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零八章、太叔永生!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是。思念姐姐。」陸天語眼眶泛紅,一幅可憐兮兮的模樣。 李思念又有些不忍心了,說道:「哥,要不讓他叫你哥吧?反正也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你又不會掉塊肉?」 李牧羊其實不太喜歡陸天語,總...

? 第四百零八章、太叔永生!

「給我讓開——」

「你們憑什麼攔著我?我要見我哥哥,你們憑什麼攔著我?」

「讓開,我知道我哥在裡面——快給我讓開——」——

李牧羊正在昏睡之時,聽到外面傳來尖利的吵鬧聲音。

李牧羊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對著外面喊道:「來人。」

-小說WWW..COMbsp睛兒快步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少爺,你醒了?要不要喝口水?」

李牧羊點了點頭,出聲問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思念小姐,她想進來看你——」睛兒一邊幫李牧羊端來溫水,一邊出聲說道:「鋤葯和摘花說你在睡覺,她不依。」

李牧羊笑,說道:「讓她進來吧。」

「可是少爺,你的身體——」

「不礙事。」李牧羊擺了擺手,說道:「讓她進來吧。你們攔不住她的。」

「是。」睛兒應了一聲,轉身出去。

很快的,一陣涼風傳來,李思念風馳電掣的沖了進來。

李思念看到躺倒在床上臉色蒼白如紙的李牧羊,眼眶立即就紅了,撲過來抱住李牧羊的胳膊,急忙問道:「哥,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外面的人都說你打敗了西風劍神——這是真的嗎?他有沒有傷到你?」

感受著李思念濃烈的關心,李牧羊輕輕的拍著女孩子不停抽動的後背,柔聲安慰著說道:「我沒事。一點兒事也沒有。就是身體有點兒虛弱,所以需要休息一下。」

「你騙人。你要是什麼事都沒有的話,為什麼躲在這裡?為什麼她們不讓我進來?」李思念自然不相信李牧羊的解釋,問道:「哥,你當真和那個西風劍神打起來了嗎?他真的沒有傷到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李牧羊輕輕嘆息,用手指頭刮掉李思念臉頰上的淚水,出聲說道:「我沒事。我真的沒事兒。我確實打敗了西風劍神,他也沒能傷到我。我之所以在這邊休息,是不希望父母和你擔心——父母也知道這件事情了嗎?」

「父親還在梅園值班,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母親在家裡忙著給你做衣服,暫時還不知道你和西風劍神決戰的事情。我還是從陸天語那裡聽說的。」

「陸天語?」李牧羊皺眉。

院子里,一個小胖子正鑷手鑷腳的向窗口靠近。

「天語少爺。」睛兒躬身向陸天語行禮,出聲向屋子裡面的李牧羊『示警』。

「噓1陸天語連忙讓睛兒噤聲,說道:「不用行禮,不用行禮。」

李思念擦掉眼角的淚水,出聲喝道:「陸天語,你在外面跪鬼祟祟的做什麼?」

陸天語知道躲不過去了,狠狠的瞪了睛兒一眼,抖落身上的風雪掀簾而入。

陸天語恭敬的向李思念問好,說道:「見過思念姐姐。」

又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說道:「你真的打敗了西風劍神?」

李牧羊有些不滿的看著這個小胖子,說道:「是又怎麼樣?」

「好厲害。」陸天語雙眼冒金星的說道。「你知道嗎?你現在已經成了天都城的英雄。所有人都在談論你重傷西風劍神的事情,還有人給你取了一個外號——」

「什麼外號?」

「帝國驕陽。」陸天語呵呵傻笑,說道:「威風吧?帝國驕陽啊,說你是西風帝國的太陽,是帝國的未來。」

李牧羊眉頭皺得更緊了,問道:「這個外號是誰取的?」

「不知道。」陸天語搖頭,說道:「不知道是誰取的,反正大家都覺得這個外號挺好的。也就這麼叫了。你想啊,你連西風劍神都能夠打傷,定然是天都城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不,是整個天都城排名靠前的高手。除了極少數幾個人,應該沒有人可以打得過你了。」

「哥,是不是有什麼不妥?」李思念看到李牧羊一幅凝神沉思的模樣,出聲問道。

「他們稱我為帝國驕陽,但是陸家的陸契機、崔家的崔小心,還有宋家的宋晨曦,包括你——被稱為帝國四明月。」

「這有什麼不對嗎?」李思念反問著說道。

話一出口,瞬間明白了這個稱呼裡面隱含的深意。

李思念俏臉微紅,揮舞著拳頭,惡狠狠的說道:「捧殺。他們這是在捧殺你。」

「是埃」李牧羊苦笑不已,說道:「恐怕這樣一來,崔家和宋家要恨死我了,還有那些對崔小心和宋家宋晨曦有想法的公子哥們更是恨我入骨——這哪裡是誇我啊?分明是把我往火坑裡面推埃」

「哥,那你怎麼辦?」李思念擔憂說道。「他們會不會找你麻煩?」

「麻煩肯定跑不掉。」李牧羊出聲說道。他的眼神凜冽,冷聲說道:「不過,西風劍神都被我打倒了,我倒是還有誰不知死活的敢上來挑戰——」

李思念握緊拳頭給李牧羊加油,說道:「哥,你是最棒的。我支持你。」

「哥,你是最棒的,我也支持你。」陸天語也滿臉亢奮的模樣,握緊自己的小胖拳頭說道。

李牧羊掃了他一眼,說道:「陸少爺可別如此稱呼,我實在擔當不起。要是被外人聽到,怕是要說閑話了。「

陸天語一臉的委屈,看著李思念說道:「姐——」

「聽我哥的。」李思念翻著白眼說道:「他不讓你叫哥,你就不許叫哥。」

「是。思念姐姐。」陸天語眼眶泛紅,一幅可憐兮兮的模樣。

李思念又有些不忍心了,說道:「哥,要不讓他叫你哥吧?反正也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你又不會掉塊肉?」

李牧羊其實不太喜歡陸天語,總覺得這個小胖子憨厚的外表下面包藏禍心的模樣。

不過,既然李思念幫他說情,李牧羊也不想讓自己的寶貝妹妹失望,便點頭說道:「好吧。不過,人前的時候可不許這麼叫。」

「謝謝牧羊哥哥。大哥在上,請受小弟一拜。」陸天語對著李牧羊鞠躬。然後,他直起腰背,一臉天真無恥的說道:「牧羊哥哥,你是怎麼打敗西風劍神的?」

「就是那麼打敗的。」

「你能不能教教我?」陸天語一臉期待的說道:「我想去再把天都劍神打敗一次。」

「——」李牧羊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對李思念說道:「把他給我扔出去。」

「——」——

星空學院。

斷山山腳,走來一個風塵僕僕的男人。

他的頭髮凌亂如雜草,眼神兇狠如野獸。

身上穿著的衣服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顏色,絲絲縷縷的飄蕩在獵風之中。一陣風來,就有幾片衣角嘶啦啦的被扯走。

男人抬起頭來,仰望著那高聳入雲的大山,眼睛發紅,眼眶裡面盛滿淚水。

他的嘴唇蠕動,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於是,他的身形一展,雙腳拔地而起,朝著那斷山山崖沖了過去。

唳——

一聲清脆的鶴鳴化破長空,從遙遠的天際傳來。

很快的,便有一隻龐大的身影從天而降,朝著那野人飛翔在半空之中的身體沖了過去。

轟——

白鶴揮舞著翅膀,一股磅大風朝著那怪人狂卷而去。

風起雲湧,天地變色。

山壁之上,一根根樹樁和一塊塊大石朝著那野人的身體砸了過去。

「嗷——」

野人仰天長嘯,然後一拳轟向那飛撲而來的沙石和大鶴。

唳——

白鶴受驚,再次俯衝而上,直入九宵雲外。

等到它再次出現時,鶴背之上已經站著一個身穿星雲袍的絕美少年。

少年人眉頭緊皺,很是不喜這個衣衫破爛容貌不堪的男人。

他從懷裡摸出一塊手帕,姿態優雅的捂著自己的鼻子,不願意去嗅聞這周圍的空氣。

「你是何人?膽敢闖我神山,傷我小白。」解無憂聲音冰冷的說道,毫不掩飾對這個男人的厭惡。

他有潔癖,不喜骯髒的東西和醜陋的人類。

他之所以養鶴,也是因為鶴比較好看,而且騎行的時候姿態會比較從容雅緻。騎著一頭牛或者一頭土狗哪裡還有什麼逼格?

男人同樣的對解無憂相當的不滿,瞳孔血紅,充滿獸性的盯著解無憂,聲音嘶啞的說道:「星空學院何時也以貌取人了?飛禽傷人,主人驕縱。這就是世人景仰的星空學院?」

解無憂一臉淡然的模樣,並不在意男人對他的指責,出聲說道:「並不是星空學院以貌取人,只是我解無憂以貌取人而已。說吧,你是何人,所為何事?」

男人差點兒被解無憂的這個回答給噎死,握緊拳頭,狠聲說道:「水之幻境,星空棄子。太叔永生可還活著?」

解無憂臉色陰沉,眼裡殺氣縱橫。

太叔永生,星空院長。

自從入學起,解無憂還從來不曾見過有人敢直呼其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