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九章、高山太高!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9-01 00:15  |  字數:5814字

?第四百二十九章、高山太高!

天都城外,宋家WwW..lā

星空之眼宋孤獨的小院子里,李牧羊就那麼**又高調的把自己裹成一個冰人。

風狂卷,雪狂漫。

李牧羊消失不見了,在他剛才所蹲立的位置,出現了一個上面粗壯上面尖細的大雪人。

奇怪的是,那風雪都是朝著李牧羊一個人而來,和他近在咫尺,就蹲在旁邊不到三尺的宋孤獨卻完全不受任何侵擾。就像是一個被風雪給忽略過的透明人似的。又像是自有本身真元護體,大風大雪難以侵襲我身傷害我體。

宋孤獨一臉的平靜,世間也沒有什麼事情值得他為之動容。

倒是宋洮一臉的震驚,指著把自己變成一個球的李牧羊,說道:「爺爺,他這是------在忙什麼?」

「各人自有機緣。一個人的緣分到了,他等待的花也就開了。」宋孤獨一臉的平靜,仍然注視著那院子里的梅花,說道:「沒想到我等的花還沒有開,倒是讓這小子捷足先登了。一言點撥,就能夠有此感悟。天賦驚人啊。」

「那我-------」宋洮看向個白色大雪人,眼裡的殺機一閃而逝。

「待他折花吧。」宋孤獨出聲說道。

「是,爺爺。」宋洮笑著答應,又恢復了那翩翩佳公子的模樣,站在旁邊安靜等候著。

當李牧羊在記憶海裡面抓住了那條狡猾的游魚時,就像是打開了一道金色的大門。

推開那道金色大門,他看到了一個白衣勝雪美若仙人的女人。

那是一個自己在現實中不曾見過的女人。

可是,他又對她非常的熟悉。他以前見過,見過她朦朧的容顏,見過她驚若天人的側臉,見過她飄然離去的美好身體-----這是第一次見到她的全部。

那麼清晰,那麼動人。

而且看到她的那一剎那有悲傷,更多的是驚喜。

他想伸出手來,去撫摸她的臉,她的眉,她的紅唇以及那隨風飛揚的白髮。

心中猶豫,糾結,終究只是遠遠的看著。

她站在一棵梅樹下面,從冬天等到春天,再從春天等到冬天。

她走過四季,等了一個又一個輪迴------

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在她等待的過程中,那棵梅樹從一棵幼苗也成長為一棵枝幹粗壯的大樹。從第一年開的三五朵梅花增加到數百朵,上千朵。

密密麻麻,滿樹都是數不清的白色梅花。

那棵梅樹的根部在紅土裡面不停的伸長蔓延,最後長出新的梅樹,開出新的梅花。

以那一棵梅樹為核心,周圍變成了一片梅林。

李牧羊的心裡很難過很難過,心臟部位就像是有一把利刃在一刀又一刀用力的在戳。

「她是誰?」

「她等誰?」

---------

梅花謝了再開,開了再謝。

每到漫天風雪,梅花綻放的時候,她的表情就會變得激動喜悅一些。

等到梅花凋零,只剩枯乾時,她又恢復了那古井無波恆古不變的冰冷。

李牧羊終於明白了宋孤獨那個問題的真正含意:梅花什麼時候才能夠真正的開放呢?

宋孤獨早已經步入星空之境,是世間最強大的修行者之一。

榮華富貴,如煙如塵。

功名利祿,瞬間成空。

他所追求的,無非是更強,是長生,是永恆。

自己能夠看到梅花綻放,別人也能夠看到梅花綻放,他怎麼可能看不到呢?

如春風、如秋雨、如夏蟬、如冬雪。也如這花開花落。

這些都是完美的、無垠的、是四季更替,是天道輪迴。

如同人生人死,也是更替,是輪迴。

每個人都是要死的,可是,倘若你不想死的話,那就是改變天道,改變輪迴。

梅花已經開放了,接下來很快就要凋零。宋孤獨卻在等待著梅花真正的開放------它是想要改變天道,改變輪迴,改變這世人皆知的準則,改變上天安排好的一切。逆天而行,想要讓自己長生不死。

星空之後便是神遊,亦稱仙人境。神遊天外,萬里取人首級。一絲一縷神念便能夠殺人。

那個時候,人便能夠真正的長生了嗎?

「明白了。」

「全部明白了。」

李牧羊心裡狂喜不已。

他四處搜尋,卻發現那白衣女子消失不見,漫山遍野的梅林也消失不見。

金色的大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關閉,他已經被拋出在大門之外。

於此同時,小院之內異像再生。

那燦爛開放的梅花突然間開始凋零,飛落,然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綻放。它開出白色的,閃耀著金色光芒的花朵。

那從高空墜落的雪花落不下來,它們反而朝著逆反的方向,朝著那蒼穹之上飛去。

地上的積雪嗖嗖而起,就像是被天空的巨大引力所吸引,也同樣的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在勁風的席捲下,將李牧羊包裹成雪人的那些冰雪也同樣的朝著天空飛去,然後消失於九天之外。

無數違背常理的景象出現了。

宋孤獨的表情終於動容。

他的眼神如一汪洶湧的湖水,死死的盯著那滿院綻放出金色光芒的梅花。

直到李牧羊剝落掉風雪,重新出現在人前,他都沒有轉過頭看上一眼。

李牧羊睜開眼睛,瞳孔金色如兩團正在燃燒的烈日。

不過這金色一閃而逝,瞬間又恢復了原來的黑瞳。不同的是,他的瞳孔更加的清澈,也更加的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