朝著崔小心劈了過去。

一氣劈華山!

他要把崔小心給劈成兩半。

如果那個廢物少年膽敢再次伸手攔截的話,他要把那個白痴小子也一樣的劈成兩半。

這一次,他開始期待李牧羊捨身而出了。

一刀斬二人,就當是斬了那位千金大小姐同時搭送的一個零頭。

不然的話,沒有人會關心那樣一個傢伙的死活。

他也根本就不配死在自己的刀下。

「你不能殺她。」李牧羊嘶聲吼道。

他的眼睛血紅,雙眼瞳孔再一次被那紅雲包裹。

他那隻被洞穿的右手手背上面再一次生出鱗片狀的物體,只不過比在落日湖時要更加的清晰厚實一些。落日湖之時還是透明狀態,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但是這一次卻變成了半透明的狀態,裡面有著灰色的色素在沉甸,有細小的雲彩和電紋在鱗片上面飛舞奔騰。

李牧羊覺得自己的心裡充滿了暴戾之氣,就像是有人搶走了自己最寶貝的東西。

他想要發泄,想要毀滅。

想要摧毀眼前這個卑鄙地渺小人類。

李牧羊一拳轟出。

他的拳頭朝著那一尺多長的白色劍芒轟出。

白光閃爍,劍氣瀰漫。

整個咖啡館都受到這大力碰撞的勁氣所摧殘,客人的茶杯被吹飛,桌子四腿齊斷轟然倒地。吧台架子上的茶杯、啤酒掉落在地上紛紛破碎,籃框裡面各種各樣新鮮的水果也傾倒在地上四處跳躍翻滾。

烏鴉的身體重重地砸在吧台厚實的橡木柜子上面,喉嚨一甜,嘴角噴出一口殷紅的鮮血。

「你他媽的」他指著正處於狂暴狀態的李牧羊破口大罵:「被設定成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了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