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三十一章、宴無好宴!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9-01 22:18  |  字數:3771字

?

第四百三十一章、宴無好宴!

「人品堪憂?」宋洮一臉的驚訝。

這算是什麼評價?

天賦驚人,這一句他能夠理解。

爺爺只不過隨意的問他一個問題,他就破境成功,從空谷躍至高山,實現了極其重要的一步飛躍。

當初爺爺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可是,自己什麼都沒有感受到,也沒有這麼好的機緣和運氣。

人品堪憂何解?倘若覺得他人品堪憂的話,爺爺為何又要邀他來相見呢?

「說了半天,滿嘴謊言。」宋孤獨出聲說道。

宋洮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原來爺爺是怪他不坦誠。我和他相見次數不少,確實發現他言辭虛偽,舉止輕浮。不過,我心中很是不解,既然此人人品堪憂,為何爺爺還要邀其相見呢?」

「一為印證一下心中的猜測。」宋孤獨看著院子里那綻放著金色光暈的梅花,說道:「這個疑惑橫亘在心中多年,一直想要找機會求證一番。」

「爺爺可曾找到答案?」

宋孤獨指了指那滿院的梅花,說道:「這些不就是答案。」

「那就是答案?」宋洮看向那些梅花,說道:「爺爺懷疑李牧羊的出身來歷懷疑他和十五年前那場『雙龍奪珠』有關係?」

「那不是雙龍奪珠。」

「不是?」

「不是。」

「那是什麼?」

宋孤獨搖頭,說道:「這也是我所想要得到的答案。讓你將它邀來,就是為了看看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到底是不是我所要求證的那個答案。」

「所以,這麼多年來,爺爺一直派人到江南」

「只是你叔伯他們的幾手閑棋而已。」宋孤獨面無表情的說道。「不過,看來陸氏對此子極其看重,竟然請動了道家的紫陽真人。我們派到江南的人全部都鎩羽而歸。紫陽真人實力深不可測,除非我親自前去江南,不然的話,其它人去了也是送死。可是,如果我親自去了的話,那個動靜就太大了,難以瞞過那些有心之人。這樣一來,反而得不償失。」

「再說,我也很想看看,看看他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看看陸家那隻沙鷹布下這一手棋的目的到底在何處以一枚棋子就想撬動大局,怕是不易吧?」

「那此番李牧羊前來,爺爺可有何發現?」

「沒有。」宋孤獨搖頭,說道:「他隱藏的很深。我感覺不到他的任何氣息。」

「那爺爺覺得李牧羊,他到底是什麼?」

「空口無憑,沒有意義。」宋孤獨出聲說道:「既然止水劍館的那位有心求證,那我們就耐心等一等吧。不要誤了大局。」

「那爺爺找他過來還有其它的目的?」

「他是一個不確定因素。」宋孤獨說道。「無論是斬殺崔照人,還是打敗木浴白,都證明了這顆棋子的威力。而且,他還沒有真正的進入戰局,只是在周邊遊走和觀察」

「觀察?」

「此子大智若愚,心機似海。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那般,痴兒想變智者極難,但是聰明人想裝傻更難。你以為他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你以為他對陸氏的種種怪異行徑以及自己的父母沒有任何的懷疑?他心有疑惑,只是他不說而已。他想保持這樣的平衡狀態,或者說他不願意去觸碰其它的禁忌。」

「他不願意入局?」

「是陸家不願意讓他入局。」宋孤獨出聲說道:「或者說,是陸行空不願意讓他入局。」

「為什麼?有此重要棋子,他們為何不用?」

「保護。」

「保護?保護李牧羊?」

「如果我所猜沒錯的話,陸行空必然會親自去接受止水劍館那一方的挑戰。」

「那還真是夠愛護的。」宋洮冷笑出聲,說道:「爺爺早知陸行空的反應,所以才讓木浴白當街伏擊誅殺李牧羊?」

「我讓木浴白當街殺人,只是因為我想讓他除掉這個不確定因素。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木浴白竟然一敗塗地。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對他越來越好奇。他殺了崔照人,敗了木浴白,我想知道,他到底到了哪一層境界。」

「可是,爺爺他只是空谷啊。在今天以前,他只是空谷境直到現在他才是高山。他的境界和我都相差甚遠。為什麼他能夠打敗木浴白?木師的劍術我是很清楚的,西風之內,無可匹敵。」

「所以,這也是我所要尋找的答案」宋孤獨伸出手來,一朵金色的梅花從梅樹之上掉落,然後緩緩的落在了他的手心。「他到底是誰?」

李牧羊的臉色很凝重。

宴無好宴,人無好人。

這個老傢伙簡直是不安好心。

這個世界上的壞人很多,但是,有實力的壞人卻極少。很不巧的是,剛才就遇到了一個。

不,兩個。爺孫倆都是壞人。

不僅僅壞,還非常的小氣。

說是請人來喝杯苦茶,竟然連那杯李牧羊本來就很嫌棄的苦茶都沒有,一口水都沒有喝著。

正如宋洮所說的那般,李牧羊怎麼可能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身世?怎麼沒有懷疑過兩家的關係?

特別是此次回來,陸清明對待自己特別熱情客氣就算了,畢竟,竹海之內,自己救過他的性命。可是,公孫瑜夫人那對待自己的態度,那看向自己的眼神。

那完全是把自己當作親兒子來看待啊。

止水劍館木鼎一將戰書送達時,陸清明擔憂的眼神,以及他要替自己應戰的強硬態度,直到現在還迴繞在李牧羊的腦海之中。

李牧羊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