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五章、《止水劍法》!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04 00:08  |  字數:3425字

第三百九十五章、《止水劍法》!

西風皇宮。和鳴殿。

上天有時候是公平的,外面寒冷的時候,宮內也同樣是冰涼刺骨。外面下雪的時候,宮牆之內也同樣的大雪紛飛。

西風君王楚先達正在和自己最近新納的妃子嘻笑打鬧,就著曖爐,喝著御酒,几案之上有四地貢獻而來的新鮮瓜果,懷裡的妖嬈將一顆剝皮的紫玉葡萄塞進楚先達的嘴裡,楚先達一口咬住,同時含上的還有妃子那嫩白如玉脂的手指。

「陛下,你真壞。」妃子趁勢躺倒在君王的懷裡,柔軟身體顫抖個不停,春衫微解,香肩半露,看起來性感之極。

「更壞的還在後面呢。」楚先達將嘴裡含著的紫玉葡萄朝著妃子的小嘴渡了過去。「來,朕賜你吃葡萄。你和朕一人一半。」

妃子不敢忤逆,一臉嬌羞的迎了過去。

很快的,就有嚶嚶之聲響起。

正在這時,一名小內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門口。

內侍李福擋了下來,問道:「陛下正在休息,有什麼事?」

「回李公公,巡城司和監察司的人在西城大街上打起來了。」小內侍將外面的緊急情況彙報給李福,說道:「聽說現在外面都亂了套了呢。城防營也加入進去了,京兆府伊跑過去勸架還被誤傷——」

「這些人也真是。這風大雪大的,不好好地在家歇著,怎麼就跑出去打起架來?」李福嘴裡嘀咕出聲。

「李福,進來。」楚先達聽到門口的竊竊私語,出聲喚道。

「是,陛下。」李福趕緊躬著身體跑了進去,腦袋低垂著說道:「陛下,巡城司和監察司在天都城內打起來了,據說城防營的人也加入了進去——雙方現在打得不可開交,京兆府伊羅大人去勸架還被那些蠻貨給打傷了——」

「哈哈哈,朕的監察司和巡城司打起來了?城防營也摻和進去了?外面竟然如此熱鬧?」楚先達大笑出聲,說道:「可惜啊,朕貴為天子,出行不便。不然的話,倒是可以在旁邊看看熱鬧。」

「陛下萬金之軀,豈可入此險地。」李福趕忙勸道。對於自己這位主子喜怒無常的心性他算是多有領略。

「怎麼?在朕的疆土、朕的國度,還有人敢傷害朕不成?」楚先達盯著李福,沉聲喝道。

撲通!

李福立即跪倒在地,以額抵地,急聲說道:「陛下文成武德,富有四海,深受萬民愛戴。怎麼會有人敢對筆下不敬?老奴只是擔心刀劍無眼,那些蠻兵莽將不小心傷到陛下——」

「起來吧。」也不知道想起什麼,楚先達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起來,說道:「文成武德?朕自登上這皇位開始也有些年頭了,騰是文有所成還是武有所得啊?富有四海,名義上這四海是我的,但實際上呢?這四海到底是誰的,朕知道,天下人皆知道。」

李福從地上爬了起來,躬背低頭不敢多言。

「就讓他們打著吧。」楚先達冷笑出聲,說道:「總會分出一個輸贏不是?就當是在城內磨礪兵將吧。」

頓了頓,又出聲問道:「明日是不是是陸家那位老傢伙的六十壽辰?」

「是的。」李福小聲應道。

「嗯,六十大壽,是個好日子。你得幫朕選一份禮物讓人送過去——不對,朕應當親自過去祝壽才能夠表現我們君臣相和,你說是不是?」

李福陪笑,不敢出聲——

降龍伏虎,誅殺群妖。

李牧羊一擊必殺,將面前圍攏的眾多黑衣刀客給殺了個乾淨。

前一次使用,還感覺有些力不從心。滅世金佛在空中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消失破散。

此次使用,大佛不僅金光大作,而且威力也要遠勝從前。

由此可見,李牧羊經過這段時間的歷練,修為又有很大的提高,就連氣機也要豐厚許多。

將面前的敵人清場後,李牧羊也沒有絲毫耽擱。

趁著其它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朝著老嫗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破拳頻出,從背後對著那些圍攻老嫗的黑衣人們下手。一拳拳下去,又將兩名黑衣大漢給轟成肉泥。

老嫗終於脫困,心裡怒氣飆升,雙掌變刀,連番橫斬。將剩餘幾名想要後退逃跑的黑衣人給辟成兩截。

「你沒事吧?」老嫗快步走向李牧羊,出聲問道。

一番苦戰,她也不再掩飾其形。說話清脆,走路輕快,猶如二八少女,和她此時的裝扮形成強烈的反衝效果。

「沒事。」李牧羊出聲說道。看著老嫗身上無傷,這才放下心來,說道:「紅袖姑娘,你怎麼來了?」

「自然是為了保護你。」老嫗出聲說道。「你以為我是閑著無聊出門賞雪啊?」

然後,她面露凝重之色,說道:「這些人使的是刀,卻用的是劍決,而且形成體系,應該是止水劍館的《驟雨劍訣》。他們是止水劍館的人。」

「止水劍館?」李牧羊知道這聞名西風的劍館,也知道止水劍館門徒三千,無數名門貴族之後,包括皇室的公主王子都在此館學劍。所以,止水劍館又可以稱之為『皇家劍館』。能夠調動皇家劍館的,自然就是西風楚氏了。

李牧羊難以理解的是,僅僅是為了一個馬夫,他們就調動那麼多止水劍館的劍手來狙擊自己?

就算是李牧羊的這一重身份已經曝光了,也不至於搞出這麼大的場面吧?

李牧羊覺得,現在的天都局勢極其複雜,而且又危險重重。就像是一個裝滿硫磺黑油之類的大鍋爐,隨時都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