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二章、隱藏何時?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7-23 23:29  |  字數:3700字

?第三百八十二章、隱藏何時?

李牧羊趕著馬車追上來時,崔小心已經踩著腳凳跳下了馬車。

她身著一身淺色的素白長衣,外面披著一條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皮毛製成的黑色大襖。頭上的帽子掀開,露出滿頭黑絲和一張俏麗的面容。

仰起四十五度的臉看著天空,看著那冷風呼嘯如刀,無數顆粒狀的雪霄旋轉不休。

不待李牧羊攙扶,李思念就從馬車上跳了下來,驚呼著說道:「小心姐姐,你怎麼下車了?有什麼事情不能在車裡說?快進去快進去,你的身體弱,要是被凍著可就不好了。」

「我想走走。」崔小心看著李思念嫣然而笑,說道:「突然間就想下來走走路。一個人行走無趣,你可願意陪我一起?」

李思念掃視四周,雖然他們現在已至城區,但是風大雪疾,周圍不見人跡,就是負責巡城的兵馬司和巡城司的衛隊都不見走過。

「不礙事的。」崔小心明白李思念在想些什麼,出聲說道:「有寧叔在,不會有事的。而且,人在城區,只需要擋上一時片刻,就會有大隊兵馬趕來救援——」

「那好吧。」李思念只得點頭答應,笑著說道:「我就陪小心姐姐走走吧。風雪漫天都,我們夜遊天都城,想想也覺得是一樁雅事呢。」

崔小心點了點頭,兩個女孩子深一腳淺一腳的踩在雪地里。

咔嚓咔嚓——

白雪映照,整個世界猶如琉璃。

沒有月亮,也沒有一顆星光,但是夜晚的天都卻散發著柔和的瑩光。

雪美,雪中的少女更美。

崔小心不說話,李思念也不說話。

兩人就那樣無聲的走著,不見沉悶,偶爾對視的眼神都透露著一絲絲的歡喜。

不知道走到誰家的院落,一枝寒梅伸出牆角,探頭探腦的向外打量著這個雪白的世界。

崔小心『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指著那枝出牆的臘梅說道:「她應該對外面的世界很嚮往吧?所以那麼努力的伸出腦袋出來看看。」

「就怕被那些不懂憐花愛花的人看見給折了,那可就什麼世界都看不著了。」李思念笑著說道。

崔小心點頭,說道:「終究也是看過一眼。院內的那些花倒是沒有這樣被人折斷的危險,可是卻只能一生困守小園。花開,花謝。在這短暫的一生中,又有什麼可以記念的呢?」

「小心姐姐——」

「我也去牆外看了看,看到了不一樣的風景。」崔小心臉上的笑容消失,輕聲嘆息著說道:「在江南的那幾年,是我最開心最快樂的日子。可以看閑書、可以說閑話、言行無拘、身心自在。回到天都之後,就像是被鎖在後院的梅花。一言一行都要在意,一舉一動都有人留意。心有桎梏,身不由已。」

「小心姐姐,你別想那麼多。其實你過得已經很好了——像你們這種家庭裡面出來的女孩子,你已經比她們要幸福的多了。」李思念出聲安慰著說道。

「是啊。」崔小心點頭,說道:「總是有聊以安慰之處,畢竟,像我們這樣的女孩子,本就應該是這樣的命運。我和她們比已經幸運的多了,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小心姐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李思念慌忙解釋。

「思念,我明白。」崔小心握緊李思念的手,動情的說道:「我最幸運的是,在我最開心的那段時光認識了你和李牧羊這兩個最好的朋友。我也一直會把你當作朋友。」

「小心姐姐,我也是。我也會永遠都把你當作朋友。我們永遠都是朋友,不是嗎?」

崔小心沉默不語。

「小心姐姐,你不願意?」

「思念,我自然是願意的。」崔小心眉頭緊鎖,在猶豫著怎麼樣向李思念這個天真少女講述自己所擔憂的一切。「可是,未來的事情是我們無法掌控的。譬如我們的命運,也譬如崔家的命運,陸家的命運,以及我們所處的這座城池的命運,我們所在的這個帝國的命運——這些都是我們沒辦法掌控的。」

李思念輕笑,說道:「小心姐姐,你怎麼想那麼多啊?你看我,我就想著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有吃有喝,有衣服穿,出門有馬車坐,就算沒有馬車也行——其它的我從來不想。反正想了也沒用。」

崔小心表情微愣,然後無聲的笑了起來,伸手撫摸李思念的眉梢,將落在她小扇子一般修長睫毛上的一片雪花拈了下來,笑著說道:「如此最好。」

李思念咯咯的笑,說道:「小心姐姐,你只要也像我這般想,就什麼煩惱就沒有了。」

「好。我試試。」崔小心笑著說道。

心想,鋼刀血火,有可能不來,也有可能瞬間即至。

但是,那終究是後來的事情,是今天晚上以後的事情。不管以後崔陸兩家如何開戰,乃或是你死我活。至少這一刻她和李思念還是知交好友。

現在,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放鬆身心,盡情的賞這無邊的雪景吧。

兩女乘興而游,兩輛馬車緊勝其後。

直到朱雀橋邊,兩個女孩子站在橋上看了一番風景之後才準備分別。

崔小心握著李思念的手,說道:「你說要送與我李目的《傲雪寒梅圖》可不要忘記了。」

「放心吧小心姐姐,明日一早,我就讓李目親自送到崔府。」李思念笑嘻嘻的說道。

「以他今晚所表現出來的水準,那幅畫定是不錯的。」

「那是當然了。」李思念一臉驕傲的說道。

崔小心看著她無意中露出來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