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式槍法!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18 00:21  |  字數:6197字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式槍法!

心裡有了這種想法,李牧羊就覺得這個陸林越來越可疑了。

除了他剛剛出現的時候和自己交流了幾句,其它時候就站在了李思念的身邊。葛色長衫、青色玉冠。劍眉星目、五官不凡。嘴唇微薄,給人一種薄情寡恩的感覺。

此人極擅言談,而且知識淵博,妙語連珠,時不時的逗人開懷大笑。

看到李牧羊不再作畫,只是時不時的瞟向自己,陸林對著李牧羊拱了拱手,一臉歉意的說道:「實在抱歉,是不是打擾牧羊兄作畫了?」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我作畫時喜歡清靜。」

「原來如此。」陸林一臉的愧疚。「那我就不打擾牧羊兄作畫了。」

他轉身看向李思念,說道:「思念小姐,我見梅園的梅花開得正艷,我們也學一學前人,趕一場踏雪尋梅的風雅如何?」

李思念瞥了李牧羊一眼,拒絕說道:「我還想看我哥哥作畫呢。」

「無妨。」陸林說道。「等到我們賞完梅花回來,牧羊兄的《賞梅圖》應當恰好完成。那個時候我們一起欣賞成品,不是更佳?」

李思念瞥了瞥嘴,說道:「梅園的梅花我這些天也不知道看過多少次了,但是我哥哥作畫卻沒見過幾回------再說,梅園的梅哪有我哥哥作畫時的英姿好看?」

「哈哈------」李牧羊忍不住笑出聲來,出聲『訓斥』著說道:「思念,可不許這麼說。哥哥只是一俗物,哪能和四君子之一的梅花相比?不過,既然你想要看我作畫,那我就好好畫給你看。」

「謝謝哥哥。」李思念甜甜笑著。

陸林眼裡的怒容一閃而逝,對著李牧羊微微拱手,說道:「抱歉。」

又對著李思念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笑著說道:「既然思念小姐喜歡看兄長作畫,那我就在旁邊作陪吧。思念小姐說的對,梅花年年都會開放,牧羊兄作畫卻是百年難得一遇,是應當好好欣賞才對。」

伸手不打笑臉人。

人家不願意走,李牧羊也沒辦法強行趕人。

畢竟,他姓『陸』,而自己和妹妹姓李,終究是外來之人啊。

李牧羊收拾起心情,開始為畫作著色。

這個過程更是迅疾,寥寥幾筆,便將滿園風雪蒼茫又精秀雅緻的雪景給描繪的栩栩如生。

李牧羊沒有印,所以直接在畫作之上落款寫上自己的名字。

等到墨干以後,將畫作卷了起來,遞給了在旁邊等候多時的李思念,說道:「送給你。」

「謝謝哥哥。」李思念抱著《西園賞雪圖》,笑顏如花般綻放。

陸林看到李思念的笑容有瞬間失神,但是見到李思念的神情全部都放在哥哥李牧羊身上,對自己置若罔聞之時,心裡又在暗暗的惱怒,心想,總有你們兄妹求到我的時候。

陸林一臉的仰慕之情,出聲說道:「牧羊兄果然是丹青國手,此畫已然入前三品。」

李牧羊的這幅畫確實不錯,但是說要入品是不可能的。純粹是陸林的讚美之詞。

沒想到身邊卻有一個更不懂謙虛為何物的,抱著畫卷的李思念昂著腦袋,一臉驕傲的說道:「在我眼裡就是第一品。」

李牧羊呵呵傻笑,想要去撫摸李思念的腦袋,卻想起她現在已是大人,這種親昵的行為當真有些不太妥當了。

李思念看到李牧羊舉起又放下的手,臉色微黯。

--------

六十大壽,又稱之為『花甲大壽』。

按照神州人的傳統,對老人家這一年的壽誕極其重視。

陸行空唯一的兒子陸清明早早就從自己鎮守的雲疆趕回,侯在家裡給父親祝壽。陸家其它的旁支也都趕了回來,遠在邊疆的舊部早在月前就紛紛遣人送來賀禮。

奇怪的是,陸家嫡系,風城之主的陸勿用卻沒有來天都賀壽,只讓自己的長子陸林帶著族人前來拜壽。

這種行為,讓不少知情人心中猜測:難道風城那邊感覺到陸家危險將至,所以想著要和陸清明劃清界線?倘若陸家當真大難臨頭,此舉當真能夠保下風城那一脈不受牽連?

流言蜚語,不絕於耳。大家看向陸家的眼神更顯同情和-----嘲諷。

連陸家祖宅那邊都不支持你們了,你們怕是退無可退了吧?

不過,這些事情都和李牧羊沒有太大的關係。

他只是一個『過客』,是居住在陸家的『李家人』。陸家這些核心事務根本就和他沾不上邊,也沒有人過來和他商討以及需要他的什麼建議。

倒是李牧羊的父親李岩這幾日忙碌多了,來去匆匆,有時候直接就在梅園那邊值夜。從這些中層管事的身上,李牧羊知道那場風雨已經來臨。

李牧羊仍然保持著之前的良好作息習慣,早早起床走了幾圈《破體術》之後,就開始伏在窗前練習書法。像是《行雨布雨訣》以及《龍語》這樣的與龍有關的書籍一楖不看,咒語一慨不誦。天都強者眾多,誰知道會不會被有心人發現呢?

再說,同一個院子里都住著一個絕世強者呢。

李牧羊願意信任陸家人,但是倘若被他們發現自己是一條龍之後,他們是不是還願意信任自己,那可就是個未知之數了。

人心笸測,李牧羊不敢有絲毫差錯。

砰!

房間門再次被人重重撞開。

穿著一身紅色小襖模樣嬌艷可愛的李思念沖了進來,對李牧羊說道:「快,洗漱更衣,一會兒要去給陸爺爺磕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