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四章、有死無回!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29 03:08  |  字數:3744字

第四百二十四章、有死無回!

崔府。潑墨閣。

崔家老爺子崔洗塵正在教導家裡小一些的孫子孫女們寫字,練的是以書法入道的一代大師黃庭堅的《華嚴疏》。黃宗師的字奇崛瘦硬,端正直真,適合孩童啟蒙。

「小鬼,肩要挺直。再累都不能跨下,人的肩膀跨了,精神沒了。寫字的時候也是一樣,肩膀跨了,字的神采也就沒有了。」

「囝囝,這一筆要更長一些,你是女娃娃,氣勢不夠,力道不足,所以就要走靈秀俊俏之風」

「這一個『佛』字寫的不好,今日要再寫一百遍」

「老爺。」

中年管家站在墨閣門口,一臉奉承的笑著。

「進來說話。」崔洗塵知道他此時找來,必然有事,出聲說道。

「我身上有寒氣,就不帶進去了,免得讓小主子們受涼」管家臉上的笑意更濃,看向幾個端坐在書案上寫字的小孩子比自己的親兒子還要親熱一些。一個個的和他們微笑示意,那幾個小傢伙也都點頭表示回禮。大戶人家的孩子,終歸有一些場面規矩要遵循。

崔洗塵點了點頭,轉身囑咐幾個小鬼不許偷懶耍滑,一會兒要來檢查課業,然後關上房門走了出來。

「何事?」崔洗塵出聲問道。

管家在崔洗塵的耳邊低語幾句,崔洗塵的臉色變得古怪起來,說道:「那個老傢伙當真出來了?」

「老爺,我又特別找人打聽過,千真萬確。這是很多人都親眼所見的事情。」管家一臉篤定的說道:「據說那位老神仙還以神念朝陸家門庭斬了一劍,陸家的陸清明誤入劍障,沒能攔截成功。不過最終被陸家的那位老爺子連轟幾拳,將那一劍的劍氣給打爆了。不然的話,怕是後果更加嚴重。」

「還真是越來越精彩了。」崔洗塵臉帶微笑,出聲問道:「陛下還在陸府?」

「是的。據說陛下也沒有想到老神仙會來,他也跟著受到驚嚇。」

「止水劍館的老神仙當著陛下的面挑戰李牧羊,挑戰一個無知少年」崔洗塵臉上仍然保持著玩味的笑意,喃喃自語說道:「有意思啊。還真是有意思。」

「我們要不再做些什麼?」管家言有所指的問道。

「千萬不要。」崔洗塵表情嚴肅的拒絕,說道:「一獅一虎相爭,怎麼樣才能夠讓它們撕咬的更加激烈?」

「擊鼓助威?」

「不,什麼都不做。安安靜靜的,讓它們不受驚擾的一直咬下去。」崔洗塵沉聲說道。「倘若有人驚擾到它們,它們的眼裡就會有了第三方敵人。那個時候它們的氣不定,心不狠。沒辦法一直撕咬到最終決戰勝負,可能草草了事,倉猝收場。」

「明白了。」管家低頭應是。

「所以,沒有我的命令,你們不要妄自行動。」

「是。老爺。」

崔洗塵看著園子裡面的風雪,輕輕嘆息著說道:「今冬這場雪下的可真大啊。」

「」管家不知道老爺因何發出這種感嘆,沒有接話,只是站在旁邊陪著笑臉。

一牆之隔的小院,崔小心懷裡捧著一隻雪燕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那是一隻雪燕的幼兒,全身都毛絨絨的,翅膀也沒有任何力度,暫時還不具備飛翔的能力。

等到牆那邊的聲音消失,腳步聲音漸遠,崔小心才輕輕的鬆了口氣,只是臉色難堪之極。

她將雪燕放進柳綠的懷裡,讓她將燕兒放進正急急嗷叫的鳥窩裡面。又拉著桃紅出聲問道:「怎麼樣?打聽清楚了嗎?」

「婢子已經打聽清楚了。」桃紅氣喘吁吁的模樣,說道:「今天是陸家老爺子陸行空的六十壽誕,聽說連陛下都去賀壽了,朝中大臣也去了不少」

「我問的不是這個。」崔小心急聲說道。

「是是是。」桃紅連連點頭,說道:「聽說止水劍館今天跑到陸家去圍門,還說要送戰書,他們止水劍館的老神仙要挑戰在陸家做客的牧羊少爺真是沒想到,思念小姐的那個馬夫竟然就是牧羊少爺,小姐,你說當時我們怎麼就一點兒也沒有想到呢?」

「是你沒有想到。」崔小心表情凝重,沒好氣的說道。

「啊?」桃紅一臉的驚訝。「難道小姐小姐當時就知道?」

「備車。」

「小姐,我們去哪裡?」

「去給陸爺爺祝壽。」

「小姐不要。」桃紅連忙阻攔。「今天老爺都沒有出門,少爺們也沒有一個人過去,小姐要是去了會遭責罵的。」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和思念是手帕之交,她的爺爺過生日,我理應前去拜壽。」

「小姐」

「備車。」

「是,小姐。」

嘎吱

院門被人推開,崔小心的母親走了進來,一臉笑意的看著崔小心,說道:「小心這是要去哪裡啊?左右今日沒事,你陪我去你舅舅家走一趟,他的腿有毛病,一到冬天就痛得下不了床走不了路」

「」崔小心輕輕嘆息,看來今日是哪裡也去不了了。

城門之外,宋家老宅。

宋家老爺子宋孤獨穿著一身白色單衣蹲在那廊檐下面,看著那院子裡面的幾株梅樹發獃。

宋洮腳步輕快的走了過來,看到爺爺蹲在那裡一動不動,趕緊將自己身上披著的黑色熊皮大襖披在了爺爺的肩膀之上,語帶責怪的說道:「爺爺,外面天寒,還是進屋休息吧?」

宋孤獨頭也不回的說道:「倘若連這點風雪都能夠傷我,那我這一身老骨頭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