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三百八十八章、監察攔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n=8=.=c=o=m 「不要擦拭。」李牧羊急忙出聲阻止。「越擦越大,擦也擦不幹凈。」 李牧羊從崔小心的手裡接過毛筆,然後彎腰下去,在崔小心鞋子上面的那塊墨污勾勒出一隻雲雀。 ...

? 第三百八十八章、監察攔車!

李牧羊剛才確實是太緊張了,也確實是太入神了。雅﹏﹎文8﹍w-w`w=.·y-a`w-e`n`8-.·com

因為心無旁騖,所以將心神都放在了手裡的畫筆之上。

一不小心,筆下的景物便活了過來。雪鷹展翅高飛,鳴破天際。倘若不是崔小心幫忙圓謊,怕是都讓寧心海給看出端倪識破身份。

經過此鷹一鬧,李牧羊和崔小心握在一起的手也就自然分開了。

李牧羊看了一眼崔小心的纖纖玉手,也不好意思再摸過去。即便他心裡有著這樣的念頭。

「補好了。」李牧羊指著那處雪鷹飛走的位置,出聲說道。因為雪鷹離開,帶走一片墨汁,露出山石的一角,正和李牧羊之前所說的那種意境相吻合。

崔小心提著畫筆,抿嘴輕笑,說道:「我接著把這幅畫畫完。」

「好。」李牧羊點頭說道。

接下來崔小心專心作畫,李牧羊在旁邊認真欣賞。

看畫,也看畫畫的崔小心。

畫中臘梅粗枝猙獰,花蕊嬌艷。仿有暗香傳來,意境深遠。

畫中的女子幽,獨立率真。如空谷之蘭,湖邊之鶴,引人入神。雅﹏﹎文8﹍w-w`w=.·y-a`w-e`n`8-.·com

崔小心彷彿找到了靈感,落筆極快,竟然有越畫越好的架勢。

李牧羊只是安靜看畫,再沒有提出什麼異議。

等到最後一筆畫完,崔小心看著畫案之上的《梅王》圖,說道:「可有瑕疵?」

李牧羊笑,說道:「有。」

「世間萬物,哪能佔得『完美』二字?」崔小心笑著說道。「以何為名?」

「《梅王》。百樹之王。」李牧羊笑著說道。「你不是早就已經想好了名字嗎?」

「可願題字?」

李牧羊搖頭。

於是,崔小心便在畫卷的右上角題字落款。

「好了。」崔小心高興的說道。她提著毛筆,一臉笑意的欣賞著自己剛剛完成的作品,心裡有種滿滿的幸福感。

「小姐小心墨汁。」桃紅出聲提醒。

崔小心一驚,身體后後退去。

這一退不要緊,毛筆上的一滴墨汁受到震動,恰好滴落在她雪白的登雲靴上面。

登雲靴上面多了一抹墨污,看起來極其刺眼難看。

「唉呀,鞋子要毀了。」柳綠趕緊蹲下身體,要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崔小心鞋子上的墨汁。>吧_﹍w·w`w`.-y-a-w·e·n=8=.=c=o=m

「不要擦拭。」李牧羊急忙出聲阻止。「越擦越大,擦也擦不幹凈。」

李牧羊從崔小心的手裡接過毛筆,然後彎腰下去,在崔小心鞋子上面的那塊墨污勾勒出一隻雲雀。

雲雀栩栩如生,看起來非常可愛。

當人抬腳行路時,彷彿那隻雲雀將要振翅高飛一般。

崔小心在原地走了幾步,高興的說道:「這一筆救得更好。」

桃紅和柳綠也高興極了,盯著小姐的鞋子嘖嘖稱奇。

桃紅看著李牧羊,說道:「沒想李公子如此有才,當真是讓人驚嘆呢。」

「桃紅姑娘過獎了。」李牧羊笑著說道,將手裡的毛筆遞了過去。

崔小心很是喜歡這雙雲雀登雲靴,滿臉笑意的打量了好一陣子,這才命桃紅取來印章,重重的在上面蓋上自己的大櫻

崔小心將畫卷了起來,說道:「你送我一幅《寒梅傲雪圖》,我便將這幅《梅王》相贈。」

李牧羊接過《梅王》畫卷,說道:「多謝小心小姐。」

又將懷裡揣著的那幅新作的《寒梅傲雪圖》送了過去,說道:「這是思念小姐讓我送來給小姐的。」

崔小心看著李牧羊,說道:「我想,昨夜的《寒梅傲雪圖》才是真正的寒梅傲雪吧?」

接過畫卷,命桃紅將其好生收藏,抬頭看著天上雲層翻滾,說道:「怕是又要下雪了。我們回城吧。「

崔小心說得沒錯,走在路上的時候,大雪再次紛紛揚揚的下了起來。

李牧羊走在風雪裡,又不敢運氣禦寒,擔心被寧心海給看出破綻,只能夠用**之身去強扛。臘黃的臉色凍成慘白,模樣看起來狼狽不堪。

布簾揭開。

桃紅對著李牧羊喊道:「李公子,小姐請你上車避寒。」

寧心海皺眉,說道:「小姐,男女授受不親,倘若讓他和小姐共處一廂,怕是外人看到會說閑話。」

崔小心柔軟的聲音傳了過來,說道:「寧叔,不礙事的。天寒地凍,讓他上來曖曖身子也好。荒野無人,應當不會有人看見。等到了天都城門口再讓他下去便是。再說,車上還有桃紅柳綠,就算被人看到了又如何?」

寧心海欲言又止,終究還是將馬車停了下車,冷冷盯著李牧羊,說道:「上車吧。倘若有任何不軌行為,小心你的腦袋。」

李牧羊想了想,說道:「她們有三個人,我只有一個。」

「」

車廂寬敞,三個女孩子的身形又過於苗條,李牧羊進去也不覺得擁擠。

崔小心背對著廂板而坐,桃紅柳綠各坐一側。李牧羊瞄了一眼,只有崔小心身邊的位置最是寬敞,於是便一屁股坐了過去。

崔小心捧著曖爐看向前方,李牧羊便也只能如她一般透過布簾的縫隙看向遠方的風雪。

所有人都說,今年的風雪會比往年更大一些。但願老百姓們都能夠有一個好收成。

進入官道,來往車馬行人便多了起來。

馬蹄重重,一群黑騎打馬衝來。

他們從馬車邊沿繞了過去,跑出老遠之後,又在為首之人的帶領下繞了回來。

那群黑騎將崔小心乘坐的馬車團團圍攏,為首之人凶神惡煞的喊道:「帝國監察司,我們懷疑這輛馬車裡面藏有朝廷欽犯,車上的人立即下來接受檢查。」

李牧羊大驚,心想,難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泄漏了,不然的話,帝國監察司怎麼會找上門來了呢?

他的右手握拳,倘若那些人有所異動的話,他也就只能和他們拚命了。

因為殺了崔照人以及毀滅了大半個監察系統,李牧羊對監察司有著極深的成見當然,人家對他可就是深仇大恨了。

李牧羊清楚,如果自己落入監察司之人的手裡,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崔小心的手悄無聲息的按在了李牧羊的手背之上,輕聲說道:「不礙事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