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許你去!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29 12:31  |  字數:3476字

?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許你去!

雖然李牧羊說剛才那一劍是迷惑,是上不得檯面的障眼法。但是,沒擋住就是沒擋住。

就是因為自己沒有擋住,所以他才要替李牧羊去迎戰木鼎一。

他自己沒能擋住,他擔心李牧羊也擋不住。

他死了沒有關係,他擔心李牧羊被木鼎一給殺了。

李牧羊是自己的兒子,無論如何,他都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去冒險。

所以,他要李牧羊答應他的這個要求。

無論如何都要答應。

看著陸叔鐵青的臉色以及那咬牙切齒不懼犧牲的模樣,李牧羊心中感動不已。

雖然自己在竹海之內救過他一命,但是他們已經報答過自己太多太多,而且他們將自己的父母家人照顧的很好,讓他們不被崔家報復,讓他們能夠安逸幸福的生活。

現在他要代替自己去送死,要以命換命,這實在是讓李牧羊難以接受。

李牧羊看著陸清明,笑著說道:「陸叔,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不答應?」

「因為他要挑戰的人是我。」李牧羊眼神冷洌的說道:「他從一開始想要挑戰的人就是我。是我打敗了他的兒子木浴白,是我讓止水劍館聲譽掃地-------如果他們不將我打敗,不把我給殺了。木浴白的仇恨如何消除?止水劍館的名譽如何恢復?」

「不行。你這是去送死。」陸清明態度堅決的說道:「木鼎一隻是放出一縷神識,就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戰力。倘若他本人出手的話,那一劍的威力又將是如何的恐怖?」

「陸叔,我明白你的一番好意。我也知道那個--------老傢伙實力很強大。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也想有多遠躲多遠,最好這一輩子都不要和他有任何的接觸。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次你替我去了,他們不甘心,還會有下一次的挑戰,下下一次的挑戰。以後還有誰代我去?他們一定會將我殺了才罷手。才能夠洗涮《止水劍法》敗在一個無名小卒手上這種恥辱-------」

「牧羊,我一向視你為子侄。這一次,聽我的。」

「陸叔-------」

「就這麼決定了。」

「行了行了。」陸行空的視線從遠處收了回來,出聲呵斥著說道:「我還沒死呢,用得著你們倆個去出頭?」

「父親-------」

「陸爺爺--------」

「老的對老的,小的就對小的。既然止水劍館那邊的老傢伙都親自出手了,我們陸家也不可能不給予相應的對待。」陸天空咧開嘴巴笑了起來,用力的拍打著李牧羊的肩膀,說道:「牧羊,答應我一件事情?」

「陸爺爺-------」

「那個止水劍館的少館主木恩也在你們星空學院修行破境,答應我-----等到你返回天都,給我狠狠的把他揍一頓。」

李牧羊用力的點頭,說道:「陸爺爺,這個我能夠答應你-----但是,還是讓我自己去劍神廣場吧-------」

「狗屁。你是陸家家主還是我是陸家家主啊?什麼時候輪到你當家做主了?我說怎麼著就怎麼著。」

「可是,那戰書是送給我的啊-------」

「送給你?」陸行空冷笑出聲,說道:「那戰書是送到我陸家門口,就是送給我陸家的。好了,都給我閉嘴。有什麼事情我們關上門慢慢說。別忘記了,今天可是我這個老頭子的六十壽誕。」

「是,父親。」

「是。陸爺爺-------」

陸行空看看陸清明,又看看李牧羊,然後伸出雙手抓住他們倆人的手臂,大步向著院子裡面走了過去。

西風君王楚先達看著龍行虎步大步而回的陸行空,怒聲說道:「國尉,這止水劍館也實在過份。今日是行空大壽的日子,他們卻偏偏跑來送什麼戰書。這不是觸人霉頭嗎?」

「陛下,老臣受點兒羞辱算不得什麼,南征北戰數十年,什麼樣的陣仗沒有見過?就怕他們傷及陛下,那樣的話,老臣可就萬死莫辭了。」

「嗯。國尉大人一心為朕,朕心甚慰。原本有心調和矛盾,止干戈為玉帛。但是止水那位老神仙親自出來送戰書,朕便不方便出面說話了。老神仙幾年不出關了,此番出來,為了一個少年人而來,說是要為國選才,提拔後進。朕也沒辦法抹了他的面子。朕的難處,還望國尉大人能夠理解。」

「臣理解。」陸行空沉聲說道。

楚先達點了點頭,開懷說道:「如此甚好。十日之後,朕親自到劍神廣場去為國尉大人吶喊助威,必要讓這場戰鬥公平公正的舉行。」

陸行空眼神微凜,仍然躬身道謝,說道:「有陛下在,此戰必然能夠公平公正的舉行下去。」

陛下親臨,這場架不打也得打了。

不僅要打,而且要好好的打。

楚先達一臉『欣賞』的看向李牧羊,一臉笑意的說道:「小小少年郎,竟然能夠驚動止水老神仙親自出面送戰書。此戰尚未開始,怕是牧羊就已經名動神州了吧?我西風有如此年輕俊傑,何愁強敵環繞強者入侵?」

「謝陛下。」李牧羊知道這個皇帝分分鐘都在給人雙腳下套子往人後背捅刀子,所以盡量不願意和他多說些什麼,禮數做足就夠了。陸行空轉身看著西風之主楚先達,笑著說道:「我西風有如此多的英雄少年,理當為陛下賀-------今日陸府略備薄酒,還望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