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張白紙!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7-23 18:40  |  字數:3587字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張白紙!

「你們聞到了嗎?是梅花的香味——」

「是院子裡面的梅花綻放了嗎?之前我就發現有兩株梅樹開花了,只是味道沒有這麼濃郁——」

「是這畫卷散發出來的香味,那個馬夫是不是在墨汁裡面浸了梅花花汁啊——」——

在畫卷展開的過程中,還不時能夠聽到各種各樣的猜測和質疑聲音。

顯然,沒有人相信一個馬夫能夠畫出什麼有水準的畫作。

他們也不願意相信。

當崔小心將畫卷完全展開,所有人都看著桌案上的《傲雪寒梅圖》沉默不語。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眾人哄堂大笑起來。

「笑死我了,這真是笑死我了——」

「這就是馬夫的畫作?果然表達了馬夫的最高水準——」

「哈哈,好畫,絕世好畫,以前不曾見過,以後也不會再見到——」——

也怪不得別人出聲譏笑。

因為畫卷之上,空無一物。

不見梅花,也不見雪花。

空空蕩蕩,白白凈凈,看起來就像是一張白紙。

什麼都沒有的畫紙,也能夠稱為『畫技不凡』?

「怎麼會是這樣?」李思念一臉的迷惑,跑到前面去伸手撫摸著畫紙,說道:「我明明看到上面有畫的,怎麼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難道是我帶錯了畫卷嗎?」

「思念小姐還真是風趣。」陳文婷一臉戲謔的表情,說道:「這樣的畫作,我們實在能力不及,難以鑒賞啊。聽說你的哥哥李牧羊入了畫者十境,一筆下去,能夠招來滿院桃花——是不是你們家這個馬夫也入了那什麼畫者十境,這一筆下去,就招來這漫天的大雪。」

陳文婷和身邊的幾個女孩子眼神對視,故作驚訝的說道:「大雪摧城,今年天都的大雪要比往年格外的兇猛一些——不會是思念小姐的馬夫所致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件事情可得保密了。不然的話,那些被大雪堵得出不了門的頑童們可是要出口罵人的。」

「明明是有畫的。」李思念面露尷尬之色。「確實不是故意想要欺騙大家。可能是我帶錯了吧。實在是對不起啊。」

崔小心將畫紙合上,握著李思念的手出聲安慰著說道:「沒關係。想來是你出來的匆忙拿錯了畫卷。既然此畫是送給我的,那我就好好的珍藏著——不過,你家裡遺落的原本可也要送與我哦。」

「小心姐姐,我晚些就讓人送到你府上。」李思念看著崔小心的眼睛說道。心想,她是不是在懷疑什麼呢?

「最好讓那李目親自送去,如果他的畫作當真入品的話,說不得我也要好好考核一番呢。」崔小心看著李思念,一雙明媚的眼睛若有所思。

「當然。」李思念爽快的答應了。只要是崔小心愿意和自己的哥哥接觸,不管哥哥此時是什麼樣的身份,她都是樂意見到的。

「思念小姐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陳文婷笑著說道。

「不過,大家既然同為姐妹,不懂才藝也沒有什麼——反正三少邀請你過來,也沒想著要讓你展示什麼才藝。但是,如此這般的故弄玄虛,戲耍別人,那可就實在是無趣之極了。」一個紅衣女孩子出聲說道。

「可不是嘛,我還當真對一個馬夫有所期待了——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怕是我們這些人要被整個天都的人笑話了——」捧著黃金楠木手爐的綠裙少女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李思念一個勁兒的道歉——

宋洮伸手觸摸桌案上殘留的一灘水漬,眉頭緊鎖,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樣。

看到崔小心將那張白紙收了起來,笑著說道:「小心,可否再將畫卷借與我看看?」

崔小心眼神迷惑的看向宋洮,笑著說道:「三哥,白紙一張,沒什麼好看的吧?」

「或許是我們看走眼了,只是還需要再行鑒定一番才是。」宋洮出聲說道。

「三哥,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就算是想要捧一個馬夫,也不要拿自己的清譽才名開玩笑——」旁邊一個年輕人出聲勸道。宋洮是天都有名的才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在書畫一途上面更是有耀眼表現,有成為『國手』的潛力。倘若今日看走了眼,將一幅白紙認作絕世好畫,傳出去對其才名有污,以後會成為人們口中的笑談。

「看看無妨。」宋洮很是堅持。

崔小心輕笑,說道:「三哥,倘若當真對那李目有興趣,此人就在別廳——不若把他邀請過來,直接當著大家的面命他再作一幅《傲雪寒梅圖》,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嗎?即可以揚其才名,向世人顯示三哥不拘一格用人才的胸懷。又可以對其畫技做一個考核,絕了大家的猜忌之心。三哥覺得如何?」

宋洮大笑,說道:「此法甚好。來人,將思念小姐的馬夫李目先生請入小樓。」

這個稱呼實在怪異,卻也沒有人當眾提出這樣的介紹有什麼不對。

很快的,假扮成馬夫李目的李牧羊就被傭人給帶入小樓。

臘黃的臉色,乾瘦的身材。眼睛裡面充滿了血絲,看起來好幾天沒有睡過一次好覺一般。

穿著陸府灰色的馬夫服飾,走路的時候低頭哈腰不敢與人眼神對視。因為身上的服裝過寬,就顯得李牧羊的身體空蕩蕩的,一陣風來就要把這個病殃子給吹跑了一般。

西風的人好美色,更注重個人形象。長得好看的人更容