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四百章、萬劍齊發!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p> 嗖—— 湛藍水劍朝著那飛龍的龍頭斬去。 《止水劍法》! 斬字訣! 這是《止水劍法》中威力第二強大的一劍,也是木浴白所能夠掌握的最強大的一劍。 最強大的一...

第四百章、萬劍齊發!

驚濤拍岸,海水浩瀚。

這一拳盡起深藍海水。

空谷之中的海水瘋狂的捲動起來,然後朝著心海處那黑色晶體彙集而去。

黑色的晶體得到那些海水的澆灌,黑色變成深紫,轉動的速度也就更加的激烈兇猛起來。

李牧羊一拳轟出。

傾盡自己全部的力量。

拳頭之上,一頭小龍衝天而起,朝著木浴白所在的方向轟了過去。

與此同時,木浴白也一劍劈出。

以左手為劍。

這一劍不見雷霆、不見劍氣肆意。

不見風起雲湧,不見轟天巨響。

簡簡單單的一劍,安安靜靜的一劍。

就像是最普通的劍手揮出韌囊喚!

唯一讓人覺得異樣的是,木浴白一掌斬出去時,有一道藍色水流出現在空中。

水無型,劍也無型。

水無勢,劍亦無勢。

嘩啦啦——

揮斬下來的過程中,竟然還有水花四濺。

就像是一把真正的——水劍。

這一劍很慢,很慢。

慢到讓人覺得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可是,卻又很快很快。

快若狂風飛雨流星劃過夜空。

霹靂啪啦——

飛龍挾裹著閃電朝著木浴白轟炸而來,張開血盆大嘴,想要一口將他的身體給吞噬進去。

轟——

吼聲如雷,天地為之失色。

木浴白臉色平靜,無喜無憂。

對那聲勢浩大的飛龍視若惘聞,無動於衷。

右手托舉著三狂客之一的百里長河,右手保持著向下劈忍。

嗖——

湛藍水劍朝著那飛龍的龍頭斬去。

《止水劍法》!

斬字訣!

這是《止水劍法》中威力第二強大的一劍,也是木浴白所能夠掌握的最強大的一劍。

最強大的一招乃是無字訣,無字也無式,以意念殺人於無形。

當然,除了當年創造出《止水劍法》的一代宗師木顧北之外,尚還沒有木家後人能夠領悟到那一劍的真意。

藍色長劍即將劈到龍頭之上時,水劍突然間炸裂開來,一把長劍變成了兩把長劍,兩把長劍又變成了四把長劍,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無數把藍色的劍影在空中縱橫,將那沖勢兇猛的飛龍給圍攏得嚴嚴實實。

無數把藍色大劍從無數個角度朝著飛龍的身體斬去,意欲將這條飛龍給碎屍萬段的模樣。

直到此時,那無數把藍色長劍才真正的露出了殺氣。

那停頓下來的時間突然間千百倍加速。

風狂卷、雪狂飄。

劍狂嘯,氣狂爆。

嚓——

一聲脆響,飛龍寸寸斷裂。

「嗷——」

飛龍吃痛之下,朝著長空飛奔而去。

白色的身體在高空之中化作氣體,然後消失不見。空中只留下一道燒紅的痕。

那萬把藍色長劍的劍氣不絕,殺氣不竭。

他們不追長龍,卻朝著地面之上的李牧羊劈斬過去。

一劍之威,毀天滅地。

「這就是西風劍神的境界?」

「這就是《止水劍法》的威能?」

李牧羊一拳轟出,身體的力氣被抽個精光,身體搖搖欲墜,就連雙腳都難以站立幾欲跌倒了。

「境界相差太遠——」李牧羊在心裡悲呼著想道。

西風劍神,成名數十年的帝國頂級強者。確實不是一個新晉武修可以挑戰成功的。

可是,李牧羊不甘心埃

他不想就此死去。

更不想這麼憋屈的死去。

他有遠大的理想要追逐,他還有家人要保護。

倘若自己就此死去,自己的父母妹妹可要怎麼辦啊?

「我不能死。」李牧羊咬牙嘶吼。「我不能死——」

體內的黑色晶體停頓下來,但是卻向他的身體四周散發出冰寒刺骨的黑色氣體。

眼裡的血水沒有消散,卻比之前的顏色更加耀眼濃烈。

更加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那紅色的血水裡面出現了一雙紅色的眼球。那雙像是受傷野獸一般的眼球盯著那頭劍密密麻麻的藍色長劍,他的手背之上開始出現黑色的鱗片,一片兩片三片,迅速的在向手臂之上蔓延——

「我不能死——」李牧羊嘶聲怒吼。「我不能死。」

李牧羊已經處於化龍狀態。

為了活著,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他不惜化龍。

不惜和這些人決一死戰。

心中有無窮的戾氣,還有對那些欲殺自己之人潑天的恨意——

他想要毀滅,想要殺人。

想要將這座罪惡的城市給噴成灰燼。

殺!

殺!

殺!

他要毀滅世間的一切!

「吼——」

李牧羊仰天長嘯。

「李牧羊——」紅袖看到李牧羊的險狀,忍不住尖叫出聲。

可是,現在她什麼都來不及做了。

因為那劍太快太快,而且太多太多。

漫天之中,皆是藍色長劍。

當那漫天劍雨撲來時,她甚至都已經看不到李牧羊的身影。

就像是汪洋劍海將李牧羊給包裹其中,那無數把劍刃只需要將李牧羊給按在那裡胡亂切割剁成肉泥就夠了。

轟——

一聲巨響。

然後,一切都安靜下來。

冷風在輕輕的吹,雪花在悠悠的飄。

沒有慘呼的聲音,也沒有萬劍齊落將人給斬成肉泥的聲音。

「一切都結束了?」

紅袖痛哭流涕,不忍心看向李牧羊所在的方向。

那個聰明的年輕人,第一次見面就能夠輕易指出自己易容破綻的年輕人。

那個靦腆的年輕人,當自己的手指觸碰到他的臉頰時會躲閃會面紅的年輕人。

那個優秀的年輕人,那個聲名遠揚卻又飽受磨難的年輕人——

那個將自己擋在身後,說這一次要站在前面的年輕人,就這麼死了?死在西風劍神木浴白的《止水劍》之下?死在萬劍齊發之下?

紅袖心如刀絞,悲傷不已。

「噗——」

有什麼物體吐泡泡的聲音傳至耳朵邊。

紅袖疑惑的睜開眼睛,朝著聲音的來源之處看了過去。

李牧羊剛才所在的方向,飛翔著一隻渾身雪白猶如兔子的小動物。

它的肚子飽脹,好像剛才吃了太多的東西而有些消化不良。

兩腮高高的鼓起,小嘴張開,『噗』的一聲脆響,就有一道藍色的水流朝著外面噴了出來。

那道藍色的水流化作一把藍色的水劍,朝著半空之中亂斬過去。

「噗——」

「噗——」

「噗——」——

那隻可愛的小雪球每噴一口,就有一道藍色水劍從嘴巴裡面噴出來。

當它看到紅袖瞪大眼睛看向它時,它竟然還調皮的對著紅袖『噗』了一口。

「這是——」紅袖一臉疑惑的模樣。這是什麼怪物?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呢?李牧羊怎麼消失不見了?

難道李牧羊已經被那亂劍給斬死了?

念及此處,紅袖的眼淚又要掉落下來。

她滿臉仇恨的看向懸浮在半空之中的木浴白,發現他正一臉驚訝的看向那隻小雪球。

「這是——」木浴白朝著遠處看過去,出聲問道:「這是什麼怪物?」

「雪球。」李牧羊的聲音傳來。

直到這個時候,紅袖才發現李牧羊沒有死,他的身體也同樣的懸浮在半空之中,站在街道邊沿的屋檐之下。

他的臉色平靜,眼裡的血霧消失。

李牧羊恢復了意識清明。

在即將被萬劍凌遲的關鍵時刻,和李牧羊心靈契合的雪球突然而至,張開比它的身體還要大上無數倍的小嘴,一口將那萬道藍色長劍給吞進了肚子里。

《止水劍法》,以水為劍。

弱水之心,是天下水源之母。不管那水源是變成劍也好,刀也好。只要它的本質是水,就能夠被這弱水之心給吞噬消失。

有弱水之心這一強援,李牧羊正在龍的身體也被強行停止。

他從戰場抽離出去,從那萬道劍陣之中悄然離開。

當他再次出現時,身體上的鱗片已經退散,手上的利爪也完全消失——

李牧羊變成了真正的李牧羊。

「這是什麼?」木浴白再次出聲問道。

這隻小小的寵物,竟然吞下了自己的萬劍齊發——這怎麼可能?

就是一個星空級的強者,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即使他們想全身而退都非常的艱難。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想起什麼,木浴白的臉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難道說——是傳說中的那種神物?

聽說,只有那種神器才可以吞噬世間萬物——

但是,那種神器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怎麼可能落在這樣一個無知少年的手上?

而且,從來都沒有人見過弱水之心,沒有人知道它是什麼模樣,沒有人知道它是以什麼樣的形態示人。

是一顆珠子,是一把利劍,乃或是其它的什麼——

可是,不管眼前這隻小雪球到底是什麼,木浴白都想將其佔為已有。

「給我。」木浴白對著李牧羊伸出手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