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一十四章、不懷好意!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再說,這件事情眾所周知,就是想瞞也瞞不住埃」 李牧羊輕輕嘆息,說道:「6家情勢危急,有些事情還是要埋在心裡才好。要是被有人心聽到,怕是因此而引起場爭執。雖然6家對我們不薄,但我們終究只是客居...

第四百十四章、不懷好意!

濃眉大眼,臉頰微瘦。〔??).}1ZW.楚先達身材不高,但是穿著套明黃天子袍看起來甚是威嚴。登基十幾載,自有股睥倪天下的帝王氣息。

6行空帶著行人迎出來時,楚先達恰好從御輦下來。二皇子楚疆侍候在側,身後護衛如林,宦官無數。

「臣6行空拜見陛下,陛下親臨,6府蓬蓽生輝。」6行空候在門口,就要下跪行禮。

嘩啦啦

6行空身後跪了大片。

沒辦法,君王親臨,禮不可廢。李牧羊也夾在人群間,很沒有尊嚴的跪伏在雪地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下跪這種事情讓他心裡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有股戾氣縈繞在心頭,好像剛剛到來的這個皇帝欠自己好幾百個金幣似的。

自從上次和西風劍神戰之後,李牧羊就時常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太對勁兒。那頭和李牧羊融合的黑龍越來越不安份,總有種隨時破體而出的感覺。

這讓李牧羊心暗自擔憂不已,可千萬不能讓黑龍的意識佔據了主導地位,更不能在這天都城裡暴露了自己的真龍身份

李牧羊只想好好的活著,活得好好的。

楚先達終究沒有讓6行空當眾出醜,快步上前,將6行空即將跪下的身體給託了起來,雙手握著他的手臂,說道:「國尉大人何須多禮?今天是國尉大人的大壽之日,朕來祝壽,順便討杯長壽酒喝。哪能讓國尉大人行此重禮,那不是讓朕折壽嗎?」

「君臣之禮不可廢。陛下壽與天齊,怎會折壽?」6行空笑著說道,也沒有當真跪下去的意思。

楚先達拉著6行空的手臂,說道:「平日里可講究君臣之禮,今日卻萬萬不可」

楚先達掃視了眼跪倒在地上的眾多6家親眷部將,朗聲說道:「大家都起來吧。今日是6公大壽,我來與諸位同賀。大家不須拘禮,開懷暢飲便可。」

「謝陛下。」眾人紛紛起身,侍立兩側。

楚疆也走了過來,對著6行空彎腰行禮,笑著說道:「楚疆祝國尉大人福壽雙全,破境如破竹。疆也有薄禮奉上,還請國尉大人不要嫌棄。」

「多謝二皇子。」6行空對著楚疆躬身道謝。

又轉身看著楚先達,說道:「陛下,進屋喝茶吧?」

「進屋喝茶。」楚先達笑哈哈的說道,拉著6行空的手馬當先的走在前面,楚疆緊隨其後,眼神卻在人群打量著,像是在搜索什麼重要人物。

當他在人群現李牧羊時,嘴角微揚,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後抬腳跨入6府院門。

「你認識他?」李思念直站在李牧羊身側,看到李牧羊和楚疆的眼神交流,出聲問道。

「不認識。」李牧羊搖頭說道。不過,現在應當是認識了吧?

「上次靜水凝露,他當眾拋出了個辯題,皇權重乃或軍權更重當時大家皆以為是沖著6家而來。今日他們父子倆同時來給6爺爺祝壽,怕是沒安好心。」李思念心直口快,出聲說道。

李牧羊掃視四周,說道:「慎言,這樣的話可千萬別被人聽到了。」

「放心吧。我說話只有你能夠聽見」李思念撇嘴說道:「再說,這件事情眾所周知,就是想瞞也瞞不住埃」

李牧羊輕輕嘆息,說道:「6家情勢危急,有些事情還是要埋在心裡才好。要是被有人心聽到,怕是因此而引起場爭執。雖然6家對我們不薄,但我們終究只是客居6府。就算幫不了他們什麼忙,也不能給他們招惹來什麼麻煩」

李思念若有所思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感覺你知道很多事情似的。」

李牧羊苦笑搖頭,說道:「我倒是希望自己沒有知道那麼多事情。」

因為李牧羊救了6清明,6家待李牧羊極其親切。不管是6老爺子還是6清明,都對他毫無隱瞞,將6家面臨的最真實狀況說與李牧羊知道。

知道的多了,煩惱自然也就多了。面對6家此時面臨的亂局,李牧羊不得不設身處地的替他們思考下破局之法。

雖然暫時也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

君王親來賀壽,這個面子給的不可謂不大,6家的榮寵也不可謂不高。

只是,君心難測,楚先達對待6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態度,怕是在場的大部份人是心知肚明的。

特別是依附於6家的那些將領,他們更是清楚,即使陛下親至,也並不代表陛下當真對6家多麼的信任或者說多麼的愛護。

楚先達來,是他非來不可。

因為6家的千年門楣,也因為6行空的身份地位。

倘若不來,那就證明西風皇氏是準備徹底的和6家撕破臉了。

6行空邀請楚先達坐在主位,楚先達不應,硬生生的將6行空給按在主位,自己只是坐在旁邊的客座。

楚先達坐下了,和6家親近的長者族老就沒辦法再坐了。誰敢與君王平起平坐啊?

楚先達打量著6府大院裡面的風景,輕聲嘆息,說道:「朕幼時沒少到6府來玩耍,對6府大院比皇宮還要更加熟悉些那個時候最喜吃6府裡面的肉食,總覺得6家的煮肉要比皇宮裡面的更好吃些。」

楚先達轉身,和伺候在旁的6清明說話:「清明,我記得你書房的字還是我題的吧?」

6清明躬身行禮,笑著說道:「正是。臣書房的牌匾更是陛下親筆題寫。」

「清明,你我是兒時玩伴,何須如此多禮?淡然些,就當是閑話家長。我來是要和你們共賀國尉壽誕的,你們這般拘謹,倒讓朕覺得好生沒趣了。」楚先達擺了擺手,示意6清明自然隨意些。

6清明直起腰背,笑著說道:「陛下厚愛,我們這些做臣子的可不敢失了禮數。」

「今日沒有君臣,只有長輩和兄弟。」楚先達倒是極懂得收攬人心,笑著說道:「所有人都無須拘禮。千年軍府世家,自然要有熱血豪邁的氣息。今日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當為國尉大人賀。」

「謝陛下。」6行空臉感激的說道。

楚先達掃視廳內眾人,出聲說道:「6家什麼都好,就是子嗣少了些。清明代單傳,到了天語這邊又只有個男妹。這可怎麼給6家開枝散葉啊?這可不妥,要多生些才是。兒孫滿堂,也是種福份。國尉大人,你說是不是?」

6清明面露尷尬之色,眼裡有閃而逝的怒氣。

6行空卻是不動聲色,像是沒有聽出楚先達話里的深意,呵呵笑著說道:「陛下所言甚是,我也和清明說,多生幾個才是。無論男娃女娃,多生幾個,多些子女環繞膝下,老了方可享受這天倫之樂。你看我只有清明這個兒子,終究還是覺得冷落了些。」

楚先達看著6清明,說道:「清明,國尉大人的話你也聽到了,還需努力才是。」

「是,陛下。」6清明沉聲應道,滿是憋屈之感。心想,我有幾個兒子女兒,關你皇帝什麼事?你說這種話,是欺人6家人丁單薄嗎?

或許,話里還有更深層的意思?威脅我6家順從聽話些,不然就斷子絕孫?

此人過來,不懷好意。

「6家世代從軍,為我西風帝國鎮守邊疆人們常言,6氏不倒,國土不失。足見6家對我西風帝國之重要。」

6行空表情凝重,趕緊說道:「實是些無聊人士的閑言碎語而已。6家是西風的6家,也是陛下的6家。陛下待6家恩寵深厚,如同國士。6家也只能以國士之禮以報之,鞠躬盡粹,百死不辭。」

「朕明白,朕明白。」楚先達拍著6行空的手背,笑著說道:「6家是西風的6家,也是朕的6家。國尉大人更是託孤重臣,對西風,對朕都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鑒。6家為帝國拋頭顱、灑熱血,失去了多少大好男兒的性命朕都記在心裡,定不會讓忠誠之士感到寒心的。」

「謝陛下。」6行空只得再謝。

「時間如白駒過隙,溜得飛快。眨眼間,國尉大人既然就已經六十了直到現在還讓國尉大人鞍前馬後為國效力,朕心甚是愧疚」

6行空躬身行禮,說道:「臣尚能持槍,尚能披甲,尚能為國殺敵。只要帝國需要,陛下需要,臣自當再上戰場,為君衝鋒」

「呵呵」楚先達的嘴角咧了咧,顯然,這個話題大家聊的不是太愉快。

楚先達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也是百般不快。

今天是大壽之日,這位陛下卻當眾想要討回兵權,腳將自己踢開這不是欺人太甚嗎?

像是突然間想起了什麼似的,楚先達的臉上又重新凝滿了笑意,說道:「前幾日天都生了件大事,個少年人竟然硬拼西風劍神木浴白而不敗那位少年可在此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