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四百二十七章、宋家邀請!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跟著大笑,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充滿了溺愛。 「這就是所謂的天倫之樂吧?」陸清明在心裡想道。「陸天語也是自己的兒子,但是天語在自己和父親面前更加的小心拘謹。牧羊無所顧忌,倒是極其能夠放得開。」...

第四百二十七章、宋家邀請!

陸行空看到陸清明期待的眼神,心裡輕輕嘆息。

他知道兒子在想些什麼,只是現在著實不是將這座火山給引爆的時候埃

在這關鍵時刻,誰知道最終火山的岩漿傷到的是陸家的敵人還是陸氏自己?

畢竟,陸家虧待這個孩子。

陸行空看著李牧羊,出聲說道:「牧羊,自從你回到天都,咱們爺孫倆也沒有好好說過話。我一直心中疑惑,你修行時間不足一年,現在到底是何境界?」

李牧羊表面鎮定,心裡卻是隱隱擔心。

他的身上有太多的迷團,也有太多難以說清的事情。

不管是龍王的眼淚還是弱水之心,都不是可以向外人言明的事情。即便是視自己為親生子侄的陸清明和視自己為親生孫子的陸老爺子,他都不能向他們說明真相

可是,如果只將自己的真實修為境界說出來,那麼,又如何解釋自己斬殺閑雲上品的崔照人以及枯榮境上品的西風劍神木浴白呢?

要知道,一重境就是一重山,自己和他們的級別相差甚遠,按照常理而言,自己萬萬不是他們的對手才對。

可是,為什麼他們偏偏就折在自己手裡呢?

長者發問,不能不答。

李牧羊看著陸行空,笑著說道:「陸爺爺,我的修為境界我也不是太熟悉,時高時低的。危急時刻就發揮超常一些,平時就發揮的普通一些。」

敷衍。

就是要敷衍。

李牧羊希望模糊和淡化級別境界問題,掩蓋掉身上那些不可言說的秘密。

「性命攸關之時,確實能夠激發出體內巨大的潛能。」陸行空點了點頭,定定的看著李牧羊,出聲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你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修為境界?高山?閑雲?乃或枯榮?」

「」

「怎麼?不方便說嗎?」陸行空看著李牧羊,出聲問道

「沒有沒有。」李牧羊一臉的尷尬,笑著說道:「其實我是空谷境。」

「空谷?」陸行空愣了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小子,在我們面前還想著要隱瞞。」

陸清明也跟著大笑,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充滿了溺愛。

「這就是所謂的天倫之樂吧?」陸清明在心裡想道。「陸天語也是自己的兒子,但是天語在自己和父親面前更加的小心拘謹。牧羊無所顧忌,倒是極其能夠放得開。」

李牧羊也跟著笑,笑得想哭。

他沒有想過要隱瞞啊,他已經無比的坦誠了好不好?

陸行空手指虛點著李牧羊,說道:「修為境界,原本沒有可隱瞞之處。畢竟,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只要你一出招,別人就大概可以判斷出你的修為境界。不過,既然牧羊有什麼難言之隱,那也就作罷吧。知已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我只是想著了解清楚你的修為境界,在以後有什麼突髮狀況時,看看你是否有自保能力」

頓了頓,陸行空看著李牧羊,說道:「不過,既然你能夠斬殺崔照人,大敗木浴白,自保是沒有問題的。唯一讓我擔心的是止水劍館的那個老傢伙盯上了你。木鼎一成名一甲子,在我剛剛成年步入軍伍做一名小卒時,他就已經是威名赫赫的西風劍神。世人皆以為宋家的那個老傢伙是西風第一強者,其實在我個人看來,木鼎一要比宋家那位更強一些。」

「而且,數十年前木鼎一就將止水劍館交到自己的兒子手裡,然後自己閉關潛修,不問世事。現在到底入了什麼境界,怕是無人知曉。不過,從剛才他那一縷神念所劈出來的一劍來看,實力實在是高深莫測,讓人望而生畏。」

「是的。」李牧羊點頭,說道:「他只是用幻影的一根手指頭劈出那一劍,就能夠達到那樣的殺傷力。倘若是其本尊到場,威力更是要有無數倍的加成。那樣的場面想想就讓人覺得不寒而慄。」

所以,千萬不要獨自面對那個老傢伙。」陸行空一臉嚴肅的叮囑著說道。

「陸爺爺,剛才在門口我已經和陸叔說過,他要找的人是我,要殺的人也是我倘若我不去的話,他豈能善罷甘休?那個老傢伙的實力通玄,就算我現在想要逃跑,怕是也逃不出這天都城了吧?」

「那也不能讓你去送死。」陸行空聲音嚴肅的說道。「他們想毀的是陸家,想殺的也是陸家人。木浴白之所以長街伏擊,也是受了有心人的蠱惑和安排。他們是沖著我陸氏而來,不是沖著你李牧羊而來。所以,你安心住著,其它的事情就交給我們陸家來處理吧。」

「陸李兩家同氣連枝,我們怎麼能坐視不理呢?」李牧羊出聲說道:「再說,陸爺爺就一定有把握能夠戰勝止水那個老怪物嗎?」

「是的父親。」陸清明也出聲勸導。「父親在,陸氏就在。父親倘若不在了,這個家怕是也就不在了。所以,父親不能去冒這個險。這一次,就讓我去應戰吧。」

「不行。陸叔是陸家的重要人物,也是陸氏未來的核心。你在,那些人才能夠看到希望,才願意繼續簇擁在陸氏旁邊。你要是有個什麼好歹,那些人就失去了未來努力的方向。他們也就各自散去,這對陸家極其不利。所以,這一戰,我勢在必行。沒有比我更加合適的人眩」

陸行空哈哈大笑起來,他看著陸清明和李牧羊,說道:「倘若你們都不在了,我陸氏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我陸行空的搏命還有什麼價值?」

他用力的擺手,說道:「你們無需多言,我心中已有定論。」

李牧羊知道此時誰也沒辦法將誰說服,反正距離迎戰老怪物還有些時日,後面再做其它打算吧。

陸叔敲了敲門,然後推開書房門站在門口,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少爺,宋家的三少爺宋洮前來拜訪說是受他爺爺所託,前來邀請牧羊少爺到宋家老宅做客。」

「他爺爺所託?星空之眼?」陸清明一臉的驚訝。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