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一十五章、當眾挖角!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李牧羊表情微愣,這是什麼意思?打算收買我嗎? 「陛下所言甚是。」李牧羊來不及多想,給了一個中規中矩的答案。 「據我所知,牧羊修行時間只有短短一年時間吧?」楚先達看著李牧羊說...

第四百一十五章、當眾挖角!

聽到楚先達問起李牧羊的消息,在場不少人臉色大變。

站在管事群裡面的李岩滿臉震驚,沒想到高高在上的君王竟然主動提起自己兒子的名字。李牧羊大戰西風劍神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就知道此事難以善了,但是,他一直擔心的是西風劍館的報復,卻沒想到就連一國之君也對這件事情如此上心。

李岩一生沒有經歷過太多的陣仗,以前是公孫瑜小姐的車夫,現在是陸行空老爺子的管事可以說,現在的成就已經是他的人生巔峰。

所以,當聽到自己兒子的名字從那個遙不可及的大人物嘴裡說出來時,他有一種很荒謬和很不真實的感覺。

羅琦站在小姐公孫瑜的身邊,聽到楚先達問起李牧羊時,兩人的臉色同樣變得蒼白。羅琦是憤怒加驚嚇,公孫瑜更加鎮定一些,但是同樣的擔憂李牧羊的安危。

兩女對視一眼,終究只能夠保持沉默。

這樣的事情,只能交給家裡的男人來處理。

李思念站在李牧羊的旁邊,用力的握了握哥哥的手,說道:「哥,沒事的。他就是問問」

李思念雖然是在安慰李牧羊,但是反而比李牧羊更加的緊張忐忑一些。

「這個人可是帝王啊,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一國之君氨

李牧羊回握住妹妹冰冷的小手,沉聲說道:「嗯,沒事的。」

楚先達說陸家人氖焙潁陸清明只是尷尬和慍怒。當他有意在人前提起李牧羊時,陸清明眼裡就浮現起一抹濃郁的殺意。

「此人想要作甚?難道當真想滅了我陸家滿門不成?」

其它不知情的人則是紛紛看向李牧羊。

羨慕者有之,擔憂者有之,還有人興災樂禍。

無論如何,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了李牧羊的身上。

陸行空豪邁大笑起來,看著楚先達說道:「正欲向陛下介紹呢,沒想到陛下主動提起了。陛下可還記得當初救下許達將軍的少年英雄?」

「自然記得。」楚先達的臉色又有些不好看了。誤了朕的大事,殺了朕的監察司掌令史,毀了朕大半個監察司,我怎麼可能不記得?好幾次做夢都欲殺之而後快呢。

「少年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當時我便請求陛下獎賞這少年英傑。只是陛下事務繁忙,此事後來不了了之。」陸行空佯裝沒有看到楚先達的表情,仍然自顧自的說道:「後來此少年入了星空學院,勤奮好學,修行破境勢如破竹。為西風賀,為陛下賀,賀我西風獲得此少年英才,賀我陛下得此國之棟樑。」

楚先達臉上仍然帶著笑意,但是笑容卻變得陰冷起來,眼神里有神光閃爍,說道:「既然我帝國有此少年英雄,朕自當一見李牧羊何在?」

「李牧羊。」陸行空出聲喚道:「快來拜見陛下。」

李牧羊收拾心神,不再躲避,穿越人群,昂首挺胸的朝著正廳走去。

他走到楚先達的面前跪下,再次朗聲說道:「叩見陛下。」

「抬起頭來。」楚先達出聲說道。

李牧羊便抬起頭來,表情平靜的和楚先達眼神對視。

楚先達眼神如鷹,又如利箭。狠狠地朝著李牧羊衝撞過來,就像是要把李牧羊的瞳孔戳瞎一般。

李牧羊的心神微震,仍然不動聲色,努力的,保持平和的姿態和楚先達對視著。

他心中無私,亦無悔。

無論是當初在樓船之上和崔照人的搏殺,還是後來天都城裡和止水劍館木浴白決鬥,他都是為了保命而已。也只是為了保命而已。

不夾雜私仇,更沒有什麼利益。

倘若再次遭遇那樣的境況,他仍然會做那樣的事情。

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楚先達嚴肅的面容突然間綻放開來,笑著說道:「此子見君王而不懼,眾人矚目而從容。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李牧羊躬身道謝,說道:「謝陛下稱讚。」

「嗯。你就是李牧羊?」

「是。陛下。」

「朕御筆親點的西風文試第一,你我相見應該更早一些時候才是?」楚先達看著李牧羊,一臉溫和笑意,說道。

李牧羊表情微愣,這是什麼意思?打算收買我嗎?

「陛下所言甚是。」李牧羊來不及多想,給了一個中規中矩的答案。

「據我所知,牧羊修行時間只有短短一年時間吧?」楚先達看著李牧羊說道。

李牧羊心中微驚,面上卻不動聲色,笑著說道:「正式修行時間極短,不過,我妹思念自小被一個老道士收為徒弟,授其破體術。妹妹修行時,我也依著葫蘆畫瓢也算是提前下過幾年功夫了。」

李牧羊進入星空之後知道那個總是一身油膩的老道士其實來頭不小,而且那破體術更是世間極其強大的功法秘笈。他卻故意不說道士之名諱,只說功法的名字。想來能夠暫時幫他避開那個難以解釋的火坑吧?

果然,聽到李牧羊的話后,在場不少人表情微驚。

「你是說令妹所學的功法為破體術?」楚先達自然知道破體術的來歷,說道:「令妹是紫陽真人的弟子?」

李牧羊裝出一臉天真無恥的模樣,茫然說道:「紫陽真人?我不知道誰是紫陽真人。我只識得一個渾身油膩的道士,一次又一次的逼我喝極其難喝的葯汁不過,他確實收我妹妹思念為徒,而且傳授了她一套功法為破體術。」

這樣一來,所有人的視線又全部都聚集到了李思念的身上了。

「此女竟然是紫陽真人之弟子?以前不曾聽人說過」

「紫陽真人怎麼會收一個女弟子呢?不過,破體術確實是紫陽真人成名絕技」

「世人言其為天都第四輪明月,還有人稱其身份低賤,只是一個奴婢之女卻沒想到,此女背影如此之大」

紫陽真人,道家七真人之一。

以道家在整個神州的影響力,紫陽真人的身份即使比不過一國之君,但是相對於千年

閥門而言只高不低。

李思念能夠成為他的弟子,那就在整個道家都有著強大的號召力。

這樣一來,天都四大明月之中,李思念的身份就不再處於劣勢,相反,和其它三女相比也是只高不低。

「既然是紫陽真人的徒弟,朕也當相見」楚先達的心裡越發的不痛快了,自己還沒有出招呢,這小子的背影就先露出來了。自己要是派人把李牧羊給斬了,那紫陽真人應當不會怨恨於朕吧?

雖然說佛道兩家不問世事,但是,那只是他們不想過問。倘若他們想要過問,也是一樁讓人為難的事情。自己貴為一國之貴,到時候也得費心想辦法給他們一個交代。

於是,在陸行空的召喚下,李思念又穿過人群站在了帝王面前。

李思念同樣的跪下行禮,楚先達不好讓她久跪,只得讓他們兄妹倆人同時起身。

李牧羊和李思念並肩站立於人前,男的白衫玉冠,瀟洒不凡。女的紅襖白裙,嬌俏可愛。

這一對兄妹站在一起,如繁星點點之皓月,如冰天雪地中的一簇寒梅,實在是讓人賞心悅目,耀眼之極。

看到自己一對兒女站在台前,羅琦和李岩高興之極。

看到近在咫尺的一雙碧人,陸清明和公孫瑜也是滿懷驕傲。

楚先達看著李思念,出聲問道:「紫陽真人身體可好?」

李思念倒也坦白,說道:「回陛下的話,我有數年不見家師。上次和師父分別時,師父說他有一劫要避,直至今日,沒有消息。不過,我相信師父定然身體康健,萬事無憂。」

楚先達點了點頭,再次確定了李思念的身份。

倘若自己詢問紫陽真人身體如何,這女娃順嘴便答,反而會讓他懷疑女娃的身份。

畢竟,紫陽真人是神州的知名人物,他的行蹤也廣受關注。

楚先達知道他正在潛修破境,好幾年不曾理會世俗之事。倒是和李思念所說的完全吻合。

「下次見面,待我向真人問好。」楚先達笑呵呵的說道:「多年前曾有過一面之緣,對真人極其仰慕。」

「是,陛下。」李思念躬身答應。

楚先達又將視線放在了李牧羊的臉上,說道:「原來是有破體術築基,這就可以理解為何短短時間的修行便可以大敗西風劍神木浴白了。朕聽聞有少年人和我西風劍神木浴白決戰天都大街,並且不敗反勝,重傷木浴白,當時我還想著是哪一位少年英雄呢,沒想到卻是你李牧羊」

楚先達笑呵呵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星空學成歸來,牧羊可願為帝國效力?」

李牧羊立即答應,說道:「願意。」

「哈哈,好,只要你回來,高官厚祿,奇珍異寶,功法秘籍、靈石丹藥、予取予求。我以楚氏榮譽擔保,李家定然成為我西風帝國一等一的家族。」楚先達笑呵呵的說道。

陸清明眼神微凜,這是當眾挖人牆角,赤裸裸的分裂李牧羊和陸家的關係。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