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二十八章、星空之眼!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洮說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李牧羊趕緊拒絕。他不太喜歡和不太熟悉的人說話。要是宋洮親自來接,兩人再不小心同乘一輛馬車,到時候在那狹小的車廂裡面說些什麼啊?沒有共同語言是沒辦法愉快的...

? 第四百二十八章、星空之眼!

李牧羊來到思源廳時,宋洮正站在窗前欣賞梅園雪景。

宋洮雖然只是宋家的三少爺,甚至都沒有正式的官方身份,但是就憑他出身宋系閥門,就足夠讓天都任何一個家族都視其為上賓。

再說,他的姑姑還是當今西風帝國的皇后,有這樣強硬的後台,西風之大,哪裡不能去得?

來到天都,李牧羊和這位宋三少的接觸次數不少。

去千佛寺禮佛時,兩人還一路同行。當然,那個時候自己只是李思念的馬夫,或許宋洮的眼裡根本都沒有自己這個小人物的存在。只是因為機緣巧合下救了崔小心一回,所以才讓他稍微留意一些。

與止水劍館木浴白一戰,李牧羊的身份曝光出來。現在這位宋家的三少爺親自來到陸府拜訪,所為何事?

如果說是上門問罪的話,那可就實在太過囂張跋扈了吧?

李牧羊遠遠對著宋洮拱手鞠躬,出聲說道:「累三少久等,牧羊實在是愧疚之至。」

宋洮這才將視線收了回來,認真打量著面前的白衣少年。

臉頰清秀,甚至可以說極其的俊俏。以瘦為美的時代,任誰看到都會覺得這是一個標準的美男子。

他的肌膚雪白、五官精緻,即使是再挑剔的人,在他臉上也找不到任何的瑕疵。臉上帶著盈盈笑臉,眼神清澈有神。

白衣勝雪,自有一股子瀟洒風流。

都說西風之精華在宋家,宋家精華在宋三少身上。宋洮也是天都城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但是和面前的李牧羊一比,竟然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這就是那個漆黑如炭的江南少年?

宋洮很想把那些負責情報搜集工作的傢伙給發配到死亡之地去挖礦石。

「你們眼瞎啊?」

宋洮快走幾步,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掌,埋怨說道:「牧羊兄,你瞞得我好苦埃」

李牧羊一愣,這是什麼路數?他們何時這麼親熱熟悉了?

「身不由已。還請三少勿怪。」李牧羊解釋著說道。

「能夠理解,能夠理解。時局如此,牧羊兄為了安全隱藏身份也是理所當然。」宋洮笑呵呵的說道:「只是千佛寺之行,你我一路同行,宋洮卻有目無珠,沒能辨別出來牧羊兄的真實身份實在是慚愧埃讓牧羊兄這樣的少年英雄淪為趕馬的馬夫,宋洮現在想起來都覺得面紅耳赤無地自容。」

李牧羊一臉憨厚的笑著,說道:「為自己的妹妹趕馬,牧羊甘之如飴。」

「確實如此。思念小姐國色天香,初至京城便被眾人評為天都第四輪明月,芳名滿天下。」宋洮對李思念大加讚美,說道:「我也極喜思念小姐的清新率真,可做益友。」

李牧羊實在不想和他說這種沒營養的話了,主動步入正題,問道:「不知三少此行有何見教?」

「哦。你看看我和牧羊兄相談甚歡,差點兒忘記正事了。是這樣,爺爺聽說天都城最近新出了一位少年英雄,特別讓我過來請你前去老宅做客。」宋洮看著李牧羊的眼睛,說道:「爺爺讓我問問你幾時得空,想要邀你喝杯苦茶,不知牧羊兄可否願意?」

本來想說『賞臉』的,但是宋洮實在說不出那兩個字眼。

他的爺爺是什麼人?是西風國相,是『帝國文庫』是星空之眼,是帝國第一人。

甚至有人說,倘若西風君主解決不了的問題,那就去請求宋孤獨幫忙吧。

雖然這句話沒安好心,但是也從側面說明在西風帝國,爺爺的權勢要比君王還要更大一些。

宋洮實在想不明白,老爺子為何突然間要見這樣一個人?

即使李牧羊名滿天都,即使李牧羊被星空學院錄取,即使李牧羊打敗了木浴白,即使李牧羊被止水劍館的老神仙挑戰可是,爺爺為何要將視線投放在這樣一個人的身上?

李牧羊面露猶豫之色,在宋洮快要拔劍斬人的時候,終於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

宋洮暗自運轉宋家家傳的《封魔功法》去調整氣息,強壓下心中的戾氣,臉上再次擠滿笑意,說道:「牧羊兄何時有空呢?」

「明天吧。」李牧羊笑著說道:「今天陸爺爺大壽,我喝了不少酒。帶著一身酒氣去見長輩不太尊重。」

「那好。明日我親自來接。」宋洮說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李牧羊趕緊拒絕。他不太喜歡和不太熟悉的人說話。要是宋洮親自來接,兩人再不小心同乘一輛馬車,到時候在那狹小的車廂裡面說些什麼啊?沒有共同語言是沒辦法愉快的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好不好?

幸好宋洮也有同樣的顧忌,於是飛快的點頭說道:「那我就在老宅等候牧羊兄了。」

宋洮再次拱手行禮,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李牧羊看著宋洮遠去的背影,再次回到了陸行空老爺子的書房。

「如何?」陸行空出聲問道。

「沒說什麼事,只說宋家那位老爺子邀請我過去喝杯苦茶。」李牧羊擔心陸行空誤會,以為自己另抱大腿,趕緊解釋著說道:「說來奇怪,我根本就不認識宋家那位老爺子,為何他會找我喝茶呢?」

「現在是多事之秋,我擔心宋家那位對牧羊不利。」陸清明一臉擔憂的說道。前面止水劍館那個老傢伙還沒打發,現在又來一個更恐怖的存在李牧羊以前到底做過多少傷天害老的事情,不然的話,怎麼全世界的老人家都要和他為敵呢?

「既然相邀,不能不去。」陸行空沉聲說道:「想要動手,隨時都有機會,哪裡用得著特意讓人把牧羊叫到家裡?」

「可是」

「這件事情聽牧羊的。」陸行空打斷兒子的話,出聲說道。

當馬車停了下來,宋洮果然依約站在老宅門口等候。

李牧羊掀開車簾下車,笑著說道:「三少何必如此客氣?隨意找個門人接我一程就行了。」

「牧羊是爺爺親自邀請來的貴客,豈敢輕慢?」宋洮笑著說道,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李牧羊終於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老人家。

他身穿一件白色單衣,外面罩著一條看起來和他的身材很不協調的熊皮大襖。

穿著一雙黑色布靴,像個農夫一般正蹲在廊檐下面看著院子里的風雪,根本沒有注意到客人的到來。

這和李牧羊之前所想象出來的帝國強者宋孤獨一點兒也不一樣,和他昨天晚上所預測的見面場景也完全不一樣。

「你就是李牧羊?」

「我就是李牧羊。」

「我乃宋孤獨。」

「我還是李牧羊。」

你看看,多好的劇本。

不講究。

「爺爺,李牧羊來了。」宋洮站在老者的身後,輕聲說道。

於是,那個老頭兒終於做出了一些反應。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旁邊的空地。

李牧羊愣了好一陣子,然後學著宋孤獨的模樣蹲在了他的身邊。

這種待客方式好別緻。好喜歡。

「你說這梅花什麼時候才能夠真正的開放?」宋孤獨出聲問道。

李牧羊看了看那滿樹的寒梅,又再三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才出聲說道:「梅花不是已經開了嗎?」

李牧羊心中大是驚詫,心想,宋家的這位老爺子不會是患了眼疾吧?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皆可以看到,那滿樹梅花開的正艷。就算是冰雪裹身,也難以遮掩他的嬌艷和芬芳。

「開了嗎?我沒看到。」宋孤獨很是遺憾的說道。

李牧羊轉身看了宋洮一眼,確定這個人就是宋家的那位老爺子之後,這才認認真真的去看那滿樹的梅花,認認真真的去思考宋孤獨的這個問題。

「你說這梅花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開放?」

漫天風雪之中,數株老梅樹傲然挺立。

風如冰窟,雪如利刃,一刀又一刀的去切割那老梅樹的身體。

枝幹漆黑、粗壯,筋節密布。

可是,那花蕊卻不懼寒冬,隨風搖曳。

「我能夠看到梅花,別人都能夠看到梅花,為何他看不見?」

「梅花已經開了,為何他問梅花什麼時候才能開?」

「我們看到的梅花,是不是真的梅花他說的梅花又是什麼樣的梅花?」

一剎那間,李牧羊竟然看得入迷,想得痴了。

千頭萬緒,千言萬語。

靈感就像是一尾狡猾的魚兒在那大海之中跳躍出水面,然後又落入水中拚命的逃竄。

「梅花什麼時候才能開放?」

李牧羊頭疼欲裂,幾乎快要爆炸。

「這個問題到底什麼才是答案?」

李牧羊拚命的遊動著,想要追逐那尾小魚,想要將他給捉在手心。

可是,那魚兒忽東忽西忽左忽西,就像是和李牧羊捉起了迷藏一般。

「梅花」

「寒梅」

「寒梅傲雪傲雪寒梅」

「什麼時候真正的開放?」

李牧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冰天雪地裡面,額頭上面竟然堆滿了汗珠。

「啪」

李牧羊一把將那尾游魚給捉在了手裡。

李牧羊拚命的想,拚命的去追。

就像是腦袋突然間炸開一般,無數金色的光輝閃耀在腦海裡面。

風雪狂卷,朝著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洶湧而來。

轟隆隆

李牧羊被那漫天的風雪給裹成了一個冰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