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四百二十二章、老賊敢爾!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了過去。 那藍色的水流和他的水指相連,變成了一把藍色的大劍。 藍色的大劍彷彿成了活物一般,水流還在不停的轉動著。以巨劍的模樣。 嘩啦啦 仔細傾聽,還有水聲傳出。 ...

?

第四百二十二章、老賊敢爾!

乘風長老認真的想了想,發現李牧羊說的很有道理。

以前李牧羊和他們止水劍館無怨無仇的時候,他們的館主木浴白帶著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長河和數十精英跑去伏擊別人。

結果圍剿失敗,止水劍館損失慘重,狂客百里長河被人砍成肉泥,數十精英無一活命,就連館主也重傷未愈直至現在未醒。

數年不出世的老神仙聞風而動,竟然讓他們來給一個毛頭小子送來戰

「這種事要擱在自己身上,那也是要生氣的。」乘風長老在心裡想道。「非常生氣。」

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就不好意思再生氣了。

於是,他看向李牧羊說道:「你就是李牧羊?」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沉聲說道。「就是你們千方百計想要殺掉的李牧羊。」

「我們並沒有要殺你」乘風長老還想再努力的辯解一番。

「對。你們館主帶著無數死士當街伏擊,只是為了把我攔下來打個招呼?」

「這個」

「你們的老神仙讓你來給我送戰書,也只是想和我見上一面聊聊家常,順便看看誰尿的比較遠一些?」

「我們老神仙不會做那種無稽之事。」

「他當然不會做那種無稽之事了。他只是想要殺我而已。」李牧羊冷笑不已。

「李牧羊」乘風長老氣急敗壞,心裡又有一股子悶氣難以發泄,讓人感覺憋屈之極。「這戰書你到底接還是不接?」

「乘風,我陸某剛才已經明言,此事因我陸家而起,就由我陸行空來一力承擔。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陸行空伸出手來,喝道:「把戰書取來給我。」

乘風不給,仍然眼神堅定的看向李牧羊。

畢竟,老神仙要挑戰的人是李牧羊,可不是陸家家主陸行空陸行空要是去了,到時候老神仙是把他殺了好呢還是不殺好呢?很讓人為難埃

李牧羊知道乘風的意思,雙手抱胸,出聲說道:「你們剛才不是說你們的老神仙只是為了提攜後進,為帝國選才嗎?不若這樣,你回去讓你們老神仙寫一份契書,上面寫明我絕對不傷害李牧羊的性命他掉了一根頭髮我送上人頭謝罪之類的話這樣的話,我就會接下你們的戰書。不然的話就是你們那位老神仙心裡有鬼,他看到自己兒子敗在我的手裡了,所以自己小心眼兒,咬牙切齒的想要找我一個小孩子報仇。」

「李牧羊,你真是豈有此理,哪有下戰書還有給人寫保證書的道理」乘風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看看,黃鼠狼的尾巴露出來了吧?就知道你們想要吃雞。」李思念站在李牧羊的身側,忍不住仗義執言。自己的哥哥被一個據說是很了不得的人物挑戰,現在院子裡面已經傳遍了,李思念自然不會再傻傻等待,跑到門口來看個究竟。

李牧羊回頭看了李思念一眼,李思念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改口說道:「狐狸尾巴就知道你們是一群老狐狸。」

認真的想了想,好像狐狸也是吃雞的。又不好意思再改口,太招眼了,不是坐實了自己的哥哥是只『雞』嗎?

石君子石陶實在是看不下去他們欺負老實人,於是忍不住插嘴說話了,他看向乘風長老說道:「長老,我們只需要將戰書送達,他們要不要接,到底是何人來接,悉聽尊便,已經不是我們所能夠控制的了」

乘風長老也覺得這句話很有道理,於是從袖子里掏出止水戰書遞了過去,說道:「此乃老神仙給李牧羊的戰書,李牧羊,你可願接?」

「不接。」李牧羊乾淨利落的說道。「我剛把你們的現任館主打倒,你們的老館主就立即出來了。要是我再把你們那個老館主打倒,你們的老老館主再跳出來,那我李牧羊一生只需要干這一件事情就夠了打館主?」

「你你」乘風長老覺得自己的心臟抽緊,指著李牧羊『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從何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對於李牧羊的無恥,陸行空是很欣賞的。

他用力的拍著李牧羊的肩膀狂笑出聲,說道:「好孩子,還真是好孩子就是這個理。一個小小少年才剛剛打倒了西風劍神,止水劍館的館主,還沒來得及休息幾日,卻就接到了另外一個老不死的戰你們怎麼有臉過來?要是他再把你們的那個老不死的傢伙打倒了,會不會他爹又出來了?那樣的話,牧羊也不用再回星空學院修行破境了,一直留在天都修行打怪就夠了。」

李牧羊和陸行空眼神對視,有種英雄惜英雄的感覺。

對嘛,有什麼話就當場說出來,有什麼恨就當場砍人兩刀。這樣做人才過癮。

「如此欺我辱我」乘風長老額頭上的青筋直跳。

轟隆隆

天空之中,出現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只見蒼茫的天色之中,出現了一汪藍色的水潭。那潭水流不停的掙扎扭動,然後從中間鑽出來一個身穿白袍長發披散的老者。

「老神仙」乘風長老驚呼一聲,然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只不過是送個戰書而已,怎麼老神仙親自來了?

「老神仙出來了,老神仙出來了」百名站在那裡被人侮辱半天的白袍劍客更是神情激動,一個個的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止水老神仙,是神州傳說中的人物,他們進入止水劍館多年也不曾見過一眼,卻沒想到今日有緣得見真身。

陸家大宅之中,西風君王楚先達猛地從座椅上跳了起來,抬頭仰望天空,說道:「老神仙,止水老神仙出來了他怎麼也出來了?」

更有不少來祝壽的客人見此神跡,立即跪倒在地進行磕拜。

李牧羊也同樣抬頭看向天空,看向藍色水潭之中的那道白色身影。

他知道,那不是真的老神仙,那只是他從遠處投來的一道身影,是虛空幻影。

可是,那道身影卻是如此的逼真,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高空之中俯窺著下面的一切。

「保護將軍。」

陸府門口,十數名將軍發現高空中的身影時,立即自行組隊,一個又一個的衝到了陸行空的前方。

對於他們而言,不管來犯之敵是誰,唯有死戰而已。

這是他們在戰場上養成的習慣,就算回到天都,這個習慣仍然保留著。

「父親小心」陸清明一人一槍,冷冷盯著那天空之中的水中幻影。倘若那人稍有異動,自己必將拚死反擊。

「木鼎一。」陸行空臉色陰沉,虎目掃向天空,兇狠的說出這個讓人陌生的名字。

「同場切磋而已,國尉大人何必如此憂慮?」天空之中,那道幻影出聲說道。

陸行空冷笑不已,說道:「我為何憂慮,有眼之人皆可以看到,有耳之人皆已經聽到,有智慧者皆能夠想到為子報仇,不擇手段,這就是劍神所為?這就是西風民眾敬仰的老神仙所做出來的齷鹺事情?」

「多年不見,沒想到你性格還是如此暴烈。」老神仙聲音平靜的說道。

他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右手中指前伸,其它四指回收。

天空之中,風起雲湧。

九天之外,有雷電轟鳴。

嘩啦啦

他身後的那藍色水潭扭動的更加激烈,朝著他豎起來的那根手指頭涌了過去。

那藍色的水流和他的水指相連,變成了一把藍色的大劍。

藍色的大劍彷彿成了活物一般,水流還在不停的轉動著。以巨劍的模樣。

嘩啦啦

仔細傾聽,還有水聲傳出。

老神仙舉起了那根手指頭,也同樣舉起了手指頭前面的那把藍色巨劍。

然後,他的右手手指頭用力的斬下。

止水劍法之斬之訣!

這是最簡單的一劍。

簡單到讓人都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詞語來形容。就像是簡悼謁,簡單的吃了口飯。

他只不過是豎起了一根手指頭而已。

可是,地上的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磅大力從高空之上壓迫而來。

風被勁氣吹走,雪被勁氣擠走。

就連人也被那勁氣壓得喘不過氣來。

轟隆隆

巨劍疾速而下,所斬的方向竟然是陸府的門楣。

倘若這一劍將陸府高掛的牌匾和前院小樓斬成兩截,那麼陸家將顏面無存,就真的沒辦法再在天都立足了。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打臉,折人面子了事,而是欲置人於死地。

不僅僅要將現在活著的這些陸家人打死,還要將那千百年來為了這個龐大的家族去努力去犧牲的無數陸氏先賢給踩在腳底。

李牧羊打敗了西風劍神木浴白,致使止水劍館的聲望墜入欲底。

這就是止水劍館的報復?

「老賊,敢爾。」陸清明怒喝一聲,手持長槍衝天而起,朝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藍色巨劍刺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