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三章、劍障危險!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27 21:14  |  字數:3783字

第四百二十三章、劍障危險!

「清明小心——」

「陸叔小心——」

「總督大人——」——

陸家門口,無數人驚呼出聲。

木鼎一一劍斬出,陸清明倉猝應戰。他們擔心陸清明沒有準備好會傷及自身。

陸清明心裡實在是恨極了止水劍館,恨極了這個高高在上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卻盡行卑鄙之事的止水老神仙。

要是這事擱在別人身上,為了家族大計,為了陸氏門楣,他可以權衡願意妥協。

可是,他們偏偏欺負的人是李牧羊。

「我兒子招你惹你了?你們先是伏擊截殺,圍剿失敗之後又派人過來送戰書——為的還是想要殺死自己的兒子。不擇手段想方設法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殺我兒子。」

上一次止水劍館木浴白襲殺失敗,陸清明的心裡就存著一股子戾氣難以發泄。

幸好李牧羊安然回來,倘若李牧羊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或者直接被他們給斬殺而亡——他又如何對得起自己的兒子?

父子相見卻還沒來得及相認,人就天各一方,這讓人情何以堪?

以妻子公孫瑜此時對待李牧羊的態度,如果李牧羊要是死了,怕是她也活不成了。

那個時候,自己遭遇的就是家毀人亡的後果。

因為陸家所處在亂局之中,步步驚心,處境堪憂,陸清明強忍下那股子惡氣,在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的時候,他也權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沒想到的是,止水劍館見到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再一次欺負上門——

什麼也不管了,什麼也不顧了,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上門,他也要把天捅破,佛擋殺佛,神擋滅神。

其實這一擊也頗有淵源。

《止水劍法》被人稱為西風第一劍法,《天王槍》又被稱為西風第一槍。

第一槍和第一劍前面都有個『第一』的名頭,到底是第一槍厲害,還是第一劍鋒利,無數人心裡都期待有個答案。

只是雙方都極其克制,雖然兩家有過不少的小磨擦,但是大的衝突卻沒有。像是陸行空陸清明這樣的陸家嫡系血脈和木浴白木鼎一這種掌握著最純粹劍意的木氏族人從來沒有過直接的對撞。

這一次,或許就能夠得到一個結果。

一個世人皆為好奇的答案。

長槍如龍,紫色的火焰瘋狂燃起,將昏暗的天空都給點亮。

那被火焰燃燒著的氣體和雪花嘶啦啦作響,發出痛苦不堪的聲音。

天王槍之雷霆式!

一槍猶如雷霆,橫貫天空。

長槍的槍頭直刺那深藍色的巨形大劍,它要將那大劍給擊碎成碎片。

陸清明心裡清楚,木鼎一是無形之人,這一劍也是無形之劍。

也就是說,這一劍純粹由劍意和真氣組成,而那不停流動的藍色水流就是他真氣流轉的表現形式。

以有形之槍,擊無形之劍。

理論上而言,他是佔了天大便宜的。

因為木鼎一那個老傢伙本人不在現場,只有一縷神識外放,又能積蓄多少的能量和真氣?

嗖!

長槍刺中藍色巨劍的劍心,然後——

就那麼穿了過去。

「就那麼穿了過去?」陸清明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長槍之上灌注了磅礴勁氣,而木鼎一那巨型的水劍也完全是由勁氣組成的能量體。

兩個蘊涵著無匹勁氣的能量體進行碰撞,陸清明之前預料的轟然巨響沒有出現。他想依靠長槍之上的勁道來破掉巨劍之上的力道希望落空。

要知道,每一個能量體都是一個獨立的域。

不同的真氣想要進入那個域裡面,就是破壞整個域的完整性和平衡性。

只要稍有異動,整個域就會像是火山噴發一般的爆掉,以此將周圍的一切摧毀。

域裡面蘊涵的真氣越充沛,爆炸所帶來的真氣波也就越多。

那藍色的巨劍就像是真正的水流,沒有勁氣,沒有水波,沒有爆炸。

「穿過去了。」

「就那麼穿過去了。」

「怎麼就能穿過去了?」

陸清明的心裡難以接受眼前的現實,為了破掉木鼎一的那一招止水劍式,他將一身真氣蘊涵到這一槍之中。因為用力過猛,身體仍然保持著持槍上沖的姿態。

想要變招,已來不及。

陸清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藍色巨劍與他擦肩而過,然後保持著水波蕩漾的狀態,急需朝著那陸家的門廳和牌匾劈去。

「這是怎麼回事兒?」

不少人驚嘆出聲,他們的臉色也同樣的凝重之極。

如果說止水劍館那個老傢伙這一劍裡面沒有蘊涵任何真氣,那麼,沒有真氣又怎麼能夠凝結成巨劍實型?沒有真氣又怎麼可能斬斷這陸家的門廳和門楣?

只是一道水流啊,水流衝撞在門廊之上,能夠帶來多大的破壞力?

可是,如果說這一劍裡面有真氣的話,那麼,為何陸叔那一槍刺上去會落空呢?就像是刺進了真正的湖水裡面——就那麼簡簡單單的穿過去了。

這樣的話,應當以何種辦法反擊?

「這是劍障。」李牧羊沉聲說道。

所謂劍障,就是劍的屏障,也可以說是劍的迷障。

它迷惑的是你的心,也是你的眼睛。

你以為它在那裡,但是,它卻並不在那裡。

它不是看山不是山,也不是看水不是水。

它是——比你的眼睛看到的快一些,比你的耳朵聽到的又有可能慢一些。

它猶如活物,可以與你捉迷藏。

在它預定的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