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零五章、不做小丑!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經數百場戰陣而不敗才有今日赫赫威名。 李牧羊才修行幾年,竟然就把西風劍神給打的昏迷不醒誰能相信這種事情?誰敢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是真實的? 如果說木浴白不堪一擊,那麼這麼多年他是怎麼成名...

第四百零五章、不做小丑!

公孫瑜看到丈夫並不直接回答自己的問題,心知其必有難處,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劍不拭不利,人無氣不威。陸家都被人欺負至此,倘若仍然無動於衷的話,那就要被人看輕了。」

說完,她解下陸清明身上染了雪水的披風朝著門外走去。

睛兒以及其它幾名婢女向著陸清明和李牧羊行禮之後,也跟在主母的身後匆匆離開。

看到陸清明嚴峻的表情,李牧羊從床上爬了起來,說道:「陸叔,是不是有什麼事?」

陸清明坐在床沿,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好些了吧?」

「我沒事。」李牧羊出聲說道:「就是身體比較虛弱。公孫姨剛才說了,休息幾天,多吃一些滋補的東西就夠了。」

「嗯。」陸清明眼神複雜的看著李牧羊,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

「陸叔,有什麼話你就直說,不管是什麼結果,我都能夠扛得妝李牧羊笑著安慰,心裡卻有些忐忑。就連陸清明都如此的難以言說,證明事情應該非常的嚴重吧?難道陸家扛不住了,要把自己給交出去?

「你打敗了木浴白。」陸清明沉聲說道。

「啊?」李牧羊表情微懵。

「你打敗了西風劍神止水劍館的木浴白」陸清明一字一頓的說道。

顯然,這件事情讓陸清明極其震撼,直到現在仍然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說來也是,西風劍神木浴白少年成名,歷經數百場戰陣而不敗才有今日赫赫威名。

李牧羊才修行幾年,竟然就把西風劍神給打的昏迷不醒誰能相信這種事情?誰敢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是真實的?

如果說木浴白不堪一擊,那麼這麼多年他是怎麼成名的?

如果認可木浴白西風劍神的地位和實力是相匹配,西風劍神卻被李牧羊給打敗了李牧羊是什麼樣的修為境界?

「沒想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厲害。」陸清明在心裡美滋滋的想道。「比自己這個做父親的還要更加厲害一些。自己都沒辦法戰勝西風劍神木浴白呢。」

「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想要把這個問題給糊弄過去,畢竟,有些事情是他也不好解釋的。「當時情況緊急,危險萬分,我只想全力出擊保全一條性命,一拳轟出,後來發生什麼事情我也就不知道了」

「你的那隻寵物」陸清明並不滿意李牧羊的這個解釋,一臉疑惑的問道:「你叫它為雪球的那隻它是什麼來頭?聽紅袖說,在關鍵時刻,是它跳出來替你擋下了那《止水劍法》的斬字訣?」

「」果然,寧願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張破嘴。

早知道紅袖會把自己給賣了,當時就應該在昏迷之前先和她打聲招呼當然,她也不一定會聽自己的。畢竟,她是陸府的供奉,和自己倒是沒有那麼深厚的感情。

「它是雪球,是我從花語平原無意間發現的,然後就將它帶了回來。路上的時候,陸叔不是已經看到過它了嗎?」李牧羊強作鎮定,出聲說道。即便他現在對陸清明非常的信任,也仍然不願意將雪球就是傳說中的神器弱水之心的事情給說出來事關重大,誰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所以,雪球就由自己來守護吧。

不,自己就交給雪球來守護吧。

「見過是見過,只是沒想到它厲害至此。」陸清明輕輕嘆息,遺憾自己當時真是有眼無珠埃跟著李牧羊一起從竹海回來時,就經常看到那隻雪白的小寵物跟在李牧羊的身邊撒嬌賣萌,當時他也不曾多想,以為不過是少年子弟們養的那些好看玩意兒。卻沒想到,能夠將木浴白全力一擊給擋下來那這隻雪球又是什麼修為境界?

同樣身為武者,對修為境界這樣的事情極其在意看重。

陸清明設身處地的想過,倘若自己是那隻雪球,不,假如自已處在雪球那樣的位置,他能不能替李牧羊擋下木浴白那止水一劍而毫髮無傷?

答案是:做不到!

所以,那隻雪球都比自己厲害?

陸清明今天連番遭遇打擊,覺得做為李牧羊的父親,一個長輩這麼多年都白活了。

「我對它也不是太了解。」李牧羊哈哈傻笑,說道:「以前只是把它當作一隻寵物來養,並不知道它有什麼能力它突然間出現的時候,把我也嚇了一跳。」

說完這番話,李牧羊心想,等到陸行空老爺子過完壽誕之後就趕緊離開。不然要是等到雪球的身份曝光,他哪裡還有臉面來圓今天的謊言?

「嗯。愛寵救主,這是時常會發生的事情。雪球很厲害,很強大你要好好待它。」

「是。我會的。」李牧羊點頭說道。

「止水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長河死了,萬劍凌遲。」

「那不是我殺的。」李牧羊趕緊辯解,說道:「是木浴白殺的。因為只有他用劍,我是很少用劍的。再說當時我手裡也沒有劍。」

陸清明看了李牧羊一眼,以為他在擔心什麼,出聲勸慰著說道:「就算是你殺的也沒有關係,他們伏襲在先,就是這場官司打到天邊去也是我們占理」

「真不是我殺的。」李牧羊這次否認的就沒有那麼堅定了。不是自己殺的,那就是雪球殺的。倘若不想讓別人懷疑雪球的身份,那就只能由自己去給雪球背鍋

古以來,都是寵物給自己的主子背鍋。哪裡有主人替自己的寵物背鍋的事情啊?

寵物的來頭太大也是個問題。

「是誰殺的都不重要。」陸清明再次安慰,還用力的拍了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百里長河自尋死路。就算這次你不殺他,以後也必不讓其好活我陸家和他們止水劍館無怨無仇,他們卻對著你出此狠手,欺我陸家無人?」

李牧羊深以為然,說道:「確實是欺人太甚。他們知道我和陸家的關係,仍然如此這般的想要置我於死地實在是不給陸叔面子。」

陸清明看向李牧羊,沉聲問道:「你知道這次的幕後主使者是誰嗎?」

「我不清楚。」李牧羊搖頭。

送走崔小心之後,沒招誰惹誰的走在天都大街上,突然間就遭遇了一場預埋好的伏擊。

幸好紅袖及時趕到,幫助自己共戰強敵。好不容易把那些黑衣人打跑了,結果又出來兩個身穿白袍的傢伙,而且這兩個人還大有來頭,止水劍館的館主木浴白和止水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長河

弄巧不如藏拙,他初至天都,有很多事情還搞不清楚。特別是這些權閥鬥爭,他更是一頭霧水。

索性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等著陸清明給自己一一講解吧。

「止水劍館又被稱為皇家劍館,止水劍館的館主木浴白本身就是皇室十三大供奉之一」陸清明的聲音帶著一些悲憤的情緒,說道:「所以,能夠使動這止水劍館的,只有上面的那一位。」

他用手指指了指天,意思不言自明。

李牧羊的心情就有些沉重,說道:「就連上面哪位都想要殺我?我就是一個小人物,怎麼值得他如此的大動干戈?」

「小人物?」陸清明輕輕搖頭,看向李牧羊說道:「你一手毀了他成立多年置為心腹和爪牙的監察司,殺掉了他極為倚重的監察司掌令史崔照人,入了星空學院,打敗了西風劍神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只是一個小人物?怕是現在整個帝國的眼光都聚集在你身上了吧?」

「會不會給陸叔招惹來麻煩?」李牧羊不無擔憂的說道。

他不怕崔家,畢竟,陸家可以幫助自己去抗衡崔家。

但是,他擔心西風皇室連上面的君王都對你不滿意,想方設法的要把你殺掉。你如何反抗?

一族之力,尚有一族之力去掣肘。

一國之力,又何來一國之力去反擊?

「一個人討厭你,就算你每天對他嘻皮笑臉阿諛奉承扮作小丑逗其開心,仍然與事無補,那個時候他不僅僅討厭你,而且還會輕視你相反,倘若你站出來和他針鋒相對,與其爭吵,對其嘶吼、用力的揮動拳頭將其打倒,他們反而會重視你,不敢輕易的跑來招惹你父親曾經說過,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武者,千萬不要成為一個賣弄風情的小丑。」

陸清明微笑出聲,一臉慈愛的看著李牧羊,說道:「西風劍神敗於你手,此次一戰成名,現在整個天都都在調查研究李牧羊,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現在的你,反而是最安全的。」

「可是皇室那邊會不會怪罪?」

「皇室?」陸清明冷笑不已,說道:「襲擊失敗,他們那裡只會裝作什麼事情屠蓖麻有發生過。就像上次那樣。」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