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八章、殺手烏鴉!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定會讀西風大學。」 「」這個女孩子自信的模樣讓人目眩神迷。 「李牧羊,你的答案呢?」 「那就拜託了。」李牧羊沉聲說道。 少男少女相視而笑,有股強烈的曖流在李牧羊的心中激...

?

第八章、殺手烏鴉!

「出生的時候被雷劈?」崔小心瞪大眼睛,驚呼出聲。

因為這件事情太過匪夷所思,即便是性格沉靜見多識廣的崔小心也發出了這樣的驚嘆質疑聲音。

咖啡館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轉移過來,然後大家的表情紛紛變得戲謔詭異起來。

「那小子為了討女孩子的歡心真是不擇手段呢」

「被雷劈了還能活?當我們是白痴啊?」

「也不是沒有可能,不然你怎麼解釋他長得那麼黑」

崔小心也知道自己的聲音太大了一些,會給李牧羊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困擾,面帶歉意地說道:「李牧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覺得這種事情實在讓人很難接受。」

「我明白。」李牧羊點頭,滿心苦澀地說道:「別說是你沒辦法接受了,我都被劈了十幾年,不也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現實嗎?」

「這件事情是真的?」

「千真萬確。」李牧羊無比肯定的點頭。

崔小心相信了,她能夠從李牧羊的眼神里讀到他的坦誠以及痛苦。

可以理解,任誰被雷劈了都不會覺得這是一樁愉快的事情。

「所以你的身體一直都很不好?」

「嗯,據說我剛剛出生的時候全身都是血,差點兒就沒辦法活下來後來我爸媽從外面請了一個江湖朗中回來,就是我說教給我妹妹《破體術》的那個老道士,老道士每天都逼迫著我喝各種各樣的草藥,一直喝了十幾年才把身體給維持成這樣不過也有很多後遺症,我不能喝刺激性的飲料,因為我的心跳很虛弱。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不能做太過激烈的運動,沒辦法學習功夫或者帝國普及的《五禽戲》。」

李牧羊看著崔小心,一臉無奈地說道:「老道士離開的時候說我的腦域受到了衝擊,所以總是睏乏疲憊。這種事情非人力可以醫治,只能夠聽天由命我不是不想好好學習,只是每當我打開書本時,困意就一陣陣地襲來。我試過各種辦法,把自己的頭髮綁起來系在樑上,在自己的大腿上扎針,用清涼油和辣椒水抹太陽穴一點兒用處都沒有。我被困意打敗了,後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我自暴自棄了。」

崔小心對李牧羊充滿了同情,說道:「可是,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如果你不做些準備的話你想過以後的生活嗎?總不能睡上一輩子吧?」

「我想過。每天都在想。可是,能怎麼樣呢?」

「從今天開始,我幫你補習功課。」崔小心咬牙說道:「就在這裡。」

李牧羊擺手拒絕,說道:「崔小心,我非常感謝你的這番好意。但是我不能在這個時候拖累你李思念以前也經常想著幫我補課,想要幫我把學習成績提上來。但是她也失敗了。」

「我不相信。」崔小心一臉堅定地說道。她原本就是一個性格固執的女孩子,只要是她認定的事情就一定不會輕易放棄。「我不信這個世界上會有難以克服的事情。我不信這個世界上有人類難以征服的領域。從今天開始,我就在這裡幫你補習。從最基礎的開始補習你想學什麼我教你,你有什麼不懂的我來解答。即便時間短了一些,但是,總比什麼事情都不做就直接放棄要強上許多。」

「可是我怕」

「沒有可是。」崔小心打斷了李牧羊的話,說道:「不要覺得會影響到我的學習。我已經準備好了,我一定會讀西風大學。」

「」這個女孩子自信的模樣讓人目眩神迷。

「李牧羊,你的答案呢?」

「那就拜託了。」李牧羊沉聲說道。

少男少女相視而笑,有股強烈的曖流在李牧羊的心中激蕩。

這樣的感覺真好。

「小姐,你們要的果盤。」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端著果盤送了過來。

李牧羊看了他一眼,見到是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帥哥,和剛才送來咖啡的不是同一個人,笑著說道:「謝謝。」

他學著崔小心使用的是帝國貴族禮儀,惟妙惟肖,讓崔小心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就像坐在她面前的確實是一位尊貴的帝國騎士一般。

「你點過果盤了嗎?」崔小心出聲問道。

「沒有。」李牧羊搖頭。「難道不是你點的嗎?」

「我沒有點。」

崔小心的小臉瞬間蒼白,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她的反應已經神速,可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那個手持水果托盤的年輕侍者臉上浮現起殘忍的笑意,他的手裡持著那把鋒利的水果刀朝著崔小心的脖頸扎去。

那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只要扎到她的大動脈的話,那個身體還散發著處女清香的漂亮女孩子就將煙消雲散。

她就是自己此次江南之行的目標。

「危險。」

李牧羊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就像是走在荒蕪人煙的荒山裡,有一頭恐怖的怪獸在覬覦著你的感覺一樣。

他的心跳加速,全身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來。

李牧羊坐在崔小心的對面,所以在他看到侍者手裡的水果刀時第一反應就是朝著這個殺手撲了過去。

沒有更好的選擇,他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其它的選擇。

逃避?那倒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可是,這樣的想法根本就沒有在他的腦海里出現過。

他張嘴想叫,卻喊不出聲音。

他的心臟跳的厲害,他甚至擔心它會跳出自己的胸腔。

李牧羊也很害怕,害怕的要死。

可是,他仍然伸開手臂朝著那個殺手撲過去。

他要把他撲開,他想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崔小心的前面。

殺手在出手之前,早就留意到這邊的情況。

除了那位帝國千金之外,就只有一個膚色漆黑地少年人坐在她的對面。

做為帝國排名前二十的殺手,烏鴉有著高超地身手和犀利地眼神。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那個醜陋少年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還要虛弱一些。只不過是說了幾句話而已,他的額頭就出現細密地汗珠,站立時雙腿也在不停地抖動。

他親眼見證了李牧羊挽留崔小心時發生的所有事情。他比所有人都要看得更加仔細一些。

「不知死活的東西。」烏鴉心裡輕蔑地想道。

他原本並沒有打算對李牧羊怎麼樣,畢竟他只收到了一個人的人頭錢。做他們殺手這一行,可沒有買一送一的業務。

在他的預測里,大概這個白痴傢伙在看到自己動手時就已經嚇得癱瘓在那裡動彈不得了吧。沒想到他還能夠在這個時候衝過來玩一出英雄救美。

英雄哪有好下場的?美人哪是那麼好救的?

李牧羊還沒有衝過來,烏鴉就已經把左手裡端著的水果托盤朝著李牧羊的腦袋上面蓋了過去。

水果托盤砸在李牧羊的腦袋上面,李牧羊的身體沖勢被擋了下來。

在把托盤蓋在李牧羊臉上的同時,烏鴉的右手也沒有閑著。

他手裡的水果刀旋出一個漂亮地刀花,朝著崔小心的咽喉滑去。

他要在崔小心雪白#粉嫩的脖頸上面雕刻出一朵櫻花,當紅色血液滲透出來時,那朵櫻花便嬌艷綻放開來。

水果刀乾淨利落的插進了皮肉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