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請假!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7-30 00:52  |  字數:3512字

..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馬使詐!

第三百八十九章、相馬使詐!

駿馬長嘶,嘴裡噴發出白色的氣體。鐵蹄刨地,混合著黑泥的雪花四處飛濺。

為首的騎士身穿鑲有三頭蛇圖騰的監察司長史制服,眼神兇惡的盯著馬車,厲聲喝道:「我再說一遍,我們是帝國監察司,我們懷疑這輛馬車裡面藏有朝廷欽犯,車上之人立即下來接受檢查。」

寧心海一手握韁繩,一手抓著馬鞭。控制著拉車的駿馬不會因為害怕而失足向前狂沖,低眉順眼的坐在那裡,完全沒有開腔說話的意思。

一隻纖纖玉手伸了出來,車廂的布簾被人掀開。

崔小心看著馬上的騎士,說道:「相馬長史好大的官威。」

「嘿嘿------」燕相馬咧開嘴巴笑了起來,不好意思的說道:「表妹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我還有台本沒有念完呢。」

「相馬長史是想說,我是江南城最有名的紈絝大少燕相馬,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是這句嗎?」

燕相馬不好意思的摸著風雪凍紅的鼻子,打馬走到崔小心面前,看著女孩子俏麗的小臉,說道:「還是表妹了解我,就連我威懾江南的黑話都記得一清二楚。不過,我準備把這句話改成,我可是監察司最有權威的燕相馬,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表妹覺得怎麼樣?「

「還是之前那句聽著順耳。」

「那就不改了吧。表妹這是去了哪裡啊?」

「西山賞梅。」崔小心說道。

「想來就是去了那裡。以前表妹就時常過去,我冬天回來時還陪你去了兩回。後來等到你去了江南,我們反而沒機會一起到西山去看看那些梅花了-----梅王兄還好吧?」

「枝幹茂盛,花開正濃。」

「真是太好了。早知道表妹在那裡賞梅,我也打馬過去看看我們之前選中的梅王兄了。好久都沒有見到它了。」

因為帘子只開了一個小角,所以燕相馬沒能第一時間看到車廂裡面的李牧羊。

不過,終究難以避開燕相馬的眼睛。

他眼神犀利的盯著李牧羊的半側臉頰,笑著問道:「表妹,這人是誰啊?面生的緊。」

「李目。」崔小心知道瞞不過燕相馬,也沒想過要瞞,淡然解釋著說道:「思念的車夫。」

「思念的車夫?」燕相馬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笑著說道:「思念都有車夫了?」

「思念為什麼不能有車夫?」

「思念當然可以有車夫,如果她不反對,我都願意去給她做車夫。」燕相馬一臉坦然的笑著,倒是不介意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感。不過,他的視線一直緊緊的盯著李牧羊的眼睛,說道:「一個車夫都能夠登上表妹的香車,這就讓人覺得奇怪了。在我的記憶里,表妹可是有輕微潔癖的。一般的男子,就是想和你說句話都極其困難。你怎麼會對一個車夫如此的親睞有加?」

「表哥有所不知。李目不僅僅是思念的車夫,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燕相馬用手裡的馬鞭挑開全部的布簾,北風朝著車子里狂灌,崔小心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涼意。

「相馬少爺,小姐畏寒。」桃紅就想伸手去把車簾給拉上。

「等等。」燕相馬出聲阻止,看著李牧羊說道:「你當真是馬夫?」

「正是如此。」李牧羊出聲說道。

「見我為何不懼?」燕相馬盯著李牧羊問道。

「公子有何可懼之處?」

「有何有懼之處?」燕相馬愣了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他指著自己身上的監察司制服,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西風帝國監察司的三大長史之一,我可是江南城赫赫有名的紈絝子弟,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燕家大少燕相馬-----隨便一個身份丟出來,你都應該害怕才是。可是,你竟然問我何懼之有。哈哈哈,有意思,還真是有意思------」

燕相馬臉上的笑容突然間斂去,眼神冰冷的盯著李牧羊,沉聲說道:「我在江南的時候認識一個朋友,他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也不怕我,不僅僅不怕我,而且還威脅我,還當眾折了我的面子,冰西瓜吃壞了我的肚子-----仔細瞧瞧,你和我那位朋友很像啊。」

「哪位朋友?」

「他的名字叫做李牧羊。你應該很熟悉吧?」

「認識,但不熟悉。」

「是啊。人最難看清的就是自己。」燕相馬笑呵呵的說道。

看到攔截的人是燕相馬,李牧羊已經完全放鬆下來。

他一臉平靜的看著燕相馬,說道:「我不知道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燕相馬笑呵呵的說道。「表妹也知,是不是?」

「我不知。」崔小心眼神微惱,盯著燕相馬說道。

燕相馬哈哈大笑,說道:「表妹這是要回天都吧?恰好我們也要回天都述職。不若一起走吧?」

「不用了。」崔小心拒絕。「相馬錶哥位高權重,想必有很多事情要做。不用在我身邊逗留太久,浪費時間。」

「那可不行。聽說前幾日表妹還在千佛寺遭遇殺手襲擊,這一路走來,風大雪大的,又是荒山野嶺,人跡罕至-----要是有殺手襲擊怎麼辦?」燕相馬搖頭說道。

「有寧叔在,不會有事。」

「我不是不相信寧叔的實力,只是寧叔只有一個人,萬一多來幾個殺手怎麼辦?寧叔無暇分身。我還是要留在身邊保護才最為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