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二十三章、劍障危險!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么也不管了,什麼也不顧了,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上門,他也要把天捅破,佛擋殺佛,神擋滅神。 其實這一擊也頗有淵源。 《止水劍法》被人稱為西風第一劍法,《天王槍》又被稱為西風第一槍。 ...

第四百二十三章、劍障危險!

「清明小心——」

「陸叔小心——」

「總督大人——」——

陸家門口,無數人驚呼出聲。

木鼎一一劍斬出,陸清明倉猝應戰。他們擔心陸清明沒有準備好會傷及自身。

陸清明心裡實在是恨極了止水劍館,恨極了這個高高在上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卻盡行卑鄙之事的止水老神仙。

要是這事擱在別人身上,為了家族大計,為了陸氏門楣,他可以權衡願意妥協。

可是,他們偏偏欺負的人是李牧羊。

「我兒子招你惹你了?你們先是伏擊截殺,圍剿失敗之後又派人過來送戰書——為的還是想要殺死自己的兒子。不擇手段想方設法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殺我兒子。」

上一次止水劍館木浴白襲殺失敗,陸清明的心裡就存著一股子戾氣難以發泄。

幸好李牧羊安然回來,倘若李牧羊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或者直接被他們給斬殺而亡——他又如何對得起自己的兒子?

父子相見卻還沒來得及相認,人就天各一方,這讓人情何以堪?

以妻子公孫瑜此時對待李牧羊的態度,如果李牧羊要是死了,怕是她也活不成了。

那個時候,自己遭遇的就是家毀人亡的後果。

因為陸家所處在亂局之中,步步驚心,處境堪憂,陸清明強忍下那股子惡氣,在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的時候,他也權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沒想到的是,止水劍館見到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再一次欺負上門——

什麼也不管了,什麼也不顧了,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上門,他也要把天捅破,佛擋殺佛,神擋滅神。

其實這一擊也頗有淵源。

《止水劍法》被人稱為西風第一劍法,《天王槍》又被稱為西風第一槍。

第一槍和第一劍前面都有個『第一』的名頭,到底是第一槍厲害,還是第一劍鋒利,無數人心裡都期待有個答案。

只是雙方都極其克制,雖然兩家有過不少的小磨擦,但是大的衝突卻沒有。像是陸行空陸清明這樣的陸家嫡系血脈和木浴白木鼎一這種掌握著最純粹劍意的木氏族人從來沒有過直接的對撞。

這一次,或許就能夠得到一個結果。

一個世人皆為好奇的答案。

長槍如龍,紫色的火焰瘋狂燃起,將昏暗的天空都給點亮。

那被火焰燃燒著的氣體和雪花嘶啦啦作響,發出痛苦不堪的聲音。

天王槍之雷霆式!

一槍猶如雷霆,橫貫天空。

長槍的槍頭直刺那深藍色的巨形大劍,它要將那大劍給擊碎成碎片。

陸清明心裡清楚,木鼎一是無形之人,這一劍也是無形之劍。

也就是說,這一劍純粹由劍意和真氣組成,而那不停流動的藍色水流就是他真氣流轉的表現形式。

以有形之槍,擊無形之劍。

理論上而言,他是佔了天大便宜的。

因為木鼎一那個老傢伙本人不在現場,只有一縷神識外放,又能積蓄多少的能量和真氣?

嗖!

長槍刺中藍色巨劍的劍心,然後——

就那麼穿了過去。

「就那麼穿了過去?」陸清明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長槍之上灌注了磅勁氣,而木鼎一那巨型的水劍也完全是由勁氣組成的能量體。

兩個蘊涵著無匹勁氣的能量體進行碰撞,陸清明之前預料的轟然巨響沒有出現。他想依靠長槍之上的勁道來破掉巨劍之上的力道希望落空。

要知道,每一個能量體都是一個獨立的域。

不同的真氣想要進入那個域裡面,就是破壞整個域的完整性和平衡性。

只要稍有異動,整個域就會像是火山噴發一般的爆掉,以此將周圍的一切摧毀。

域裡面蘊涵的真氣越充沛,爆炸所帶來的真氣波也就越多。

那藍色的巨劍就像是真正的水流,沒有勁氣,沒有水波,沒有爆炸。

「穿過去了。」

「就那麼穿過去了。」

「怎麼就能穿過去了?」

陸清明的心裡難以接受眼前的現實,為了破掉木鼎一的那一招止水劍式,他將一身真氣蘊涵到這一槍之中。因為用力過猛,身體仍然保持著持槍上沖的姿態。

想要變招,已來不及。

陸清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藍色巨劍與他擦肩而過,然後保持著水波蕩漾的狀態,急需朝著那陸家的門廳和牌匾劈去。

「這是怎麼回事兒?」

不少人驚嘆出聲,他們的臉色也同樣的凝重之極。

如果說止水劍館那個老傢伙這一劍裡面沒有蘊涵任何真氣,那麼,沒有真氣又怎麼能夠凝結成巨劍實型?沒有真氣又怎麼可能斬斷這陸家的門廳和門楣?

只是一道水流啊,水流衝撞在門廊之上,能夠帶來多大的破壞力?

可是,如果說這一劍裡面有真氣的話,那麼,為何陸叔那一槍刺上去會落空呢?就像是刺進了真正的湖水裡面——就那麼簡簡單單的穿過去了。

這樣的話,應當以何種辦法反擊?

「這是劍障。」李牧羊沉聲說道。

所謂劍障,就是劍的屏障,也可以說是劍的迷障。

它迷惑的是你的心,也是你的眼睛。

你以為它在那裡,但是,它卻並不在那裡。

它不是看山不是山,也不是看水不是水。

它是——比你的眼睛看到的快一些,比你的耳朵聽到的又有可能慢一些。

它猶如活物,可以與你捉迷藏。

在它預定的攻擊沒有達到時,是不會輕易自爆的。

陸清明剛才那一槍並沒有刺中劍心,當然,在陸清明的眼睛里看到的是陸清明看到的。

這也是劍障給予陸清明的迷障,放在他眼前的幻影。

陸行空頗為詫異的看了李牧羊一眼,沒想到他竟然能夠識得這劍道至強之法——劍障。

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的星空學子可以知道的,也不是隨便一個劍手能夠施展出來的。

就連現在的止水劍館的館主木浴白都做不到,也只有那個老不死的老妖怪能夠施出這等至強劍訣。

陸行空抬頭看著那朝著頭頂疾速劈來的藍色巨劍,猛地一拳轟了出去。

轟隆陋—

一道紫色的火焰朝著那把藍色巨劍沖了過去。

讓人詫異的一幕出現了,紫色火焰和那藍色巨劍接觸之後,同樣的沒有發生爆炸,而是那藍色巨劍表面的水波激烈的動蕩過之後,竟然將那紫色的火焰給吸收融合。

轟——

那藍色巨劍瞬間光芒大作,體型更大,殺氣更濃。

陸行空不管不顧,再次對著那藍色巨劍轟出了三拳。

轟隆陋—

轟隆陋—

轟隆陋—

三拳下去,三道紫色火焰衝天而起,朝著那藍色巨劍沖了過去。

他們同樣的和那藍色巨劍進行接觸,然後融合,成為那藍色巨劍的一份子。

滋啦啦——

那把藍色巨劍在下落的過程中一下子膨脹開來,漲大了數倍。

藍色的水頭也被那紫色的火焰給點燃,就像是一把燒著了的大劍飛劈而來。

近了。

呼吸間便落在眾人的頭頂。

烈火燃燒,劍氣肆意。

劍下之下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身上的每一根毛髮都立了起來。

那陸府門廊,以及站在廊檐之下的眾多陸氏家人即將被那巨劍劈中。

嚓——

一聲巨響傳來。

那聲音極近極近,就像是驚雷在耳朵邊爆炸。

轟——

那把燃燒著的巨劍被撕裂開來,變成了無數個小塊,無數個小塊正在天空之中熊熊的燃燒著。

藍色巨劍終於還是爆炸開來了。

它在即將斬斷陸府門楣以及廊檐下面的無數顆腦袋時轟然破碎。

它強行吞噬了陸行空連續轟出去的四拳勁氣,然後將自己給撐得爆體而亡,撕扯成碎片。

滋啦啦——

頭頂之上,那藍色的碎劍劍屑還在燃燒著。

在場諸人,終於能夠自由的呼吸。剛才那一幕實在太過駭人,一劍之威,讓人心生一種難以抵擋的感覺。

那個時候,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束縛,被包裹,難以逃脫,難以呼叫。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

在那遙遠的天空之中,那道白衣身影仍然沒有消失,他一臉平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就像這是他早就已經預料到的事情。

「戰書送達,十日之後,我在神劍廣場恭候牧羊小友大駕。」

聲音越來越弱,天空中的身影也越來越淡,最終完全消失。

那個老頭子離開了,他的那一縷外放的神念消失了。

他沒有等待陸府的回答,也沒有等待李牧羊的回答。

因為他清楚,他不需要等待,應該來的一定會來。

風繼續吹,雪繼續下。

有隻雪嗥鳥從頭頂掠過,落下一片哀傷之極的啼哭聲音。

李牧羊看著天空之上止水劍館那個老頭子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說道:「我還沒答應他呢。」

他又對著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乘風長老出聲說道:「我還沒答應他呢。」

沒有人回應他這個問題。

就好像所有人都認定——這是一場難以避免的戰鬥。

ps:恭喜死仁小朋友成為我們近衛軍新一任萌主,記得報上你的身高三圍好讓美女設計師幫你挑選衣服埃

感謝楚月嬋小朋友的萬賞,么么噠。感謝陳小天比柳帥——這是不可能的小朋友的萬帥。你的名字好長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