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四章、不懷好意!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20 20:14  |  字數:3423字

第四百十四章、不懷好意!

濃眉大眼,臉頰微瘦。〔??).}1ZW.楚先達身材不高,但是穿著套明黃天子袍看起來甚是威嚴。登基十幾載,自有股睥倪天下的帝王氣息。

6行空帶著行人迎出來時,楚先達恰好從御輦下來。二皇子楚疆侍候在側,身後護衛如林,宦官無數。

「臣6行空拜見陛下,陛下親臨,6府蓬蓽生輝。」6行空候在門口,就要下跪行禮。

嘩啦啦---------

6行空身後跪了大片。

沒辦法,君王親臨,禮不可廢。李牧羊也夾在人群間,很沒有尊嚴的跪伏在雪地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下跪這種事情讓他心裡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有股戾氣縈繞在心頭,好像剛剛到來的這個皇帝欠自己好幾百個金幣似的。

自從上次和西風劍神戰之後,李牧羊就時常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太對勁兒。那頭和李牧羊融合的黑龍越來越不安份,總有種隨時破體而出的感覺。

這讓李牧羊心暗自擔憂不已,可千萬不能讓黑龍的意識佔據了主導地位,更不能在這天都城裡暴露了自己的真龍身份------

李牧羊只想好好的活著,活得好好的。

楚先達終究沒有讓6行空當眾出醜,快步上前,將6行空即將跪下的身體給託了起來,雙手握著他的手臂,說道:「國尉大人何須多禮?今天是國尉大人的大壽之日,朕來祝壽,順便討杯長壽酒喝。哪能讓國尉大人行此重禮,那不是讓朕折壽嗎?」

「君臣之禮不可廢。陛下壽與天齊,怎會折壽?」6行空笑著說道,也沒有當真跪下去的意思。

楚先達拉著6行空的手臂,說道:「平日里可講究君臣之禮,今日卻萬萬不可-------」

楚先達掃視了眼跪倒在地上的眾多6家親眷部將,朗聲說道:「大家都起來吧。今日是6公大壽,我來與諸位同賀。大家不須拘禮,開懷暢飲便可。」

「謝陛下。」眾人紛紛起身,侍立兩側。

楚疆也走了過來,對著6行空彎腰行禮,笑著說道:「楚疆祝國尉大人福壽雙全,破境如破竹。疆也有薄禮奉上,還請國尉大人不要嫌棄。」

「多謝二皇子。」6行空對著楚疆躬身道謝。

又轉身看著楚先達,說道:「陛下,進屋喝茶吧?」

「進屋喝茶。」楚先達笑哈哈的說道,拉著6行空的手馬當先的走在前面,楚疆緊隨其後,眼神卻在人群打量著,像是在搜索什麼重要人物。

當他在人群現李牧羊時,嘴角微揚,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後抬腳跨入6府院門。

「你認識他?」李思念直站在李牧羊身側,看到李牧羊和楚疆的眼神交流,出聲問道。

「不認識。」李牧羊搖頭說道。不過,現在應當是認識了吧?

「上次靜水凝露,他當眾拋出了個辯題,皇權重乃或軍權更重------當時大家皆以為是沖著6家而來。今日他們父子倆同時來給6爺爺祝壽,怕是沒安好心。」李思念心直口快,出聲說道。

李牧羊掃視四周,說道:「慎言,這樣的話可千萬別被人聽到了。」

「放心吧。我說話只有你能夠聽見------」李思念撇嘴說道:「再說,這件事情眾所周知,就是想瞞也瞞不住啊。」

李牧羊輕輕嘆息,說道:「6家情勢危急,有些事情還是要埋在心裡才好。要是被有人心聽到,怕是因此而引起場爭執。雖然6家對我們不薄,但我們終究只是客居6府。就算幫不了他們什麼忙,也不能給他們招惹來什麼麻煩------」

李思念若有所思的看著李牧羊,說道:「感覺你知道很多事情似的。」

李牧羊苦笑搖頭,說道:「我倒是希望自己沒有知道那麼多事情。」

因為李牧羊救了6清明,6家待李牧羊極其親切。不管是6老爺子還是6清明,都對他毫無隱瞞,將6家面臨的最真實狀況說與李牧羊知道。

知道的多了,煩惱自然也就多了。面對6家此時面臨的亂局,李牧羊不得不設身處地的替他們思考下破局之法。

雖然暫時也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

君王親來賀壽,這個面子給的不可謂不大,6家的榮寵也不可謂不高。

只是,君心難測,楚先達對待6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態度,怕是在場的大部份人是心知肚明的。

特別是依附於6家的那些將領,他們更是清楚,即使陛下親至,也並不代表陛下當真對6家多麼的信任或者說多麼的愛護。

楚先達來,是他非來不可。

因為6家的千年門楣,也因為6行空的身份地位。

倘若不來,那就證明西風皇氏是準備徹底的和6家撕破臉了。

6行空邀請楚先達坐在主位,楚先達不應,硬生生的將6行空給按在主位,自己只是坐在旁邊的客座。

楚先達坐下了,和6家親近的長者族老就沒辦法再坐了。誰敢與君王平起平坐啊?

楚先達打量著6府大院裡面的風景,輕聲嘆息,說道:「朕幼時沒少到6府來玩耍,對6府大院比皇宮還要更加熟悉些------那個時候最喜吃6府裡面的肉食,總覺得6家的煮肉要比皇宮裡面的更好吃些。」

楚先達轉身,和伺候在旁的6清明說話:「清明,我記得你書房的字還是我題的吧?」

6清明躬身行禮,笑著說道:「正是。臣書房的牌匾更是陛下親筆題寫。」

「清明,你我是兒時玩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