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的尋找到最有利的攻擊點。如果避其拳勢的話,只會將自己的空門出讓出去。那樣後果就更是不堪設想。」 「《破體術》。」木浴白出聲說道。「此乃道門絕技,是道家七子之一紫陽真人的成名絕技。以氣破體,一擊...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雪在飛,血在濺。

長街之上,家家戶戶都閉上了門窗。

之前那幾家沒有關門的商家,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悄無聲息的將自己的店門給拉上了。生怕自己成了被這場廝殺殃及的倒霉池魚。

「還有沒有天理啊,還有沒有王法啊?怎麼敢在長街之上就打起來了」

「奇觀啊當真是奇觀啊,有多少年沒見著有人敢當街殺人了」

「老婆子,你也來瞅一眼。什麼,你老花眼?」

遠處的屋檐之上,站著兩個身穿白袍的男人。

一個濃眉大眼,虎背熊腰。長發挽起一個髮髻,髻中插著一枝竹笄。竹笄的一頭尖細,形狀看起來像是一把小劍。

男人的視線一直放在街上的那場廝殺之中,看到李牧羊扮作的馬夫李目再次一拳將一個黑衣殺手給轟得粉碎,忍不住怒聲喝道:「這樣的人也是馬夫?他要是馬夫,那全天下的馬夫都該要羞愧死了。」

「誰說他是馬夫了?」旁邊的高瘦男人出聲說道。男人滿頭長發不束冠,不系帶,任由其自由自在的隨風飛舞,寬袍大袖,仙風道骨,看起來就像是要乘風歸去一般。

「不是說我們攔截的是一個馬夫嗎?」百里長河一臉疑惑的說道。「誰家捨得用這種高手做馬夫啊?此人實力不弱,而且所施展的那一套拳法詭異之極,威力又非常的強大,蓄丹田之力於一點,瞬間爆發」

「明知道其拳勢兇猛,卻又不能不硬接。一是他的拳速極快,躲避不及。二來,他的步伐極其靈敏,每一次騰挪轉移都能夠恰到好處的尋找到最有利的攻擊點。如果避其拳勢的話,只會將自己的空門出讓出去。那樣後果就更是不堪設想。」

「《破體術》。」木浴白出聲說道。「此乃道門絕技,是道家七子之一紫陽真人的成名絕技。以氣破體,一擊斃敵。巔峰之時,幾乎可以翻山蹈海,碎星填淵。屠神滅魔,無往而不利。只是不知道此等絕技秘法怎麼到了此子手裡這是道家落的子?」

「館主,你的意思是說擔心此人是道門放在陸家的棋子?難道說,道家也摻和進來這樁事情裡面來了?天音寺和龍虎山都是世外仙門,雖然門徒眾多,勢力龐大,但是大多數時候都不理會世間俗事,這一次怎麼破例了?」

「也只不過是有此一念而已,當不得真。」木浴白冷眼看著大雪之中的慘烈廝殺,臉上不喜不悲,沒有任何的情緒。「或許,此子也只是和那紫陽真人有些淵源,故而得到了他的那《破體術》。不過,從他所施展出來的拳法來看,拳勢雖猛,卻不具威嚴。而且因為習練時間極短,每一次揮拳之後都會有片刻的間斷,難以將破拳形成拳陣甚至拳域待其破拳大成的話,整個天都城能夠將其攔截下來的人怕是也屈指可數。」

「當然,除非紫陽真人親至。不然的話,也沒有人能夠將《破體術》練習到那種境界。聽說紫陽大劫將至,能否破關再上一層樓,還是一個未解之數。真是期待埃它人都在追星趕月,我輩怎麼能不奮起直追?」

「館主心如止水,無論何時何地何種環境都難以動情動性假以時日,必然可以破境登天,遨遊神州。天下之大,又有幾人能夠和館主劍道抗衡呢?」

「世間英雄眾多,豪傑無數,怎可小覷?」長發男人聲音平靜,淡然說道:「就是這天都城內,不也出了此等英雄少年嗎?」

「氨

木浴白話音剛落,又有一名黑衣男人被李牧羊給一拳轟飛出去。身體騰空倒退的時候,嘴裡還發出慘叫聲音。

落地之後,他的前半身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力竭墜地。重重地呼吸幾次后,眼睛闔上沒有生息。

「館主,讓我下去會一會這個馬夫。」百里長河看得咬牙切齒,怒聲說道:「此子兇狠,我劍館男兒皆成其拳下遊魂。再說,時間拖延久了,對我方不利。不若讓我下去將其斬殺,也好救回幾條我劍館男兒的性命。」

「再看看。」木浴白說道。

「看什麼?」百里長河急聲問道。「此子已經誅殺了我止水劍館十幾條男兒性命,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他們全軍覆滅嗎?」

「技不如人,劍不鋒利,怪不得別人。」木浴白聲音裡面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感情。「再看看,等著他全力施為。」

百里長河表情微僵,詫異說道:「館主的意思是這個馬夫直到此時還有所保留?」

「氣未紊亂,力未用荊不見疲態,不見拚命。」木浴白說道:「他還有所倚仗。再看看吧,我有些好奇,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馬夫。」

聽到館長的話,百里河也再次將視線投放在李牧羊的身上。他倒是,這個傢伙到底還有什麼絕招沒有使出來。

「李思念小姐的馬夫?當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朝陽道。巡城司大營。

今日原本輪不到李可風值守,但是,他仍然保持著在邊疆部隊裡面的習慣,每日必定到大營裡面看看,和下屬將領們說笑幾句,甚至喝兩碗酒。拍拍那些執勤士兵的肩膀,踢一腳他們的屁股。等到各處都檢查一番沒什麼事之後,這才回到家裡休息。

今日也不例外,他冒著風雪來到軍營,下屬的幾個副使立即就圍攏了過來。

「李老大,這風大雪大的,你怎麼又跑來巡營了?有這功夫,不如在家裡抱著個小娘們睡上一覺來得舒坦」馬超嘻皮笑臉的說道。

「就是,來了還不帶酒。沒有酒你怎麼好意思來見我們?」陳俊拍著李可風的肩膀,沒大沒小的模樣。

「將軍,你回去休息吧。今日大雪,想來城裡也不會出什麼事一會兒我再帶兄弟出去巡查四門,一定不會讓將軍吃什麼掛落。」李可風從部隊裡面帶出來的張小虎一臉關心的模樣。

李可風照著馬超的屁股踢了一腳,破口罵道:「你這小子,是想媳婦想瘋了吧?怎麼著?你和白主薄家的那位二小姐眉來眼去的以為我不知道?你要是願意,我現在就提著酒肉去找白主薄家給你提親。」

「將軍,我就是說說而已,說說而已我的身體獻給將軍,我的心靈獻給帝國,暫時還沒有成親的打算。你可別害我。」馬超嘿嘿傻笑。

李可風又一臉嘲笑的看著陳俊,說道:「想喝酒是吧?行,今天你也不用值班了。你現在跟我走,咱們找個小酒館,我喝多少你喝多少,誰喝趴下誰就是烏龜王八蛋」

「將軍,我就是開個玩笑,開個玩笑,這不是為了表示咱們親近嘛」陳俊一臉慫逼的模樣。誰不知道李將軍是千杯不醉啊?和他拼酒,那不是找死嗎?

李可風又拍拍張小虎的肩膀,說道:「行了小虎,你今日也不必去巡城,這大風大雪的,自己家兄弟的身體也得注意都在營里守著,有什麼事情城防營會報到這裡來的。那個時候再出營也不遲。天子腳下,能出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是。將軍。」張小虎一板一眼的對著李可風行軍禮。

李可風苦笑,說道:「你這憨貨,總是這麼認真。」

幾人正站在營房門口說笑時,一騎飛速朝著這邊狂奔而來。

「急報。」駿馬尚未入營門,馬上騎士已經大聲喊道。

「出了什麼事?」李可風沉聲問道。

張小虎已經奔了出去,快步將騎上的騎士接了下來,說道:「出了什麼事情?」

「當街殺人。」馬上騎士氣喘吁吁的說道:「有人當街殺人。」

片刻功夫。

頭戴鋼盔身披輕甲的士兵們驅馬出營,朝著西城門口所在的方向衝撞過去。

「快。給我快。」為首之人一手提韁繩,一手握長劍。跨下的駿馬在他的不斷催促下,在這雪地上面向前狂奔。又因為地上雪厚冰堅,鐵蹄踐踏上去濺起一塊又一塊的冰層。

身後是近百騎巡城司下屬,他們臉色嚴峻,心知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場殘酷的戰爭。

嗒嗒嗒

馬蹄聲整齊劃一,百騎如同一騎,同起步,同呼吸。形成一股巨大的威勢,讓人感覺到一種排水倒海般的力度向前衝擊。

嘎!

李可風手裡的韁繩猛地一拽,硬生生的將駿馬前沖的姿態給拖拽回來。

駿馬前蹄打滑,努力了幾次才站穩腳根。

李可風停下,後面的近百騎士也同時勒住了繩索。

李可風盯著長街正中的黑衣們,厲聲喝道:「巡城司執行公務,何人膽敢擋路?」

「監察司。崔見。」黑衣男人的嘴角浮現一抹輕薄笑意,身上的三頭蛇張牙舞爪,正待擇人而噬。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