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從《終極》到《逆鱗》!看文!看文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只能用動物探索世界來續尾。柳大在怕,怕看到自己的心血被和諧,怕看到各位看官的失落。 寫都市異能,柳大秉承著一貫的文風,可以在自己都市的特色領域,塑造一個個鮮活的人物,雖不如玄幻那麼洒脫,但可比...

初看簡介,有人說,這是玄幻?

有人說,這是都市?

甚至於還有人說,這是女頻專刊?

可是,古人常說,文以載道,看其表尤看其心。

都市與玄幻的差別不在於形式、語言,而更注重於背#景。玄幻的魅力往往在於敢想、敢做、爽文;都市的亮點卻在於語言,跟得上網路流行語,妙趣橫生。

然而,為什麼選擇都市異能?恕我猜測一二,柳大或者各位看官,別打臉。柳大是都市文,最具有特色的作者之一。棄都市不用,而寫玄幻。一方面,看官們不一定接受,帶來的收入可能銳減;另一方面,寫的不一定順心。天馬行空的亂想,哪有時間陪我們的飯飯小朋友呢?

回頭看,為什麼不延續都市,而要多「異能」二字?實際上,柳大在迷茫,都市寫出了自己的特色,但雷區太多,忌諱也太多。一不小心,第二天就成了404或者只能用動物探索世界來續尾。柳大在怕,怕看到自己的心血被和諧,怕看到各位看官的失落。

寫都市異能,柳大秉承著一貫的文風,可以在自己都市的特色領域,塑造一個個鮮活的人物,雖不如玄幻那麼洒脫,但可比都市更有可寫性,至少不露骨、不政治。

不好意思,把各位看官思緒拉遠了。我們看文,看文。《逆鱗》,從書名上來看,取自於「龍有逆鱗,觸之必死」。具體柳大怎麼寫呢?我們看文,看文。

第一卷「星空牧羊」。暫時還看不出柳大是交代,主角當上了「星空牧羊」這個職位?類似弼馬溫?還是去星空「牧羊」,那麼羊,指的又是什麼?又或者主角小名「星空牧羊」?

個人推測,第二種說法居多,根據「李牧羊只想牧一隻羊,沒想過牧一群羊」一句,就可以略微猜測出:「牧羊」表面指的是主角名字,拆字一看,「羊」指女角。暗示著主角未來與眾多女角的交集。諸如,九班的長腿美女徐士蕊、三班的氣質女神張新琦以及一班的全能學霸崔小心。百花鬥豔,誰是牡丹?誰是杜鵑?有未可知。

那麼,我們可以再往下一步,「星空」就不僅僅可能是個地名,更可能把「空」延伸到地域的廣袤,「星」比喻時間的長短。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可以無盡遐想,李牧羊,接下來會遇到誰?又會與誰有著怎樣的交集?這樣《逆鱗》的脈絡就有了,如何用血肉來豐滿它?

在文中,序章描述了天降異象,神雷劈身。主角李牧羊禍福相依,他生在帝國最強大的家族之一陸家,固然幸運。可他又是不幸的,膚黑如炭,天生虛弱,被家族所拋棄、乃至於遺忘,被侍女的女兒陸契機代替身份。這裡也交代了後面幾章,為什麼李牧羊如此膚黑、家窮、嗜睡。

張晨,文中出現的第一個小反派。帶著兩個小跟班,活脫脫《終極教師》中的「鄭國棟」的形象,可又不盡然。「鄭國棟」是那種倔、不經過大腦就可以行動的人物,而「張晨」,屬於表面陽光,實則腹黑,以嘲笑比自己更弱的人群為樂趣。

一班的矛盾暫時集中在張晨、李牧羊、崔小心三人身上。李牧羊被欺負,說出了「你不成熟」這句時。不知各位看官,是否與本人有同樣的感覺——《終極教師》中的「杜青」活過來了。同樣在受到外來迫害,可骨子裡卻透露出不屈。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同樣不再忍讓。「杜青」以頭撞桌,用死也不拖方炎下水。而「李牧羊」則覺醒了自己的異能。

筆鋒一轉,這種嚴肅的氣氛變成了詼諧。李牧羊的一句,將自己定位在什麼水平,完全看自己打擊的是什麼對手。恰恰說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在精神境界上,更狠狠地打了張晨的不要臉。

接下來與崔小心的對話,拉近了思想的共鳴,也進一步加深了我們了解兩人的性格。一個文不成武不就,一個志向西北大學。兩人會再次相知?相遇?甚至於相戀?種種的可能性,充滿了未知的誘惑。

萬鯉朝龍,寫的是萬物如何對待「李牧羊」這條真龍。可是,又何嘗不是寫各位柳大的書迷?柳大的背後,不正是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書評區滿屏飄紅,有錢的打賞,沒錢的收藏,各自努力著……

思念太甜,柳大從「三刀,又見三刀,刀刀宛如心割」,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再到「情深不壽」,直到「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似那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入木三分,刻畫人物極為細膩。烘出了意境,讓人回味無窮。

聽到牧羊受欺闖浴室,甜如綢;

為了牧羊捉弄於張晨,甜如蜜;

可甜到極致,意轉苦澀。

思念太甜,回憶太苦,淚水太咸。

我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帶來什麼?

感受到什麼?

可是,我會一直關注下去……

作者:莫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