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廝殺!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經朝著地面降落。 砰! 先是雙腿連接著半邊身體掉落在雪地里,地上的白雪被鮮紅色的血水給染紅。 噗嗤 直到這個時候,那上半身腹腔裡面包裹著的五臟六腑才和身體脫離,嚓一聲...

readx 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廝殺!

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請大家搜索!

外面雪亂,崔小心的心更亂。

在她還遠在江南的時候,就聽說過崔宋兩家想要聯姻的事情。當然,那樣的消息隱隱約約,斷斷續續,一直沒有一個確定的說法。崔小心當時還在江南求學,天高路遠,也從來不曾將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

只有偶爾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想起時,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滋味在心頭。

現在,母親特意將自己找來,一臉認真的和自己談起這事,那就證明這樁婚事已經塵埃落定。

各方面的條件已經談妥了,有資格點頭的也都點頭了。

崔家唯一有資格說『反對』的那個人是爺爺崔洗塵,所以崔小心第一個念頭就是詢問爺爺對這件事情的態度。

爺爺同意了,事情大概也就沒有任何商榷的餘地了。

「宋停雲。」崔小心的嘴裡輕輕的咀嚼著這個名字。「這個男人,將是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選了嗎?」

同居天都,甚至可以說同住在一條大街上面,崔小心以前就和宋停雲有過接觸。

甚至,在一次崔小心遭遇危險的時候,宋停雲還曾經救過她的性命。

那個堅毅少年拔劍挺立,用自己瘦弱的身軀將自己擋在身後的畫面,在很長一段時間都牢牢的佔據著她的夢境。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和這樣一個男人相伴一生也不是一樁難以接受的事情。

宋停雲風流瀟洒,俊美不凡,有『宋家玉樹』之稱。而且年紀輕輕便是天都年輕一輩的習武天才,在其它的少年人忙著騎馬射箭溜狗鬥雞四處玩樂的時候,他一直跟隨在宋家老爺子宋孤獨的身邊習武破境,一路行來,勢如破竹。在其它人才剛剛入門的時候,他就已經躍過了空谷,等到其它人辛苦數載攀上高山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在準備衝刺閑雲

他總是跑在同齡人的前面,就是一些長一輩的人也自嘆不如。

可以說,他是無數天都少年爭先模仿和追逐的對手,是偶像。

最重要的是,崔陸兩家門當戶對,倘若兩人結為夫妻,不僅僅能夠得到兩家人的祝福,怕是整個西風帝國都要因此而轟動

可是,為什麼心裡感覺空蕩蕩的,有種酸澀哀傷的心緒在身體裡面蔓延呢?

她的腦海裡面浮現起另外一張面孔,那是一個漆黑的少年,他在笑,但是眼神里卻有掩飾不住的凄楚,他對自己說『崔小心,你不要擔心。就算我們還是朋友,我也不會追你的埃就算到了西風大學,我也不會追你的隘。

每每想到那一幕,崔小心都有一種心臟被人揪緊的感覺。

那一天,她提前離開。但是她能夠想象,獨自坐在落日湖邊的少年心情一定極其憂傷沮喪吧?

「小心」宇文蜜出聲喚道。

崔小心抬起頭親,說道:「我知道了。」

「小心,咱們母女倆好久沒有說體已話,我也不知道你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樁婚事算是已經定下來了,兩家也都在挑選黃道吉日呢。不過,既然宋家那位老爺子開了口,說是想要在活著的時候己家裡再升起一輪明月,想來也不會再拖延太久現在只有咱們母女倆人,你和我說句心裡話,這件婚事你是允還是不允?」

崔小心親,說道:「允又如何?不允又如何?」

「你你這孩子的性子就是如此喜歡把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你不知道這樣別人會擔心你嗎?」

崔小心抬頭親,說道:「如果我說允,那自然是皆大歡喜。如果我說不允,也改變不了任何即成的現實。只不過讓母親更加費心的來勸說讓我接受,最終的結果還是妥協和屈服,是這樣嗎?」

「小心」

「母親,我沒辦法說出那個允字,我知道這樣會讓你開心一些,讓整個家族的親人都開心一些,假裝這是一場你情我願門當戶對天作之合的婚禮。但是,我就是沒辦法說出來。那個字堵在喉嚨,出不來,咽不下。我也不想說不允,因為那兩個字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意義,對整個家族來說也沒有任何份量。」

「我知道你們都不喜歡小姑,因為小姑曾經就是那個抗爭者。她鼓起了那麼大的勇氣,她鬧出那麼大的動靜,反抗的那麼激烈,甚至是慘烈,最終的結果是她仍然按照家族的安排嫁給了她所不喜歡的那個男人。」

「小心,不許胡言。」

「母親,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為何卻成了我的胡言亂語?小姑都能夠將陳年情事拿出來和我分享,她這個當事人都坦然面對,我們又有何畏懼的呢?」

宇文蜜滿臉擔憂的小心,說道:「小心,你可不能學你小姑。」

「我不會學小姑。」崔小心沉聲說道:「我也清楚,就算學了,也沒有任何意義。小姑前車之鑒,我是比她更勇敢還是比她更幸運一些呢?」

「小心,你這樣母親很擔心。」

崔小心笑,說道:「母親,你放心吧。我的名字叫做小心,我比任何人都要小心,不會讓你為難的。「

砰!

李牧羊又是一拳轟出。

《破體術》之破拳!

一個從背後持刀劈來的黑衣人被他給轟飛出去,身體重重的砸在石壁之上,能夠聽到霹靂啪啦的骨頭斷裂聲音。

那名黑衣人的身體順著牆壁下滑,等到一屁股跌坐在雪地裡面時,雙眼圓睜,嘴角嘔血,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屍。

《破體術》是李牧羊耗時最久,也用功最多的一門功夫。

在他的功夫還沒有真正的入門,甚至丹田氣海處連空谷都沒有形成之時,就已經開始跟隨李思念學習《破體術》。

現在的李牧羊今非昔比,不僅僅和龍王的眼淚融合,有了強悍的體格和充沛的精力,還有無數的知識和積累供自己開發和學習。

又在星空學院的時候獲得羊小虎夏侯淺白以及孔離這三大名師的指點,再加上李牧羊的刻苦努力,進步速度堪稱一日千里。

現在的李牧羊一拳轟出,猶如萬馬奔騰,千軍衝鋒。以硬碰硬,以強打強,硬生生的將對手的身體給打爆。

《破體術》,破的是自己的身體和氣機,爆的卻是別人的身體和氣機。破體破體,由此得名。

出家人慈悲為懷,但是創造出來的功夫一點兒也不慈悲。

有時候,以殺方能止殺。

如刀割紙片,**肢解的聲音傳來。

一個黑衣男人手持長劍,身體騰空而起。當他持劍朝著老嫗撲來時,橫在空中的身體卻突然間斷成兩截。

上半身還在向前衝刺的同時,下半身卻已經朝著地面降落。

砰!

先是雙腿連接著半邊身體掉落在雪地里,地上的白雪被鮮紅色的血水給染紅。

噗嗤

直到這個時候,那上半身腹腔裡面包裹著的五臟六腑才和身體脫離,嚓一聲掉落在地上。

心啊肝啊肺啊之類的器官砸進雪窩,那冒著熱氣黏稠滑膩的腸子卻在向著遠處滑落。

老嫗的實力也極其強悍,手掌如刀,每一掌劈出去,都有刀風陣陣,刀氣縱橫。

一掌下去,仿若有一把青色的巨型大刀橫空而起,朝著對手斬落而去。

連續幾掌下去,竟然就斬落了數名黑衣殺手。

那些黑衣人終於開始懼怕,他們悍不畏死的衝鋒終於停頓下來。

直到這個時候,李牧羊和老嫗終於在牆角集合。

他們被那從四面八方湧來的黑衣殺手給包圍起來,那些人揮舞著長刀正在拚命的壓縮著他們的活動空間。直至將他們鎖死。

「尋找機會逃跑。」老嫗背靠著李牧羊的後背,低聲提醒著說道:「對方人多勢眾,敢在天都城內出手,必然是存了必死之心不可久戰。」

「我知道。」李牧羊說道。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出聲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

打到現在,李牧羊還搞不清楚這個老嫗是什麼來頭。

雖然她自出現開始就一直在幫助自己,可是,誰知道會不會在關鍵時刻給予自己致命一擊就像一開始的時候李牧羊以為她要殺死自己,結果她卻將那些從背後偷襲來的黑衣人給打飛。

「怎麼?上一次能夠將老嫗識破,這一次就做不到了嗎?」老嫗語帶嘲諷的說道。

李牧羊愣了片刻,終於恍神,說道:「原來是你。」

「這裡不是敘舊之所,想辦法突圍出去。」老嫗出聲說道。「我想辦法吸引他們的注意,你趁機逃走。」

「你呢?」

「不用管我。你走了之後,我自有逃生之法。」

老嫗話音剛落,身體已經在原地消失。

當她再次出現的時候,身體已經落在了那群黑衣人的人群裡面,身體三百六十度旋轉,右手揮刀橫斬。

數名黑衣殺手被攔腰斬斷,再無生機。

李牧羊也冷哼一聲,朝著那些殺紅了眼睛誓要取其性命的黑衣人沖了過去。

本書來自 /book/html/32/32714/index.htm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