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02 10:10  |  字數:3513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第三百九十三章、止水劍館!

雪在飛,血在濺。

長街之上,家家戶戶都閉上了門窗。

之前那幾家沒有關門的商家,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悄無聲息的將自己的店門給拉上了。生怕自己成了被這場廝殺殃及的倒霉池魚。

「還有沒有天理啊,還有沒有王法啊?怎麼敢在長街之上就打起來了------」

「奇觀啊當真是奇觀啊,有多少年沒見著有人敢當街殺人了------」

「老婆子,你也來瞅一眼。什麼,你老花眼?」

---------

遠處的屋檐之上,站著兩個身穿白袍的男人。

一個濃眉大眼,虎背熊腰。長發挽起一個髮髻,髻中插著一枝竹笄。竹笄的一頭尖細,形狀看起來像是一把小劍。

男人的視線一直放在街上的那場廝殺之中,看到李牧羊扮作的馬夫李目再次一拳將一個黑衣殺手給轟得粉碎,忍不住怒聲喝道:「這樣的人也是馬夫?他要是馬夫,那全天下的馬夫都該要羞愧死了。」

「誰說他是馬夫了?」旁邊的高瘦男人出聲說道。男人滿頭長發不束冠,不系帶,任由其自由自在的隨風飛舞,寬袍大袖,仙風道骨,看起來就像是要乘風歸去一般。

「不是說我們攔截的是一個馬夫嗎?」百里長河一臉疑惑的說道。「誰家捨得用這種高手做馬夫啊?此人實力不弱,而且所施展的那一套拳法詭異之極,威力又非常的強大,蓄丹田之力於一點,瞬間爆發-----」

「明知道其拳勢兇猛,卻又不能不硬接。一是他的拳速極快,躲避不及。二來,他的步伐極其靈敏,每一次騰挪轉移都能夠恰到好處的尋找到最有利的攻擊點。如果避其拳勢的話,只會將自己的空門出讓出去。那樣後果就更是不堪設想。」

「《破體術》。」木浴白出聲說道。「此乃道門絕技,是道家七子之一紫陽真人的成名絕技。以氣破體,一擊斃敵。巔峰之時,幾乎可以翻山蹈海,碎星填淵。屠神滅魔,無往而不利。只是不知道此等絕技秘法怎麼到了此子手裡------這是道家落的子?」

「館主,你的意思是說-----擔心此人是道門放在陸家的棋子?難道說,道家也摻和進來這樁事情裡面來了?天音寺和龍虎山都是世外仙門,雖然門徒眾多,勢力龐大,但是大多數時候都不理會世間俗事,這一次怎麼破例了?」

「也只不過是有此一念而已,當不得真。」木浴白冷眼看著大雪之中的慘烈廝殺,臉上不喜不悲,沒有任何的情緒。「或許,此子也只是和那紫陽真人有些淵源,故而得到了他的那《破體術》。不過,從他所施展出來的拳法來看,拳勢雖猛,卻不具威嚴。而且因為習練時間極短,每一次揮拳之後都會有片刻的間斷,難以將破拳形成拳陣甚至拳域------待其破拳大成的話,整個天都城能夠將其攔截下來的人怕是也屈指可數。」

「當然,除非紫陽真人親至。不然的話,也沒有人能夠將《破體術》練習到那種境界。聽說紫陽大劫將至,能否破關再上一層樓,還是一個未解之數。真是期待啊。它人都在追星趕月,我輩怎麼能不奮起直追?」

「館主心如止水,無論何時何地何種環境都難以動情動性-----假以時日,必然可以破境登天,遨遊神州。天下之大,又有幾人能夠和館主劍道抗衡呢?」

「世間英雄眾多,豪傑無數,怎可小覷?」長發男人聲音平靜,淡然說道:「就是這天都城內,不也出了此等英雄少年嗎?」

「啊------」

木浴白話音剛落,又有一名黑衣男人被李牧羊給一拳轟飛出去。身體騰空倒退的時候,嘴裡還發出慘叫聲音。

落地之後,他的前半身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力竭墜地。重重地呼吸幾次後,眼睛闔上沒有生息。

「館主,讓我下去會一會這個馬夫。」百里長河看得咬牙切齒,怒聲說道:「此子兇狠,我劍館男兒皆成其拳下遊魂。再說,時間拖延久了,對我方不利。不若讓我下去將其斬殺,也好救回幾條我劍館男兒的性命。」

「再看看。」木浴白說道。

「看什麼?」百里長河急聲問道。「此子已經誅殺了我止水劍館十幾條男兒性命,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他們全軍覆滅嗎?」

「技不如人,劍不鋒利,怪不得別人。」木浴白聲音裡面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感情。「再看看,等著他全力施為。」

百里長河表情微僵,詫異說道:「館主的意思是-----這個馬夫直到此時還有所保留?」

「氣未紊亂,力未用盡。不見疲態,不見拚命。」木浴白說道:「他還有所倚仗。再看看吧,我有些好奇,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馬夫。」

聽到館長的話,百里河也再次將視線投放在李牧羊的身上。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傢伙到底還有什麼絕招沒有使出來。

「李思念小姐的馬夫?當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

--------

朝陽道。巡城司大營。

今日原本輪不到李可風值守,但是,他仍然保持著在邊疆部隊裡面的習慣,每日必定到大營裡面看看,和下屬將領們說笑幾句,甚至喝兩碗酒。拍拍那些執勤士兵的肩膀,踢一腳他們的屁股。等到各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