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一十九章、戰書送達!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人譏諷恥笑,名譽聲望跌入谷底,止水劍館也需要搞出一些大動作來讓天都人看到,止水劍館仍然是止水劍館,仍然是天都第一劍館,西風第一劍館 神州第一暫時不好意思喊出來。還是等到老神仙將李牧羊斬殺或者浴...

?

第四百一十九章、戰書送達!

猛將如雲,士卒如虎。

陸行空一聲令下,身後那些身穿錦袍虎背熊腰的男人們立即就進入了備戰狀態。

「止水劍館膽敢再跨前一步,我必將和你們不死不休」

「有我老孟在,龜兒子們別想踏進陸家的門檻」

「待我揮師十萬,必將你們血洗」

巡城司司主李可風,百勝軍將軍孟浩、桃源都督蔣琬、飛虎將軍陳涉、許昌城主陶景明

每一個都是殺人盈野,每一個都是百戰悍將。

這些人同時釋放出戰氣和殺意,現場瞬間便變得殺氣騰騰起來。

身後那些陸府護衛將軍部曲更是手提長刀,眼睛血紅,白袍劍客稍有異動,他們就會衝上去將他們砍成肉泥。

就像是沸騰的火山,又像是正午的驕陽。

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火苗,就能夠見到『轟』的一聲異響,然後火山噴發岩漿,驕陽釋放出火焰。

整個世界都要被毀滅的慘狀。

陸家表達出了自己的態度,極度強硬有死無生的態度。

乘風長老就開始頭疼起來。

止水劍館館主,赫赫有名的西風劍神,竟然慘敗於一個毛頭小子的手上,直到現在還昏迷不醒不得不說,現在的止水劍館士氣低迷,幾乎淪為了天都民眾的笑柄。

當然,他們不會當眾笑話止水劍館如何如何的不堪一擊,但是可以想象,這樣的事情發生后,沒有人再願意將自己的孩子送到止水劍館,更不會有人再將止水劍館視為西風第一劍館或者說神州第一劍館。

千百年來,止水劍館從來都不曾遭遇過這樣的挫折和恥辱。

每個人都感覺到了這樣的變化,每個人都感覺到了危機和壓力。

止水劍館裡面現在戰鬥氣氛濃烈,有不少人嚷嚷著要血洗陸家誅殺李牧羊替館主報仇之類的話。

如果不是老神仙及時出現震住了場子,又有乘風長老等一眾老成持重的老人家主持事務,勸阻攔截,怕是止水劍館的三千弟子早就一批又一批的跑過來狙殺李牧羊了。

打是要打的,但是怎麼打卻要好好規劃一番。

幾位長老和二狂客三君子等止水精英商議過一番,決定還是先禮後兵,由乘風長老帶著一狂客一君子前來替老神仙送戰書。倘若有機會現場再試一試李牧羊的深淺,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

而且,他們已經提前準備好了,由三君子之一的石君子石淘進行挑戰。

為什麼沒有找狂客李秀威或者和百里長河關係最為親近的狂客王歷來做這件事情?

因為他們清楚,以這兩位狂客的脾氣,怕是一句話沒說完,他們已經衝進去和人大打出手了。

想到陸家世代軍伍出身,身邊的軍卒部曲如過江之鯽,而且一個個的又脾氣暴躁,一言不倆就跳腳罵娘

於是,他們又決定帶一百白袍劍客前來助威。

其一、倘若那些毛腳將軍們動手動腳,他們這邊在人數上也不會吃虧。

其二,止水劍館經歷這次館主失手事件,正在被天都眾人譏諷恥笑,名譽聲望跌入谷底,止水劍館也需要搞出一些大動作來讓天都人看到,止水劍館仍然是止水劍館,仍然是天都第一劍館,西風第一劍館

神州第一暫時不好意思喊出來。還是等到老神仙將李牧羊斬殺或者浴白館主領悟了最後一劍蘇醒過來再說吧。

他們要報仇雪恨!

他們要耀武揚威!

他們要重拾西風第一的排名!

雄糾糾,氣昂昂。

「老子要泄憤,老子要殺人。」他們心裡都是這麼想的。

他們披白袍、提長劍,赤腳走過整座天都城。

他們裝了一路的逼,到了陸家門口還沒來得及展示自己的威風和霸氣,還沒有態度強硬的逼迫陸家將李牧羊給交出來

沒想到陸家的這個老傢伙不按常理出牌,搶了他們的台詞不說,還比他們更加的強硬霸道。

劍在弦上,火在柴上。

一觸即發,一點就燃。

此時此刻,如何是好?

乘風長老眉頭緊皺,後悔自己不應該出來趟這池子渾水執行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早知道自己也閉關修行假裝自己現在正是破境的關鍵時刻讓那些年輕人去折騰其它長老不就是這麼乾的嗎?

這次跟來的止水劍客每一人都是高手,而陸家的將軍部曲也都是精英。

論起劍技,自然是止水劍館這邊高上一籌。但是,陸家那邊的這邊人都是從屍山血海裡面殺出來的,論起殺人之技,搏鬥之法,都是祖宗級的人物。止水劍館的這些人碰上那群殺才,還真不一定能夠佔到什麼便宜。

「一息。」有人出聲喊道。

「二息。」

「散。」乘風長老打出一個手勢,那些將陸府大門嚴實圍攏的白袍劍客立即分散到兩邊,陸府大門的正門口也終於讓開了一條寬敞的通道。

「呼」

兩邊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倘若剛才止水劍館不肯後退的話,怕是此時已經殺得血流成河。

乘風長老跨前一步,看著站在門檻之內的陸行空,拱手行禮,說道:「今日是國尉大人大壽之日,祝國尉大人日月同輝,春秋不老。」

陸行空的臉色也緩和起來,笑呵呵的說道:「謝乘風長老賀。若是來祝壽,那就是陸府貴賓,必以上賓之禮相待。倘若是來尋滋擾事,那麼陸家便自當操戈反擊。我陸氏一輩子疆場殺敵,自己的家都守不住,何談守衛國土?」

「國尉大人所言甚是。」乘風長老沉聲說道,心裡卻很不是滋味。自己的選擇讓止水劍館再次被陸家給壓了一頭,止水劍館的聲譽也就再次受到損傷。

直到這個時候,乘風長老才察覺到自己中了陸行空的詭計,做了一樁極其愚蠢的事情。

狹者相逢,勇者勝。

相比較陸行空的蠻橫霸道,自己還是太儒雅懦弱了一些

官場的人心計重,套路深。一心修行破境的乘風長老覺得自己被欺負了,都不願意和這些人多說些什麼。

於是,他拱了拱手,說道:「一來為國尉大人祝壽,另外還有一樁事要麻煩國尉大人。」

「何事?」陸行空挑了挑眉頭,出聲說道。

「送戰書。」

「何人的戰書?」

「我們家老神仙見少年英傑而心喜,所以想要找李牧羊切磋一番」乘風長老一臉笑意的看著陸行空,說道:「還請國尉大人幫忙送達。」

「老神仙?」

有人驚呼出聲。

「老神仙?」

陸行空的臉色難堪之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