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三百八十章、軍權皇權!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不介意的話,可以和大家一起行雅。如何?」 心想,此人用的是飛白法,李牧羊在星空學院所畫的那幅《春光乍現》所用的畫法是不同的。而且雖然這個李目畫畫也不錯,但是和李牧羊那種讓顧荒蕪驚艷並且借與一縷...

? 第三百八十章、軍權皇權!

漫天白雪,整個世界都被白雪給覆蓋。?〔?

樹林被白雪覆蓋,山石被白雪覆蓋,村落亦被白雪覆蓋。

風大雪大,白色一直延伸到紙外,給人一眼看不到盡頭的聯想。

那粗壯的第一筆被修飾成一枝老梅枝的枝幹,枝幹上面點了幾點朱紅,便成了朵朵紅色的梅花,開得熾烈耀眼。

蒼茫天地間,唯有這一棵野梅迎風綻放,不畏嚴寒,露出那紅色的花朵。

黑色的樹林和山石,大篇幅的留白皆是白雪。唯有那數枝梅花是畫龍點睛之筆,是這寂寥世界的一抹光彩。

那第一筆是梅樹,是根骨。也是這幅畫構圖中的精神。

李牧羊落盡最後一筆,將毛筆擱在了硯台之上,對著旁邊一直為其牡了聲謝謝。

「這個馬夫當真懂得丹青之道?」

「此畫極佳,看起來賞心悅目,可否入品?」

「厲害這是什麼筆法?有點兒像是萬年前丹青大師徐飛虹自創的飛白法。」

陳文婷幾女走到桌案旁邊,細細打量著李牧羊所作的這幅《寒梅傲雪圖》,眼裡光彩閃動,看向李牧羊這個馬夫的表情也柔和了許多。

不管任何時候,有才華的人總是更受人尊重一些。這個人雖然長得不好看,但是畫的畫確實意境深遠引人入勝。

崔小心沒有看畫,卻是打量著作畫完畢后悄悄站在李思念身邊的李牧羊,長長的睫毛輕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思念不懂畫,頗為擔憂的打量著眾人的表情,生怕有人說出『此畫畫法和星空那個李牧羊有些相似』之類的話出來。

幸運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出這樣的驚呼。

這讓李思念心中的一塊大石落地,原本還擔心自己的哥哥表現太好,讓人把他和李牧羊給聯繫到一起。現在看來,這種擔心都是多餘的。

李思念不知道的是,她的哥哥李牧羊和龍王的眼淚融合,繼承了那頭黑龍的記憶。在那黑龍的漫長生命生涯里,學過太多繪畫技巧,不僅僅有他們龍族的,也有人族精英的李牧羊畫桃花時用的是一種技法,畫前一幅《傲雪寒梅圖》時用的是另外一種技法,畫這幅《寒雪圖》時自然用的是另外一種技法。

李牧羊想畫得更好一些,所以就用那頭黑龍掌握最熟練也用功最深的技法。如果想要畫得差一些來掩飾身份,那就用一些那頭黑龍偶爾有興緻才會使用的技法。

龍王的眼淚就是一個巨大的寶庫,裡面有著數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各種功法絕技以及寶貝李牧羊還想著,等到自己什麼時候有空,把那頭黑龍藏於神洲各處的珍寶全都取出來使用。

那個時候,自己怕是富可敵國。就是西風最富裕的商賈巨族馬雲馬氏也不一定比自己更加富裕吧?

宋洮的視線一眨不眨的盯著桌子上的《傲雪寒梅圖》,良久良久,沉沉嘆息著說道:「好一個傲雪,雪有骨,雪骨在風中。勁風長雪骨,勁風也就更加的凜冽。好一個寒梅,橫枝粗糙堅硬,仿若黑石。可是,就是這麼一塊醜陋的枝頭上卻開出了最動人的花朵。黑枝越醜陋,那梅花也就顯得越的嬌小動人,惹人憐惜。」

宋洮一臉的嘲諷笑容,說道:「馬夫尚且能夠如何,我輩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呢?」

「三哥,你的畫也極佳。」有人出聲說道。指著畫中幾處瑕疵,說道:「你看,他的筆法還是有些生疏。」

宋洮搖頭,竟然主動為李牧羊解釋,說道:「可以看出來,他確實不像是用功深久的人。最多也不過是三五年的功夫」

李牧羊心想,我哪裡學過三五年的畫技啊?

只是因為和龍王的眼淚融合之後,已經繼承了它記憶中的一部份能力。而且這段時間自己一直苦練,又有顧荒蕪這樣的名師指點,進步自然是一日千里,看起來是有三五年的功底

「但是,你還記得當年的『白壁微瑕』張大鷹嗎?他率先提出畫應有瑕疵的見解。因為人有悲觀離合,月有陰睛圓缺,世間萬物,本就沒有十全十美之說。所以,畫也應該有瑕疵,有瑕疵的畫才是接近現實生活的好畫。你說的那些瑕疵,細細看去確實有些問題,但是一眼看去,卻是另類的風景點綴。」

宋洮抬眼環視四周,說道:「此畫應該入品吧?」

「自然。」陳文婷點頭,說道:「畫者十境,李牧羊至少已入第一境。虛實之境,臘梅是實,那漫天飛雪是虛。虛實相映,堪稱絕意。」

宋洮對著李牧羊舉手作揖,說道:「我們終日聚會,揚言在此行雅。原來高手在名間,雅士竟然是一個馬夫。以前宋洮不識丹青妙手,還請李目兄弟多多包涵。」

「三少過贊了。」李牧羊拱手作揖,謙虛說道。

宋洮又看向李思念,說道:「思念小姐所言不虛,連家裡的一個馬夫在丹青之道上都有如此造詣,想必思念小姐更有諸多才華真是期待埃」

李思念笑著擺手,說道:「三哥,我可不如李目,也不如在場的各位姐姐們。琴棋書畫樣樣不通,我只會死。」

「原來思念小姐是個吃貨。我也是。」

「咯咯咯,會吃的人才是有福氣的」

聽到李思念說自己不如別人,琴棋書畫樣樣不通,在場的淑女們反而覺得她天真坦率,對其好感大增。

表演結束,李牧羊就準備回到別廳去等待。

宋洮出聲挽留,笑著說道:「之將將李目兄弟安排在別廳,已經是宋洮失職。現在豈能再任由李目兄弟去別廳坐冷板凳如果李目兄弟不介意的話,可以和大家一起行雅。如何?」

心想,此人用的是飛白法,李牧羊在星空學院所畫的那幅《春光乍現》所用的畫法是不同的。而且雖然這個李目畫畫也不錯,但是和李牧羊那種讓顧荒蕪驚艷並且借與一縷春風給他的畫技相比相差甚遠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李目就是李目,李牧羊或許當真葬身幻境?

李牧羊想了想,還是搖頭,說道:「我還是去我應該去的地方吧。那裡讓我更自在一些。」

宋洮明白李牧羊的顧慮,心想,讓一個馬夫和一群名門公子哥和嬌貴的小姐們在一起,確實會讓他有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

於是,宋洮點頭答應,說道:「那就恕宋洮失禮了。」

「客氣。」李牧羊拱了拱手,轉身離開。

李牧羊回到別廳,知曉小樓里生什麼事情的眾多管理以及護衛頭子對其刮目相看。

有人主動上前問候,還有人在打探李牧羊的背景來歷。

李牧羊簡單作答,仍然回到角落就座。

寧心海若有所思的看向李牧羊,說道:「你會作畫?」

「學過幾年。」李牧羊出聲答道。

「你讓我想起一個人。」寧心海說道。

「誰?」

「李牧羊。」

「我們有相似之處?」

「他是我見過最能夠創造奇的人。」寧心海出聲說道:「之前不過是一個人人嫌棄的廢物,認真學了半年,就在帝國文試中取得狀元,成為西風第一後來的事情你知道了,被星空學院錄取,然後又命隕幻境之中。直到現在,我還沒有見過比他更為天才的人物。」

李牧羊認真點頭,說道:「確實。可惜,我只是一個馬夫。」

寧心海輕笑,說道:「怕是你做馬夫的日子要到頭了。在靜水凝露揚名,怕是有不少人要重金挖你吧?就是6家也不會對你不聞不問,這不是愛才惜才之道。這樣的人才只能夠去給人做馬夫,誰還敢去為6家效死力?」

李牧羊輕輕搖頭,說道:「你為什麼做馬夫?」

「我喜小姐性子清凈,而且又在江南相處多年,自然是有感情的。」

「我也極喜歡我們家思念小姐。」李牧羊出聲說道:「我願意一輩子給她做馬夫。」

「有意思。這些話說與你們家思念小姐聽,她定會歡喜。」寧心海只當李牧羊說的是奉承自家小姐的話,也不願意揭破。

小樓之內,宋洮環視四周,朗聲說道:「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壚。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原本想在這大雪漫天的靜水小樓,和大家賞著冬雪、聞著臘梅香味,吟詩作畫,不醉不歸。卻沒想到生了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想來諸位也沒有了行雅的心情。就此結束又辜負這良辰美景,不若大家選一題進行辯之,也為此夜增添一些趣味。如何?」

眾人皆應。

清談辯論本就是大家喜歡做的事情,選一議題,旁徵博引,唇舌為槍劍,以一身所學去擊敗對手。此為人生大快之事。

「以何為題?」有人出聲問道。

「我來作題如何?」小樓門口,一群人披著風雪而來。

為之人身穿錦衣,頭戴玉冠。方臉威嚴,虎背熊腰。笑著說道:「以『皇權重,乃或軍權更重』為題,如何?」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