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一十章、牧羊沒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的手裡。 就連解無憂看這個野人都順眼多了,沒想到他也是星空學子,更沒想到他為了得到弱水之心竟然能夠甘心在那水之幻境裡面一等六十年——愚蠢的可愛。 「水境塌陷,弱水之心——被那李牧羊搶走...

? 第四百一十章、牧羊沒死!

滾滾怒江東逝水,浪花淘盡多少英雄。

風捲雲涌,冷日當空。

無名山位於花語平原的正中心,和其它各國的風景有所不同。此時的天都凜凍已至,大雪封城,無名山上卻是重巒疊嶂,綠樹紅花漫山遍野都是。

觀星台。

金頂之上,數人聚集至此,居高臨下,將血紅色的怒江以及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花語平原的盛景給盡收眼底。+小說+zhumr+小說+zhumr

長袍獵獵,雲繞腳間。一行人仿若神仙中人。

「院長,歐陽易無能,愧對院長重託。除我之外,其它九名師兄弟全部身隕幻界。」野人跪伏在地,傷心不已。

「嗯。都是好孩子。」老人輕輕嘆息,面露哀傷的表情。「都是好孩子。」

「居山洞、裹獸皮、食獸肉、不敢有絲毫懈擔一年復一年,不知山外歲月。功夫不負有心人,終究讓我等到了弱水之心,終於看到它出現。可是,當我想要去將其捕捉時——」

「發生了什麼事情?」羊小虎激動的問道。他們現在談的可是弱水之心啊,《寶器》譜上排名前三的神器弱水之心埃

原本以為那是神話傳說,是誰也不曾見過的事物。

卻沒想到,它真的出現。而且,差點兒落在這個面前這個男人的手裡。

就連解無憂看這個野人都順眼多了,沒想到他也是星空學子,更沒想到他為了得到弱水之心竟然能夠甘心在那水之幻境裡面一等六十年——愚蠢的可愛。

「水境塌陷,弱水之心——被那李牧羊搶走。」歐陽易握緊拳頭,狠聲說道。

「什麼?」羊小虎一臉驚訝的模樣。

「弱水之心?」解無憂也是相當的震憾。「李牧羊沒有死?還拿走了弱水之心?」

「李牧羊死了?」歐陽易一愣,說道:「誰說他已經死了?」

「幻境崩塌,幻境之門關閉,所以眾人皆以為他已經不在了。」羊小虎出聲解釋著說道。他沖了過來,一把抓住野人的胳膊,說道:「李牧羊在哪裡?你快告訴我,李牧羊現在在哪裡?你是不是見過他?」

「我自然見過他,就是他從我手裡搶走了弱水之心。」歐陽易憤恨說道。

繼而,眼裡又多了一絲柔和,出聲說道:「當然,也多虧他救了我。倘若不是弱水之心將整個幻境裡面的水元素全部都吞噬的話,恐怕我現在已經命葬幻境。」

「那他現在人在哪裡?」羊小虎急聲問道。李牧羊可是他最優秀也最重視的學生,他可不希望他就此消失不見蹤跡。

「不知道。」歐陽易搖頭,說道:「當我醒來之時,已經在鳳贏洲,狼王消失,群狼無首而互相殺戮。我好不容易才殺出一條血路,然後耗費數月時間才找到陣眼返回花語平原。」

羊小虎的心直往下沉,說道:「李牧羊不會是進入了其它的空間,再也回不來了吧?」

「不可能。」解無憂倒是一臉的從容,說道:「倘若李牧羊當真得到了那弱水之心。有神器護體,一般人根本傷不了他。只要他人還活著,就一定能夠找到出來的陣眼。」

解無憂瞥了歐陽易一眼,說道:「他尚且能夠找回來,李牧羊怎麼會找不回來?」

「你此言何意?」歐陽易聲音嘶啞的喝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嘍。」解無憂一臉無懼的說道。

「好了。」灰袍老者出聲阻止,說道:「能夠回來,就已經是萬幸之事。其它的,就順天由命吧。你且在學院歇息,後面再另行安排事務。」

「可是,沒有弱水之心,我們又將如何抵擋那——」

灰袍老者擺了擺手,說道:「倘若真有此劫,那便應當有應劫之人。以前我不信天,不聽命,特意聚集星空精粹,將你們這些年輕的俊傑送入幻境。我希望你們能夠獲得那弱水之心破此劫難。卻沒想到,這一去就是數十年不返。既然李牧羊得了那弱水之心,或許,這破劫之重擔便落在他的身上了。」

羊小虎臉色陰沉,解無憂一臉深思。

歐陽易忍了又忍,終於不放心的說道:「可是,他只是一個毛頭小子。」

「那又如何?」灰袍老者笑著說道:「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世間姻緣,何其妙哉。或許,這億萬蒼生,便當真要交由到他的手上了。」

「院長——」

「去吧。」灰袍老者看著那鮮紅如血的怒江,說道:「我再去釣一會兒龍去。一日不釣,總覺得心裡缺少點兒什麼。」

話音未落,身體已經從金頂之上消失。

解無憂看了野人一眼,身形一展,姿勢優美的飄飛而去。

羊小虎看著野人,說道:「歐陽——師長,我這麼稱呼,不介意吧?」

「隨便。」歐陽易對這些東西都無所謂。幻境裡面住了六十年,這世間之事也沒有什麼好值得在意的了。

「那我給你安排住宿?

「隨便。」

「歐陽師長,你和李牧羊打過交道,知道他往哪個方向走的嗎?」

「隨便——不知道。」

「——」

羊小虎盡職盡責,將歐陽易安頓好了之後,便朝著屠龍系所居住的小屋走去。

剛剛走到路口,就見到楚潯提著一把長劍走了出來。

「楚潯,這是準備去哪裡?」羊小虎笑著問道。自從幻境出來,此子就沉默的可怕。每日勤奮修行,卻不再和其它人有任何的交流。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冷麵殺手似的。

「羊師,我欲請假回天都一趟,還望批准。」

楚潯出聲說道。

「這個時候回天都?不是除夕還沒有到嗎?」羊小虎一臉的疑惑。時常有學生請假遠遊,或為修行,或者探險,也有為拜訪良師益友。

不過,初至星空的新生這般做的人卻極少極少。

楚潯躬身行禮,卻並不過多的解釋。

剛剛到星空學院的楚潯桀傲不馴,體會了世間冷暖,遭遇了連番打擊之後,現在變得低調多了。

羊小虎沉吟片刻,說道:「星空從不拘束於學生自由。既然你有所請,那就許你回去。但是,不管走到哪裡,切莫耽擱修行。」

「學生知道了。」

楚潯拱了拱手,身體一躍而起,朝著山崖邊沿飛去。

人至半空,就有一頭蜂鳥疾飛而來,穩穩的將他的身體給接祝

羊小虎搖了搖頭,想過去看看林滄海,還沒來得及扣門,就看到林滄海拿著一封書信朝著自己奔來。

「羊師,羊師——」羊小虎一邊跑一邊叫,說道:「千度同學留下書信,說是自己有事暫時離開星空學院。讓我和你請假,還望羊師批准。」

說話的時候,林滄海將手裡的書信遞了過來。

羊小虎接過信柬,匆匆掃了一遍。

「千度也走了?」羊小虎一臉的懵逼。

「是的。」林滄海認真點頭,說道。

羊小虎看到林滄海肩上的行,出聲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去找千度埃」林滄海理所當然的模樣。

「——」

林滄海恭敬的對著羊小虎鞠躬,說道:「羊師,就此別過。等到我找著千度,就會和她一同返回學院。」

「倘若找不到呢?」

「不可能。」林滄海笑顏如花,這個男孩子實在長得太過好看,所以一笑起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說道:「我會一直找下去,怎麼可能找不到?」

說完,林滄海也乘風而起,化作一道白影朝著遠處飛掠。

羊小虎的臉色陰睛不定,站在原地發了好一陣子呆后,轉身想要去找夏侯淺白和孔離告知李牧羊尚且活著的消息。

要知道,李牧羊消失不見,這兩個人沒少到這裡來打探消息,無數次的冷嘲熱諷,說自己誤人子弟,沒有把李牧羊給教好。倘若李牧羊去跟著他們定然會碾壓六界如何如何之類的怪話——

一隻彩蝶飛翔而至,羊小虎伸手抓住,然後將彩蝶放至自己的耳朵邊。

「李牧羊現身西風帝都。」有人萬里傳音而至。

「李牧羊回到了天都。」羊小虎喃喃自語。

他終於明白楚潯和千度為何突然間離開星空學院了,千度和李牧羊關係親密,羊小虎甚至懷疑兩人有男女之間的情愫。

李牧羊葬身幻境的消失傳出來,千度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人也消瘦不少,他還勸慰了好幾次,告訴她李牧羊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回來。

這些日子她也時常到水月洞天打探,渴望李牧羊突然間從那水簾之中走出來。

現在得知李牧羊活著的消息,自然是要前去相見的。

可是,楚潯回去又是為了什麼?

星空。葯廬。

一個身穿星雲袍的俊美少年對著夏侯淺白彎腰行禮,抱拳說道:「夏侯師,停雲就此別過,還望珍重。」

夏侯淺白長發披散,斜在巨石之上,手裡捧著一本書卷,像是看得入神,對著弟子擺了擺手,頭也不抬的說道:「你自去吧。」/+小說+zhum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