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章、眼淚太咸!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容,聲音嬌嗲柔媚地說道:「要乖乖的,不許再欺負我哥哥哦。」 「你哥哥是誰?」有人問道。 「李牧羊。」 「」 砰! 張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聲...

?

第四章、眼淚太咸!

張晨吐得撕心裂肺,張晨吐得肝腸寸斷,張晨把前天的早餐都吐了出來。

他先是彎著腰,然後是單膝跪在地上,等到實在吐無可吐之後,他的身體癱軟,整個身體都趴在了地上。

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廢人。

張晨鼻涕橫流,嘴角還有汁液殘留,模樣慘不忍睹。

「你你沒事吧?」李思念滿臉擔憂的模樣,眼眶泛紅,眩然欲泣。「怎麼會這樣啊?我很用心煲的湯,難道真的那麼難喝嗎?」

張晨抬頭看向站在面前的小白菜,想要給她一個安慰的笑容,可是現在的他笑起來比哭還難看,聲音嘶啞無力地說道:「你你到底在湯裡面放了什麼?」

「放了什麼?」李思念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認真地想了又想,說道:「放了排骨、當歸、山藥、苦參、魚腥草、夜明砂、五靈脂」

「五靈脂?」張晨的胃部再次抽搐,捂著喉嚨一聲聲地乾嘔,憤怒地說道:「那是那是復齒鼯鼠的乾燥糞便,你竟然把把糞便放在湯裡面?」

「五靈脂也是一種中藥啊,它可用於瘀血內阻、血不歸經之出血,譬如婦女崩漏經多,色紫多塊,少腹刺痛你喜歡打球,身體難免有一些磕磕碰碰的地方,我用五靈脂幫你活血化瘀,這有什麼不對嗎?」

「你你」

張晨手指顫抖地指著李思念,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到偶像吐成這樣,其它的拉拉隊成員圍攏了過來。

「小晨晨,你沒事吧?我好心痛哦。」

「張晨,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喂,你是誰啊?給我們的張晨喝了什麼?」

這些後援們原本就妒忌李思念的漂亮,那種由內至外散發出來的靈動氣質極其誘人。

看到張晨對她特別照顧,拒絕了她們的礦泉水和飲料就已經讓人很不爽了,沒想到喝了她的湯之後竟然狂吐不止,她們自然要站出來發出正義的指責。

「我就是」李思念一臉膽怯的模樣,突然間提高音量,說道:「只是給他喝了一杯大便湯而已。」

「你說什麼?」妹子們憤怒了,準備要上前動手。

李思念的腳尖一挑,被張晨丟到地上的盛湯保溫杯就重新回到了她的手裡。

她有些惋惜地看著上面貼滿大嘴猴貼紙的卡通杯,嘆息著說道:「這是我最喜歡的保溫杯呢,可惜被一頭豬給浪費掉了。」

她握杯的手指頭猛一用力,只聽見『嚓』一聲,那特殊材料製造而成的保溫杯就碎裂成無數片。

嘩啦啦

那些剛剛圍攏過來的女孩子們又潮水般的退開。

李思念把保溫杯的碎渣丟在張晨的身上,用口袋裡抽出一塊手帕仔細地擦拭手上的湯漬。

手帕很白,她的手比手帕更白。

然後,在眾人的眼神注視下,李思念昂著小臉朝外面走去。

走到球館門口的時候,李思念突然間轉身,一臉甜美地笑容,聲音嬌嗲柔媚地說道:「要乖乖的,不許再欺負我哥哥哦。」

「你哥哥是誰?」有人問道。

「李牧羊。」

「」

砰!

張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聲喝道:「李牧羊,你給我起來。」

李牧羊仍然熟睡,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張晨知道李牧羊的習慣,然後更加用力的拍打桌子。

砰砰砰

正是中午課間休息時間,看到張晨帶著一群人衝到李牧羊身邊,班級里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聚集過來。

崔小心正專心致志在看一本經濟學雜誌,聽到大力拍桌子的聲音,抬頭朝著聲源看了一眼,微微挑眉。

倒不是想要去替李牧羊打抱不平的意思,而是不喜歡被這樣的噪音騷擾。

在全班學生的期待之中,李牧羊終於清醒,從書堆後面抬起頭來,看著站在面前的張晨,說道:「你又想來欺負我了?」

「」張晨的眼眶一紅,差點兒沒有當場大哭出聲。

這到底是誰在欺負誰啊?我要是來欺負你我現在看起來是要來欺負別人的人嗎?

他努力地平息著心中的火氣,氣勢洶洶地盯著李牧羊,質問著說道:「李牧羊,你怎麼那麼卑鄙?」

「卑鄙?」李牧羊抓了抓睡亂的頭髮,想讓它們稍微服帖一些。但是那撮頭髮異軍突起極具個性,無論李牧羊如何努力它們都高高地昂著腦袋不肯低頭。

李牧羊只得用一隻手壓著,時間久了自然會把它壓平,以一個可笑的姿勢仰頭說道:「我每天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為睡覺做準備,除了被你們欺負的時候有一些觀賞價值,其它時候沒有任何的存在感。你怎麼好意思用這樣的字眼來形容我?」

「李牧羊,你這個卑鄙小人,你兩面三刀,你扮豬吃老虎」張晨越想越氣,再加上腸胃還在瘋狂地蠕動,他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你明明身懷絕技,卻偏偏裝作一幅弱不經風的樣子。你要當真是這樣,當時游湖的時候你怎麼可能一拳出拳那麼厲害。更可恨的是你讓自己的妹妹讓自己的妹妹去陷害我喝湯」

「李思念?」李牧羊眉頭緊皺,眼神犀利地盯著張晨,問道:「你把她怎麼樣了?」

雖然小丫頭很小的時候就嚷嚷著要保護自己,而且她每一樣都比自己強上百倍。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是自己的妹妹。倘若張晨敢對她使用什麼小手段的話,李牧羊一定會衝上去和他拚命。

「我把她怎麼樣了?你怎麼不問她把我怎麼樣了?」張晨暴跳如雷,身體還沒有跳起來,又趕緊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噗」

直到下體傳來一陣響亮的排氣聲音后,他的肚子這才舒服了許多。

但是,肚子舒服了,人卻很不舒服了。

看著全班學生瞪大眼睛看著自己,還有人捂著鼻子扇風,張晨就有種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衝動。

從小到大,他都是在鮮花和稱讚聲中長大,幾時遭受過這樣的恥辱啊?

「兄弟們,給我揍他。」張晨怒聲吼道。

跟在張晨身後的幾個籃球隊員立即圍攏過來,準備把李牧羊給好好地教訓一頓替隊長出氣。

李牧羊伸出一隻拳頭,舉在空中晃了晃,看著張晨說道:「你被我一拳打飛了。」

「」

那些見到過李牧羊一拳轟飛張晨場景的隊員立即後退,沒見過李牧羊一拳轟飛張晨的隊員看到其它的隊員後退也跟著後退。

別人都退了,那一定是很厲害的樣子了。

於是,除了張晨還站在李牧羊的身邊,其它人都逃得遠遠的。

李牧羊一隻手捏著鼻子,另外一隻手抽出課本扇風,很是惱怒地對張晨說道:「我聞到一股子魚腥草夜明砂五靈脂的味道屁里藏毒,你讓大家評評理,咱們倆到底是誰卑鄙?」

張晨的鼻子一酸,眼淚珠子大顆大顆地落下。

哭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