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二章、老賊敢爾!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26 21:36  |  字數:3573字

?

第四百二十二章、老賊敢爾!

乘風長老認真的想了想,發現李牧羊說的很有道理。

以前李牧羊和他們止水劍館無怨無仇的時候,他們的館主木浴白帶著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長河和數十精英跑去伏擊別人。

結果圍剿失敗,止水劍館損失慘重,狂客百里長河被人砍成肉泥,數十精英無一活命,就連館主也重傷未愈直至現在未醒。

數年不出世的老神仙聞風而動,竟然讓他們來給一個毛頭小子送來戰書-------

「這種事要擱在自己身上,那也是要生氣的。」乘風長老在心裡想道。「非常生氣。」

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就不好意思再生氣了。

於是,他看向李牧羊說道:「你就是李牧羊?」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沉聲說道。「就是你們千方百計想要殺掉的李牧羊。」

「我們並沒有要殺你-----」乘風長老還想再努力的辯解一番。

「對。你們館主帶著無數死士當街伏擊,只是為了把我攔下來打個招呼?」

「這個--------」

「你們的老神仙讓你來給我送戰書,也只是想和我見上一面聊聊家常,順便看看誰尿的比較遠一些?」

「我們老神仙不會做那種無稽之事。」

「他當然不會做那種無稽之事了。他只是想要殺我而已。」李牧羊冷笑不已。

「李牧羊------」乘風長老氣急敗壞,心裡又有一股子悶氣難以發泄,讓人感覺憋屈之極。「這戰書你到底接還是不接?」

「乘風,我陸某剛才已經明言,此事因我陸家而起,就由我陸行空來一力承擔。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陸行空伸出手來,喝道:「把戰書取來給我。」

乘風不給,仍然眼神堅定的看向李牧羊。

畢竟,老神仙要挑戰的人是李牧羊,可不是陸家家主陸行空------陸行空要是去了,到時候老神仙是把他殺了好呢還是不殺好呢?很讓人為難啊。

李牧羊知道乘風的意思,雙手抱胸,出聲說道:「你們剛才不是說你們的老神仙只是為了提攜後進,為帝國選才嗎?不若這樣,你回去讓你們老神仙寫一份契書,上面寫明我絕對不傷害李牧羊的性命他掉了一根頭髮我送上人頭謝罪之類的話------這樣的話,我就會接下你們的戰書。不然的話就是你們那位老神仙心裡有鬼,他看到自己兒子敗在我的手裡了,所以自己小心眼兒,咬牙切齒的想要找我一個小孩子報仇。」

「李牧羊,你真是豈有此理,哪有下戰書還有給人寫保證書的道理------」乘風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看看,黃鼠狼的尾巴露出來了吧?就知道你們想要吃雞。」李思念站在李牧羊的身側,忍不住仗義執言。自己的哥哥被一個據說是很了不得的人物挑戰,現在院子裡面已經傳遍了,李思念自然不會再傻傻等待,跑到門口來看個究竟。

李牧羊回頭看了李思念一眼,李思念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改口說道:「狐狸尾巴------就知道你們是一群老狐狸。」

認真的想了想,好像狐狸也是吃雞的。又不好意思再改口,太招眼了,不是坐實了自己的哥哥是只『雞』嗎?

石君子石陶實在是看不下去他們欺負老實人,於是忍不住插嘴說話了,他看向乘風長老說道:「長老,我們只需要將戰書送達,他們要不要接,到底是何人來接,悉聽尊便,已經不是我們所能夠控制的了--------」

乘風長老也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於是從袖子里掏出止水戰書遞了過去,說道:「此乃老神仙給李牧羊的戰書,李牧羊,你可願接?」

「不接。」李牧羊乾淨利落的說道。「我剛把你們的現任館主打倒,你們的老館主就立即出來了。要是我再把你們那個老館主打倒,你們的老老館主再跳出來,那我李牧羊一生只需要干這一件事情就夠了----打館主?」

「你------你------」乘風長老覺得自己的心臟抽緊,指著李牧羊『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從何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對於李牧羊的無恥,陸行空是很欣賞的。

他用力的拍著李牧羊的肩膀狂笑出聲,說道:「好孩子,還真是好孩子------就是這個理。一個小小少年才剛剛打倒了西風劍神,止水劍館的館主,還沒來得及休息幾日,卻就接到了另外一個老不死的戰書-------你們怎麼有臉過來?要是他再把你們的那個老不死的傢伙打倒了,會不會他爹又出來了?那樣的話,牧羊也不用再回星空學院修行破境了,一直留在天都修行打怪就夠了。」

李牧羊和陸行空眼神對視,有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

對嘛,有什麼話就當場說出來,有什麼恨就當場砍人兩刀。這樣做人才過癮。

「如此欺我辱我-------」乘風長老額頭上的青筋直跳。

轟隆隆------

天空之中,出現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只見蒼茫的天色之中,出現了一汪藍色的水潭。那潭水流不停的掙扎扭動,然後從中間鑽出來一個身穿白袍長發披散的老者。

「老神仙------」乘風長老驚呼一聲,然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只不過是送個戰書而已,怎麼老神仙親自來了?

「老神仙出來了,老神仙出來了------」百名站在那裡被人侮辱半天的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