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四百零一章、雪球叛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親爹我也不給。」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木浴白說的話很有道理。 想來也是覺得奇怪,這邊都搞出這麼大的陣仗,都殺了這麼多人,怎麼還沒有人來清場? 「趕緊來救命埃」李牧羊在心裡吶喊著...

第四百零一章、雪球叛變!

天才地寶,強者居之。

在木浴白看來,自己自然是世間強大之人。

雖然他還不確定那隻小寵物是什麼,但是,按照神洲規矩,先搶到手再說。

等到這隻小寵物到了自己手裡,仔細研究一段時間,就可以確定它到底是什麼寶貝了。

不過,他已經能夠確定,這隻小寵物很強大。非常的強大。比自己見過的最厲害的凶獸還要兇猛。

難道它是神州十大凶獸之一?

可是,沒有聽說哪只凶獸長得——如此可愛啊?

他看到過十大凶獸的畫卷,雖然不一定精準,但是那十大凶獸面相兇惡醜陋,一看就——是十大凶獸。

「一定要弄到手。」木浴白在心裡對自己說道,聲音無比的堅定。無論用什麼辦法,什麼手段,他都要得到這隻寵物。

對於一個高級武者來說,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每一絲一毫的進步,一點感悟、一式功法、一本秘籍、一把好劍、以及一隻戰鬥力強悍的座椅或者猛獸——這對他們而言意味著什麼。

以自己現在的修為境界,倘若再有了那隻小萌物的輔助,怕是可以挑戰天下英雄了吧?

木浴白對著李牧羊伸出手來,說道:「把他給我,我可以不殺你。」

李牧羊冷笑出聲,說道:「你剛才想殺我的時候,也沒有成功——」

「剛才有它幫你擋下了我的斬字訣。」木浴白指著飛翔在半空之中,嘴巴裡面還在『噗』、『噗』、『噗』個不停的小雪球,說道:「你以為每一次都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嗎?」

「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試試不就知道了?」李牧羊出聲說道。

弱水之心是他拼著性命從幻境之中找到的,或者說是這隻小雪球主動選擇了自己——這樣的寶貝,誰願意拱手相讓啊?

死也不讓!

再說,他還不一定能夠打得過自己的小雪球。先讓他們打一架,等到木浴白精疲力盡之時,自己一拳轟出將其斬殺當常

現在的李牧羊也是疲憊不堪,身體裡面的精氣盡在那驚龍一拳。

之所以還能夠飛翔在空中,完全是為了在氣勢上不輸給西風劍神,不能讓他知道自己沒有再戰之力——

「你的真氣早就衰竭。」木浴白出聲說道。

「——」李牧羊有種想死的感覺。這麼私密的事情,他怎麼還是知道了?

「倘若我再次使出斬字訣,你又當如何抵擋?」木浴白的視線轉移到了雪球的身上,說道:「你想讓它再次幫你抵擋?你應該清楚,它只是一隻寵物,寵物的智商與人相比相差甚遠。我有一百種辦法將它引開,繼而一劍將你斬殺。」

「如果你將它給我,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當然,倘若你不願意的話,我也可以先將你殺了,然後再將它據為已有。不過只是順序更換一下而已。」

「不給不給就是不給。」李牧羊在心裡怒吼。「就是你叫我親爹我也不給。」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木浴白說的話很有道理。

想來也是覺得奇怪,這邊都搞出這麼大的陣仗,都殺了這麼多人,怎麼還沒有人來清場?

「趕緊來救命埃」李牧羊在心裡吶喊著。

「枉你為西風劍神,怎麼如此的沒臉沒皮?」紅袖怒聲罵道。「別人的東西,憑什麼給你?」

「找死。」木浴白一掌劈去。

嚓——

紅袖剛才所站立的地方出現一條巨大的裂縫,要不是她躲避速度夠快的話,現在她怕是已經斷成兩截。

「既然你說不過是順序顛倒一下而已,為什麼不先將我殺了再將雪球據為已有呢?你還是擔心——擔心雪球不聽你的使喚,擔心它已經認主,我死了它也同樣的爆體而亡。是不是?」

「死心吧,我不會答應你的任何條件。想要雪球的話,那就自己想辦法吧。」李牧羊一臉自信滿滿的模樣,說道:「看看它到底是跟你走還是跟我走。」

「自尋死路。」木浴白面無表情的說道。覺得這個傢伙愚蠢之極。都已經耗盡體力,現在成了強弩之末,還敢如此放肆囂張。

他的視線轉移到了還在吐『水劍』的雪球身上,對著它招了招手,笑著說道:「雪球,過來。到我這裡來。」

《止水劍法》,修的就是心如止水。在面對雪球這樣的寶貝時,木浴白終究還是動了貪念,破了《不動法訣》。

雪球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好奇的看著向它招手,笑起來像是一個怪叔叔的西風劍神木浴白。

看到雪球不為所動,木浴白的手指上面出現了一個藍色的水球。

那是由體內真氣所幻化的元氣球,水球上下起伏,變幻出各種各樣的形狀。

果然,雪球受到了那藍色水球的吸引,水汪汪的眼睛睜大,肥臉上面露出驚喜的色彩,朝著木浴白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雪球——」李牧羊急了,出聲喚道。剛才才說要讓人家看看『雪球到底是跟你走還是跟我走』,豪言壯語還沒有落地,這一眨眼的功夫,它就被人給收買叛變了?

有種當眾被球打臉的感覺。

最關鍵的是,雪球要是當真叛變,被木浴白給收買了,自己和紅袖的小命怕是今天難保了。

「雪球——」紅袖也幫忙喊叫。「你的主人是李牧羊,你怎麼能跑到壞人那裡——他是壞人。」

雪球不為所動,揮舞著肥嘟嘟的小爪子飛到了木浴白的面前。

它沿著那藍色水球繞了兩圈,排除掉了危險之後,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朝著那藍色的水球舔了過去。

舔了幾口之後,感覺到這真氣水球的味道還真是不錯。然後張開嘴巴,一口將那小球給吞進了肚子里。

它打了個飽嗝,沿著木浴白飛來飛去,還用小嘴去蹭木浴白的臉頰。

「雪球——」李牧羊如遭雷擊,有種被人深深傷害的感覺。

那可是自己的雪球啊,是自己生死相依的雪球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呢?

木浴白伸出手掌,雪球就乖乖的飛到了他的大掌之上。背對著李牧羊,扭動著自己肥胖的身軀,竟然還知道對著新主人撒嬌賣萌。

「哈哈哈——」木浴白狂笑出聲,對著李牧羊喊道:「從今日始,此物歸我木浴白所有。」

他看著雪球,說道:「我為你賜名為——球王。」

雪球高興的手舞足蹈,看起來很是喜歡這個新的名字。

然後,它張開小嘴,對著木浴白吐出泡泡。

「噗——」

萬道藍色水劍狂噴而出,對著木浴白的面門奔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