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四百一十三章、《須彌槍訣》!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敗了西風劍神木浴白的怪物或許他手裡當真有什麼不出世的寶貝? 陸行空看著手裡的漆黑木盒,感受著他沉甸甸的份量,以及觸手入的灼熱感,看著李牧羊說道:「無妨,不管這裡面裝的是什麼,爺爺都喜歡。」

第四百一十三章、《須彌槍訣》!

陸家天王槍聲名赫赫,威震神州。

陸家世代為國鎮守邊疆,天王槍所指,萬軍所向。陸家先祖一人一槍,與眾多燕塘舊將一起,替西風楚氏開國皇帝楚玉峰打下了這諾大的帝國江山。一個來自風城的邊垂小將,一躍成為天下間最有權勢的天下兵馬大元帥。

千百年來,雖然偶有起落,但是陸家為帝國軍方第一人的身份卻從來都沒有被人改變過。

陸行空為將之時,一桿天王槍打遍敵國無敵手。

陸行空為帥之時,長槍雪藏,但是卻威懾力更強。

如果說,陸家天王槍是天下第一槍,或許其它幾國的用槍高手會有所不滿。但是,倘若說陸家天王槍是西風第一槍,則西風無人不服。

現在,竟然有人說要送給陸行空一式槍法做為六十壽誕的賀禮

他知道陸家天王槍的來歷嗎?

他知道陸行空此時的修為境界嗎?

「這小子還真是有意思。」有人出聲大笑。

「一式槍法?還有人敢送國尉大人槍法,當真是荒謬之極的事情難道他認為自己的槍法要遠勝於國尉大人不成?」

「無論如何,終究是一番心意,說不得陸老看過那一式槍法就破了枯榮,直入星空之境呢?」

這些笑聲有善意的調侃,也有惡意的譏諷。

也難怪大家的反應會這麼強烈。要知道,修行破境是需要時間的,寶器秘訣也是需要積累的。

有些家族積蓄千年,也不過是那麼一兩本可以拿出來揚名的絕世功法。

譬如陸家的《天王槍》和《嶙峋步伐》,譬如崔家的《渡劫劍法》和《十萬八荒無意訣》。

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什麼不出世的寶貝或者珍貴的槍法送給陸行空這等身份地位的強者?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和龍王的眼淚融合后的李牧羊本身就是一個移動的寶庫。記憶海裡面有著那頭黑龍千萬年來搜集的珍藏秘典,而它藏於神洲各地的龍窟更是藏寶無數。

李牧羊就算當場喊出『老子是西風第一富』,那也是他高風亮節含蓄靦腆不想過於高調他要是想高調一些,就直接喊出『老子是神州第一高富帥』了。

李思念站在李牧羊的前面,當她給陸老爺子磕過頭祝過壽后,就和其它人一樣站到了陸天語的旁邊。

現在看到大家都在取笑自己的哥哥,李思念的臉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冷哼一聲,聲音尖利的說道:「我哥打敗了西風劍神,你們誰能夠做到?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好笑的。」

笑聲嘎然而止。

不得不說,李思念這一擊簡直是直插心窩埃

西風劍神木浴白,那是西風帝國成名數十年的人物,在場諸人包括那些征戰沙場的無敵猛將沒有一個敢站出來說『我一定能夠將其打敗』這樣的話。就算是陸行空也不會輕易說出這樣的話。

因為,在天都名眾的心目中,西風劍神木浴白和西風戰神陸行空可都是同一個級別的人物,是天都城為數不多的幾名守護神之一。

可是,木浴白卻陰差陽錯的被李牧羊給打至重傷,聽說直到今日還沒有清醒過來。

這時大家才恍然大悟,面前這個小子可是打敗了西風劍神木浴白的怪物或許他手裡當真有什麼不出世的寶貝?

陸行空看著手裡的漆黑木盒,感受著他沉甸甸的份量,以及觸手入的灼熱感,看著李牧羊說道:「無妨,不管這裡面裝的是什麼,爺爺都喜歡。」

別人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陸清明公孫瑜夫婦是明白的,李岩和羅琦夫妻也是明白的。

這是自己的大孫子送的禮物,就是盒子裡面裝的是一盒子泥土,那也是極其珍貴的。

這麼多年來,他們只是偶爾收到他支言片語的消息,何曾收到過李牧羊送的什麼禮物啊?

在他做了那樣的事情之後,還能夠在自己的六十壽誕收到大孫子送來的禮物,怕是睡覺都要忍不住偷偷笑醒吧?

「謝謝陸爺爺。」李牧羊笑著說道。

他倒不在意別人在說些什麼,送給陸行空老爺子的禮物只是代表他的一份心意。無論輕也好重也好,他的情意是真實的。這就足夠了。

「爺爺,我們都有些期待了。」陸林站在李思念身側,笑著說道:「牧羊兄送的禮物,一定非比尋常。要不你就打開讓我們也跟著開開眼?」

「是啊陸老,打開讓我們也開開眼牧羊送給你的槍法,那一定是世所罕見」

「將軍,讓我們這些大老粗也見識見識」

陸行空看向李牧羊,李牧羊點頭,笑著說道:「牧羊在水之幻境裡面發現了一個神秘的洞窟,那個洞窟極深極險,牧羊一心好奇,進入深處,無意間得到此槍訣。我知道陸家天王槍名震神州,之所以贈送此訣,只是為了讓陸爺爺鑒別一下優劣而已—倘若能夠對陸爺爺的修行破境有所助益,那更是讓我榮幸之至。」

李牧羊把此槍的由來給推到水之幻境裡面,就算有人知道了他的來歷,怕是也沒辦法懷疑自己和龍族寶藏有什麼關係。

陸行空一臉慈愛的看著李牧羊,就算是看向陸天語時也沒有這樣的溫和眼神。

他站了起來,親自將李牧羊從地上拉了起來,看向眾人說道:「星空學院,每年新生都要入幻境考核歷練。聽聽聞水之幻境奇之又奇,險之又險。我卻不曾有機會一探究竟的機會。不過,此槍訣是從水之幻境之中所得,必然是絕世奇珍。」

虎視掃視全場,說道:「今日牧羊將此槍訣贈送與我,我也不願獨自藏私。現在,我就將此槍訣打開,邀大家共賞。」

說話之時,陸行空已經伸手掀開了木盒的盒蓋。

一道銀色長槍衝天而起,

它穿破屋頂,朝著長空之上沖了過去。

長槍在空中炸裂開來,如驚雷閃電,然後瞬間消失於無形。

再看手中木盒,裡面空無一物,就像是那式長槍在打開盒蓋的時候就已經機靈的逃跑了一般。

西風皇宮,數名錦衣老者飛上屋頂,遙望紅光閃爍的方向。

那裡殺氣瀰漫。

天都城外,宋家老宅。

灰袍老者抬頭看天,面露凝重之色。

千佛寺內,數名和尚飛上白雲之巔,朝著天都所在的方向看來。

深宮大院,名山大川,各有強者受至磅槍氣所影響,紛紛掐指盤算。

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看著那空空如也的木盒,看著那被槍氣衝破的屋頂,看著站在面前一臉平靜的李牧羊

「這是什麼槍法?」

所有人都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唯有陸行空眉頭緊鎖,一臉沉思的模樣。

他看著那天空之上銀色長槍消彌於無形的地方,似有所思,卻又有種難以把握的混沌感覺。

修行破境,一線之隔就是一牆之隔。

有時候,人們往往被困在那一線之隔的時候而難以破門而入。

「槍訣呢?」陸林喃喃自語,出聲問道。「槍訣跑了?」

李牧羊指了指那漆黑木盒,對陸行空說道:「槍訣在那木盒之底。」

陸行空掀開木盒盒蓋,仔細查看,這才發現那木盒的盒底刻著一個持劍小人。只是此時那小人一動不動,猶如靜畫。

而盒蓋之上,上面鐫刻三個古樸小字:須彌槍。

「此槍名為須彌槍。」陸行空出聲說道。他看向李牧羊,出聲說道:「聞所未聞,卻有如此的殺傷力,堪稱神州第一槍。」

陸行空捧著那木盒,看著李牧羊說道:「此物太過貴重不若你收回去吧。」

不少人都看向李牧羊,等待著他的反應。

見此槍法之後,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槍訣怕是不出世的絕招。以此槍訣的殺傷力,倘若被陸行空掌握,修為再次精進,破境踏入星空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李牧羊這個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的毛頭小子,你送什麼禮物不好,卻偏偏送了這樣的寶貝。

誰家有這樣的無敵槍法,不是藏著掖著,好做為傳家至寶來使用啊?

怎麼就這麼輕易送人了?

李牧羊笑著拒絕,看著陸行空說道:「陸爺爺,禮物都已經送出去了,又哪裡有收回去的道理?」

「再說,寶劍贈英雄,我不擅使槍,此槍訣與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陸爺爺是國之重將,帝國長城。倘若你掌握了此槍槍訣,定然可以護我邊疆平穩,帝國安定。這一槍訣贈送給陸爺爺,更是理所當然,恰如其份。」

陸行空重重的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我欠你太多」

李牧羊趕緊打斷,說道:「陸爺爺,此話太過了。你不欠我什麼,倒是我欠了陸家太多。陸家與牧羊同為一體,同進同退。」

陸行空沉沉嘆息,有些話也只能憋在心裡。

正在這時,門口迎賓高聲喊道:「君上駕到。」

西風帝國的皇帝,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君王楚先達親自登門為陸行空老爺子祝壽。

陸行空臉色微變,然後出聲說道:「大家隨我到門口迎駕。」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