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許你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理當為陛下賀今日陸府略備薄酒,還望陛下與民同樂,共飲幾杯如何?」 楚先達點頭,說道:「朕意便是如此。」 陸行空轉身看向管家,大聲喝道:「開席,今日大家開懷暢飲,不醉不歸。」 ...

?

第四百二十五章、不許你去!

雖然李牧羊說剛才那一劍是迷惑,是上不得檯面的障眼法。但是,沒擋住就是沒擋祝

就是因為自己沒有擋住,所以他才要替李牧羊去迎戰木鼎一。

他自己沒能擋住,他擔心李牧羊也擋不祝

他死了沒有關係,他擔心李牧羊被木鼎一給殺了。

李牧羊是自己的兒子,無論如何,他都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去冒險。

所以,他要李牧羊答應他的這個要求。

無論如何都要答應。

看著陸叔鐵青的臉色以及那咬牙切齒不懼犧牲的模樣,李牧羊心中感動不已。

雖然自己在竹海之內救過他一命,但是他們已經報答過自己太多太多,而且他們將自己的父母家人照顧的很好,讓他們不被崔家報復,讓他們能夠安逸幸福的生活。

現在他要代替自己去送死,要以命換命,這實在是讓李牧羊難以接受。

李牧羊看著陸清明,笑著說道:「陸叔,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你。」

「為什麼不答應?」

「因為他要挑戰的人是我。」李牧羊眼神冷洌的說道:「他從一開始想要挑戰的人就是我。是我打敗了他的兒子木浴白,是我讓止水劍館聲譽掃地如果他們不將我打敗,不把我給殺了。木浴白的仇恨如何消除?止水劍館的名譽如何恢復?」

「不行。你這是去送死。」陸清明態度堅決的說道:「木鼎一隻是放出一縷神識,就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戰力。倘若他本人出手的話,那一劍的威力又將是如何的恐怖?」

「陸叔,我明白你的一番好意。我也知道那個老傢伙實力很強大。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也想有多遠躲多遠,最好這一輩子都不要和他有任何的接觸。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次你替我去了,他們不甘心,還會有下一次的挑戰,下下一次的挑戰。以後還有誰代我去?他們一定會將我殺了才罷手。才能夠洗涮《止水劍法》敗在一個無名小卒手上這種恥辱」

「牧羊,我一向視你為子侄。這一次,聽我的。」

「陸叔」

「就這麼決定了。」

「行了行了。」陸行空的視線從遠處收了回來,出聲呵斥著說道:「我還沒死呢,用得著你們倆個去出頭?」

「父親」

「陸爺爺」

「老的對老的,小的就對小的。既然止水劍館那邊的老傢伙都親自出手了,我們陸家也不可能不給予相應的對待。」陸天空咧開嘴巴笑了起來,用力的拍打著李牧羊的肩膀,說道:「牧羊,答應我一件事情?」

「陸爺爺」

「那個止水劍館的少館主木恩也在你們星空學院修行破境,答應我等到你返回天都,給我狠狠的把他揍一頓。」

李牧羊用力的點頭,說道:「陸爺爺,這個我能夠答應你但是,還是讓我自己去劍神廣場吧」

「狗屁。你是陸家家主還是我是陸家家主啊?什麼時候輪到你當家做主了?我說怎麼著就怎麼著。」

「可是,那戰書是送給我的氨

「送給你?」陸行空冷笑出聲,說道:「那戰書是送到我陸家門口,就是送給我陸家的。好了,都給我閉嘴。有什麼事情我們關上門慢慢說。別忘記了,今天可是我這個老頭子的六十壽誕。」

「是,父親。」

「是。陸爺爺」

陸行空看看陸清明,又看看李牧羊,然後伸出雙手抓住他們倆人的手臂,大步向著院子裡面走了過去。

西風君王楚先達看著龍行虎步大步而回的陸行空,怒聲說道:「國尉,這止水劍館也實在過份。今日是行空大壽的日子,他們卻偏偏跑來送什麼戰書。這不是觸人霉頭嗎?」

「陛下,老臣受點兒羞辱算不得什麼,南征北戰數十年,什麼樣的陣仗沒有見過?就怕他們傷及陛下,那樣的話,老臣可就萬死莫辭了。」

「嗯。國尉大人一心為朕,朕心甚慰。原本有心調和矛盾,止干戈為玉帛。但是止水那位老神仙親自出來送戰書,朕便不方便出面說話了。老神仙幾年不出關了,此番出來,為了一個少年人而來,說是要為國選才,提拔後進。朕也沒辦法抹了他的面子。朕的難處,還望國尉大人能夠理解。」

「臣理解。」陸行空沉聲說道。

楚先達點了點頭,開懷說道:「如此甚好。十日之後,朕親自到劍神廣場去為國尉大人吶喊助威,必要讓這場戰鬥公平公正的舉行。」

陸行空眼神微凜,仍然躬身道謝,說道:「有陛下在,此戰必然能夠公平公正的舉行下去。」

陛下親臨,這場架不打也得打了。

不僅要打,而且要好好的打。

楚先達一臉『欣賞』的看向李牧羊,一臉笑意的說道:「小小少年郎,竟然能夠驚動止水老神仙親自出面送戰書。此戰尚未開始,怕是牧羊就已經名動神州了吧?我西風有如此年輕俊傑,何愁強敵環繞強者入侵?」

「謝陛下。」李牧羊知道這個皇帝分分鐘都在給人雙腳下套子往人後背捅刀子,所以盡量不願意和他多說些什麼,禮數做足就夠了。陸行空轉身看著西風之主楚先達,笑著說道:「我西風有如此多的英雄少年,理當為陛下賀今日陸府略備薄酒,還望陛下與民同樂,共飲幾杯如何?」

楚先達點頭,說道:「朕意便是如此。」

陸行空轉身看向管家,大聲喝道:「開席,今日大家開懷暢飲,不醉不歸。」

「開席。」管家吆喝一聲,近百丫鬟健仆立即忙活起來。

「陛下請入席。」

「國尉大人先請。」

楚疆經過李牧羊身邊的時候,若有所思的打量了李牧羊一番,笑著說道:「上次見面,沒來得及打聲招呼。以後我們可要多多親近。」

「是,二皇子。」

「哈哈哈,你我同輩論交,無須如此客氣。那樣變顯得生份了。」二皇子楚疆很有風度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我們天都英傑輩出,當真是可喜可賀之事。一會兒你我要多飲幾杯。」

「是,二皇子。」李牧羊再次應道。

楚潯走到李牧羊面前,笑著說道:「不愧是我們星空學院出來的學子,入學不到一年,竟然就能夠和止水老神仙同場競技切磋。此事傳出去,怕是牧羊兄現在已經名滿神州了吧?我們的學院同學聽聞此事,也定然會為你驕傲的。做為你的同窗同學,我有必要向你說聲恭喜了。」

啪!

李牧羊一巴掌抽在楚潯的臉上。

這一巴掌過於突兀。

也過於響亮。

談笑風聲的人安靜下來、交頭接耳的人定格下來,就連那忙活著上酒布菜的丫鬟僕人們也都停頓了下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看著被李牧羊抽打的小王爺楚潯。

楚潯自己也被打懵了,眼神如發狂的野獸般盯著李牧羊。

他沒想到李牧羊敢動手打人,更沒想到他竟然敢當著君王和自己父親的面抽打自己。

毆打皇室人員,他不怕被砍頭嗎?

福王的臉色難堪之極。

自己的兒子當眾被打,這一巴掌不是抽在兒子楚潯的臉上,而是抽在他這個王爺的臉上。

儒雅的面頰上染滿了戾氣,那一瞬間綻放出來的殺機簡直可以將人給碾成灰燼。

福王眼神兇狠的盯著李牧羊,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交代,也給這在場諸人一個解釋。

陸清明表情驚詫,瞬間又釋然。

以他對李牧羊的了解,李牧羊如此行事,定然是楚潯說了什麼觸及他禁忌的話。

倒是陸行空不動聲色,臉上無喜無憂,一臉平靜的看著李牧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楚先達看到這一幕,心裡殺氣乍起。

楚潯是什麼人?是西風皇室之人,是楚氏宗親

李牧羊這一巴掌抽過去,打得可不僅僅是楚潯父親那個閑散王爺,還有他這個皇帝埃

臉上的笑容凝固,然後消失,楚先達冷冷看著李牧羊,說道:「這是何意?倘若不給朕一個解釋的話,毆打皇室宗親可是重罪朕也絕不輕饒。」

這件事情確實不能輕饒。

要是這次放過了李牧羊,以後其它人也有樣學樣,西風楚氏得被人抽多少耳光啊?皇親國戚的體統和顏面還要不要了?

「我不許你去。」李牧羊的臉色蒼白,眼神裡面有著感激與憤恨交雜在一起的複雜情緒。他的眼睛微紅,眼眶濕潤,咬緊薄唇,就像是在對自己最深愛的女子說話。「我不許你傷害自己。」

「」

眾人更懵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對小情侶吵架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