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一章、少年牧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衝撞就可以把乾癟黑瘦的李牧羊給撞飛出去。 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在這一刻,李牧羊就像是大海裡面顛簸的一艘小船,虎王面前顫抖的一頭小羊,只需要一個猛浪,一個飛撲,它就將魂飛魄散覆滅當常<...

?

第一章、少年牧羊!

有人說李牧羊是個廢物。

這讓李牧羊格外的憤怒,原本應當是家族秘莘,怎麼會被人泄露出去傳得世人皆知?

曖風拂面,草綠花紅。

三三兩兩的年輕人在草叢中奔跑跳躍,或輕歌漫舞,或摔跤遊戲。歡聲笑語,暢快淋漓。

高考將近,每一個學生都繃緊了神經為考上自己夢想中的名校努力。

在距離高考還有一個月零七天的時間,學校組織了這場游湖活動。為的就是讓學生們放鬆一下心情,然後以最飽滿的精神狀態衝鋒陷陣最終金榜題名。

在落日湖的拐角邊緣,一個膚色漆黑的少年正躺在草叢中酣然大睡。

即使是睡著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變化也依然豐富多彩。先是欣喜,即而害羞,然後是一種猶豫不決的糾結和羞愧

一個月前他和九班的長腿美女徐士蕊在帝都大酒店旋轉餐廳吃海鮮自助餐相談甚歡,半個月前三班的氣質女神張新琦邀請他放學后一起在咖啡館溫習功課備戰高考他欣然響應,就在剛才一班的全能學霸崔小心攔住他說想約他晚上一起看電影《鐵達尼克號》他嘴上說考慮考慮其實內心深處也沒準備拒絕

李牧羊只想牧一隻羊,沒想過牧一群羊。

所以,太多的桃花債讓他相當的困擾。他不想成為一個花花公子。

響亮的金鐵撞擊聲音傳來。

一個半舊鐵桶被人一腳踢進湖裡,在湖面蕩漾幾下,然後『咕咚咕咚』地沉了下去。

李牧羊猛地睜開眼睛,一臉茫然地看著站在面前的幾個同學。

「李牧羊我覺得你不應該叫李牧羊,應該叫做李死豬吧?你上課睡下課睡,班級出遊你也睡,你是不是比豬還能睡?」一個剪著流川楓髮型的俊逸男生一臉嘲諷地說道,他故意提高音量,吸引周圍同學的注意。

「張晨,你不要侮辱豬好不好?人家豬雖然好吃懶做整天睡覺,但是至少人家長得肥頭大耳皮膚雪白,看起來蠢萌蠢萌的你再看看李牧羊,漆黑乾瘦,就像是一塊燒過的焦炭他怎麼能夠和豬比?」身材健碩的揚軍陰陽怪氣地說道,引來大家的嘲笑聲音。

「李牧羊,你不是要釣魚嗎?」平頭小胖子提起架在湖邊的一根用竹子製作而成的簡易魚竿,笑呵呵地說道:「看起來沒什麼收穫嘛,桶里空蕩蕩的,一條魚也沒有釣著?真是遺憾啊,剛才大傢伙還說李牧羊釣了一下午肯定收穫不小,我們晚上可以飽餐一頓吃一次全魚宴呢。你也太讓人失望了吧?」

李牧羊揉了揉眼睛,偷偷地用衣袖擦拭掉嘴角的水漬。

他的這個動作引來圍觀同學更亢奮的笑聲。

「怎麼了?」李牧羊一臉迷惑地模樣。「你們想幹什麼?」

「李牧羊,我們就是想來看看你你睡得怎麼樣了。」張晨用手撥了撥他的長劉海,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草叢裡面的李牧羊,說道:「今天睡得還好吧?」

「還好。」李牧羊無比坦白的點了點頭。這一覺睡得確實很舒服,就是那個問題還沒有想出答案讓人心急到底要不要和崔小心一起去看電影?

「夢到了什麼?」

李牧羊的黑臉變紅,腦袋低垂靦腆羞澀地說道:「我不能說。」

「說吧。」張晨露出一幅貓戲老鼠的表情。這是他們經常玩的遊戲,他們是貓,而李牧羊則是他們御用的那隻小老鼠。「放心,我們不會笑話你的。」

「我不能說。」李牧羊再次搖頭。

「是不是夢到我們班的崔大美女了?」

人群後面,一個長發披肩身穿白色碎花長裙的漂亮女孩子微微挑眉,顯然並不喜歡他們把戰火給引到自己身上。

李牧羊若有所思地看著張晨,說道:「你不成熟。」

「什麼?」張晨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難以相信自已看到的事實。「你說什麼?」

這傢伙吃錯藥了?

李牧羊是班裡的怪胎,因為皮膚漆黑,看起來就像是一塊木炭,所以大家都喜歡叫它『黑炭』或者『黑子』。

又因為李牧羊嗜睡如命,上課睡下課睡出門遊玩的時候還在睡,大家都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做『睡神』。

因為他黑的大氣和睡的持久,所以李牧羊成了學校裡面的名人。每個人見到他都會說『嘿,那是我們學校的黑炭』,『他可能睡了,能從上午第一節課睡到第四節課,老師把黑板擦敲裂了他都沒有醒』

李牧羊是班級裡面的班寶,是吉祥物。

大家心情好的時候就逗逗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欺負他。

今天張晨的心情很不好,因為他剛才偷偷向崔小心表白了,但是卻被崔小心拒絕。還有一個月就高考,那個時候班級裡面的學生都要各分東西。如果現在不能夠和崔小心建立起正常的男女朋友關係,恐怕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朵嬌花隨風飄逝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越想越是失落難過,張晨想找一些事情來發泄火氣,恰好看到了躺在角落裡睡得香甜的李牧羊。

可是,就連這隻小老鼠都敢反擊恥笑自己?這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你不成熟。」李牧羊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雖然只有簡簡單單四個字,但是殺傷力驚人。

張晨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眼神兇惡地看著李牧羊,一字一頓地說道:「你想死?」

李牧羊揉了揉因為睡覺而變得亂糟糟的頭髮,說道:「隨便就說出這種威脅的話我倒是有個問題想問了,奈何橋每天都在走人,有幾個是您親自送過去的?」

「揍他。」

張晨大聲怒吼,一馬當先地著李牧羊沖了過去。

一米七八的身高,配上經常打籃球而變得強健結實的體魄,奔跑起來威風凜凜虎虎生風,看起來一個衝撞就可以把乾癟黑瘦的李牧羊給撞飛出去。

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

在這一刻,李牧羊就像是大海裡面顛簸的一艘小船,虎王面前顫抖的一頭小羊,只需要一個猛浪,一個飛撲,它就將魂飛魄散覆滅當常

李牧羊站在原地不動,看起來就像是嚇傻了一般。

如墨石一般的瞳孔四周,眼白處開始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血絲。

初始細微淡薄,肉眼難見。但是很快就連線成片,越發地清晰恐怖。

一眼看去,就像是雙眼瞳孔被紅色墨汁包裹。那漆黑地瞳孔是蒼穹上的太陽黑洞,周圍大片紅色血污升騰起伏。

李牧羊握起的拳頭手背上生出一片薄薄的鱗片,就像是一塊透明的魚鱗。魚鱗上面閃爍著紫茫,讓拳背上那一小塊的黑色皮膚變成了紫紅色。

李牧羊的心裡充滿了暴戾之氣,就好像是有什麼不滿情緒需要發泄,有潑天的委屈難以訴說。

張晨奔跑靠近,然後一拳砸向李牧羊的面門。

李牧羊伸手去擋。

「氨

有人驚呼出聲,還有人嚇得閉上了眼睛。

李牧羊那細胳膊細腿怎麼可能擋得住張晨的鋼拳鐵臂?

張晨臉上展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讓人厭惡地黑臉滿是鄙夷。

「這隻可憐的小老鼠竟然膽敢戲貓?」

在拳頭接觸的瞬間,張晨臉上的笑容凝固,然後就感覺到一股磅大力朝著他的拳頭上面涌去。

難以招架,毫無抵抗之力。

張晨的身體高高地飛起,然後重重地落在遠處的草叢裡。

全場落針可聞,除了遠處那輕輕搖擺的柳動和不解風情的蟲鳴。

李牧羊竟然一拳把張晨給打飛出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