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三章、不情之請!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7-25 01:33  |  字數:3433字

readx第三百八十三章、不情之請!

軍權重乃或皇權更重,這是今夜靜水凝露裡面的辯題。

李牧羊他們才剛剛到家,陸清明就已經知道了辯論內容,要是說靜水凝露裡面沒有陸家的人,李牧羊是不可能相信的。

當然,想來宋洮或者直接拋出這個辯題的二皇子楚疆也並沒有想過要隱瞞。

而且,李牧羊想了一路,楚疆當眾拋出這樣具有爭議性的話題,必然是有其深意。是想敲山震虎,還是想看看風向?

也有可能兩者皆有之。

現在陸清明大半夜的不睡覺,卻讓人把自己給請過來詢問這個問題的答案,又有什麼意義?自己一個人的選擇能夠影響這場帝國的政治走向嗎?

李牧羊走到陸清明身邊,對著他深深作揖,說道:「軍權皇權,皆為民權。軍人駐守邊疆,橫刀立馬,保家國平安。皇權位居中樞,教化萬民,使百姓穿有衣食有糧,幸福安康。無軍權,恐有外敵侵襲,邊疆失守,國土流失,生靈塗炭。無皇權,軍閥割據,匪盜橫行、征戰不休,百姓衣難遮體,食不果腹。」

李牧羊反問,說道:「軍權皇權相輔相成,本為一體。何為重?何為輕?」

陸清明深以為然,點頭說道:「是啊。牧羊倒是個明白人。」

「其它人不明白?」

「其它人當然明白。」陸清明笑著說道。邀請李牧羊登上樓亭,將手裡的一杯烈酒遞了過來,說道:「走了半宿路,喝杯酒曖曖身子。」

「謝陸叔。」李牧羊接過酒杯,將杯子里的酒水一飲而盡。

陸清明又幫李牧羊斟滿一杯,笑著說道:「能夠爬到這個位置的,哪一個不是世間的絕頂聰明之人?浸淫官場多年,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們看不明白的?只是他們不想明白而已。無論是軍權皇權,乃或是其它的任何權利,最重要的是看掌權的人是誰,權利在誰的手裡——在你手裡,那自然是輕的。在自己人手裡,那自然是重的。」

李牧羊眉毛微擰,說道:「陸叔,二皇子當眾拋出這樣的辯題,此為何意?」

「其一、觀風。靜水凝露是一群天都子弟聚集的雅集,他們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代替自己的家族的。二皇子將這個議題拋出來,就是觀一觀風向,看看大家對西風楚氏的態度。」

「其二、試水。靜水凝露只是一個非正式的權貴聚會,但是聚會的內容很快就會通過各家子弟的口中傳遞迴去。這個時辰,想必那些得到消息的家族已經開始商議站隊事誼了。」

「其三、鳴雷。二皇子楚疆都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清楚明白了,皇權重乃或軍權更重,自然是在抨擊陸家緊握軍權不放的事情,將一把大劍高高舉起架在陸家的頭頂。如果陸家足夠聰明,這個時候就應當繳械投降,將手裡所有的軍權全部都交付出去。」

陸清明將杯里的酒水一飲而盡,沉聲說道:「今天下午皇上召集了軍機處以及數位老臣齊聚養心殿,據說宋家的那位極少踏入城內的老人家也出席了會議,殿中內侍盡數驅除,只留大總管李福一人侍候——二皇子楚疆參加完會議之後趕到了靜水凝露,並且拋出了這樣一個題目。」

李牧羊不由得開始替陸家擔心了,這麼多人都要將陸家給幹掉,甚至還包括這個龐大帝國的君王。陸家能不能扛得住啊?

「要是陸家扛不住的話,自己要不要先帶著父母妹妹逃跑——這樣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李牧羊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涉及到這種層面的鬥爭,更沒有想到,這種事情還要危及到自己父母家人的生命。

李牧羊心中很委屈,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星空學子而已,為什麼人生就這麼艱難呢?

「陸叔,他們要動手了嗎?」李牧羊出聲問道。

「或許吧。」陸清明眼神猶豫,點頭說道。

「陸家——能扛得住嗎?」李牧羊輕聲問道。「他們佔據大義,如果強行動手的話,陸家會不會比較被動?」

「這原本就是一場有敗無勝的戰爭。」陸清明在李牧羊面前倒是毫不隱瞞,坦率說道:「只是輸多輸少的問題。」

「輸多是多少?」

「一網打盡,連根拔起。」

「輸少又是多少?」

「一網打盡,軀幹被砍。」

「沒有辦法了嗎?」

「有。」陸清明說道:「如他們所願,將所有的軍權全部都交出去,家父去殿前謝罪,陸家退守風城。」

李牧羊知道,陸氏是在風城起家,經過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征戰疆場,浴血拚搏,最終成長為影響整個帝國舉足輕重的家族。

陸氏的祖宅仍然在風城,天都陸家也時常會派人回去看望。陸氏退迴風城的話,千百年的努力一朝成空,無數先輩拋頭顱灑熱血的付出也變得豪無意義。

這確實是艱難的選擇,自己倘若是陸家的家主陸行空,怕是也不肯輕易放掉自己手裡的權利。

再說,交出兵權,就沒有了自保能力。那個時候就是人為刀俎,自己為魚肉,是殺是剮,任人宰割了。

李牧羊之前和陸行空老爺子談論過這個話題,所以這個時候自然不會再做出勸他們放權這樣的蠢事。陸家放棄權利,諾大的陸家以及嫡系難道要靠自己保護嗎?

成王敗寇,這是一個血淋淋的成語。

「陸家總會有一些反擊之法吧?」李牧羊出聲說道。

「那是自然。」陸清明點頭說道。「即便知道事不可為,仍然需要做一些努力。你要讓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