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廝殺!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8-01 12:54  |  字數:3625字

readx第三百九十二章雪中廝殺!

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請大家搜索!

外面雪亂,崔小心的心更亂。

在她還遠在江南的時候,就聽說過崔宋兩家想要聯姻的事情。當然,那樣的消息隱隱約約,斷斷續續,一直沒有一個確定的說法。崔小心當時還在江南求學,天高路遠,也從來不曾將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

只有偶爾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想起時,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滋味在心頭。

現在,母親特意將自己找來,一臉認真的和自己談起這事,那就證明這樁婚事已經塵埃落定。

各方面的條件已經談妥了,有資格點頭的也都點頭了。

崔家唯一有資格說『反對』的那個人是爺爺崔洗塵,所以崔小心第一個念頭就是詢問爺爺對這件事情的態度。

爺爺同意了,事情大概也就沒有任何商榷的餘地了。

「宋停雲。」崔小心的嘴裡輕輕的咀嚼著這個名字。「這個男人,將是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選了嗎?」

同居天都,甚至可以說同住在一條大街上面,崔小心以前就和宋停雲有過接觸。

甚至,在一次崔小心遭遇危險的時候,宋停雲還曾經救過她的性命。

那個堅毅少年拔劍挺立,用自己瘦弱的身軀將自己擋在身後的畫面,在很長一段時間都牢牢的佔據著她的夢境。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和這樣一個男人相伴一生也不是一樁難以接受的事情。

宋停雲風流瀟洒,俊美不凡,有『宋家玉樹』之稱。而且年紀輕輕便是天都年輕一輩的習武天才,在其它的少年人忙著騎馬射箭溜狗鬥雞四處玩樂的時候,他一直跟隨在宋家老爺子宋孤獨的身邊習武破境,一路行來,勢如破竹。在其它人才剛剛入門的時候,他就已經躍過了空谷,等到其它人辛苦數載攀上高山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在準備衝刺閑雲--------

他總是跑在同齡人的前面,就是一些長一輩的人也自嘆不如。

可以說,他是無數天都少年爭先模仿和追逐的對手,是偶像。

最重要的是,崔陸兩家門當戶對,倘若兩人結為夫妻,不僅僅能夠得到兩家人的祝福,怕是整個西風帝國都要因此而轟動------

可是,為什麼心裡感覺空蕩蕩的,有種酸澀哀傷的心緒在身體裡面蔓延呢?

她的腦海裡面浮現起另外一張面孔,那是一個漆黑的少年,他在笑,但是眼神里卻有掩飾不住的凄楚,他對自己說『崔小心,你不要擔心。就算我們還是朋友,我也不會追你的啊。就算到了西風大學,我也不會追你的啊』。

每每想到那一幕,崔小心都有一種心臟被人揪緊的感覺。

那一天,她提前離開。但是她能夠想像,獨自坐在落日湖邊的少年心情一定極其憂傷沮喪吧?

「小心------」宇文蜜出聲喚道。

崔小心抬起頭親,說道:「我知道了。」

「小心,咱們母女倆好久沒有說體已話,我也不知道你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樁婚事算是已經定下來了,兩家也都在挑選黃道吉日呢。不過,既然宋家那位老爺子開了口,說是想要在活著的時候己家裡再升起一輪明月,想來也不會再拖延太久------現在只有咱們母女倆人,你和我說句心裡話,這件婚事你是允還是不允?」

崔小心親,說道:「允又如何?不允又如何?」

「你你這孩子的性子就是如此------喜歡把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你不知道這樣別人會擔心你嗎?」

崔小心抬頭親,說道:「如果我說允,那自然是皆大歡喜。如果我說不允,也改變不了任何即成的現實。只不過讓母親更加費心的來勸說讓我接受,最終的結果還是妥協和屈服,是這樣嗎?」

「小心-----」

「母親,我沒辦法說出那個允字,我知道這樣會讓你開心一些,讓整個家族的親人都開心一些,假裝這是一場你情我願門當戶對天作之合的婚禮。但是,我就是沒辦法說出來。那個字堵在喉嚨,出不來,咽不下。我也不想說不允,因為那兩個字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意義,對整個家族來說也沒有任何份量。」

「我知道你們都不喜歡小姑,因為小姑曾經就是那個抗爭者。她鼓起了那麼大的勇氣,她鬧出那麼大的動靜,反抗的那麼激烈,甚至是慘烈,最終的結果是------她仍然按照家族的安排嫁給了她所不喜歡的那個男人。」

「小心,不許胡言。」

「母親,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為何卻成了我的胡言亂語?小姑都能夠將陳年情事拿出來和我分享,她這個當事人都坦然面對,我們又有何畏懼的呢?」

宇文蜜滿臉擔憂的小心,說道:「小心,你可不能學你小姑。」

「我不會學小姑。」崔小心沉聲說道:「我也清楚,就算學了,也沒有任何意義。小姑前車之鑒,我是比她更勇敢還是比她更幸運一些呢?」

「小心,你這樣母親很擔心。」

崔小心笑,說道:「母親,你放心吧。我的名字叫做小心,我比任何人都要小心,不會讓你為難的。「

----------

----------

砰!

李牧羊又是一拳轟出。

《破體術》之破拳!

一個從背後持刀劈來的黑衣人被他給轟飛出去,身體重重的砸在石壁之上,能夠聽到霹靂啪啦的骨頭斷裂聲音。

那名黑衣人的身體順著牆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